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五章 一定要想开

第九十五章 一定要想开

  公孙屠面前恶十三封信函都是大方师徐福写的,和席应真想的一样,那位远在海外的大方师的确算到了能救邱芳的人只有大术士席应真,也算到了老术士今晚会在这里,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以及其他这些人见面,

  不过徐福的神通也只是到了这里,他算到席应真救邱芳还会有些磨难,当下便派了公孙屠先来,大方师想象到这里会发生所有的情景,当下便写了十三封信函,吩咐了公孙屠按照这里发生的情况,拿出来相应的信函出来,以徐福的心智来说,自以为算无遗漏,不管禅房里面发生了什么样的难题,只要将其中的一封信函拿出来给席应真观看,自然能化解危机,

  公孙屠在门口听音已经有一阵了,他身上带着自己炼制的法器,就算席应真、广仁这样的大人物都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躲在门口听了好一阵了,不过还是被老家伙发现了端倪,刚才席应真靠在门口看月亮的时候,归不归陪着他看了一阵,老术士一心看着天上的月亮计算时间,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躲在门外暗处的公孙屠,不过却被老家伙看了满眼,归不归并没有马上揭穿他,只是冷眼旁观这个方士要做什么,

  听到了禅房当中,席应真要拜邱芳为师大的时候,门外的公孙屠傻了眼,他带的十三封信函当中,并没有关于大术士反拜邱芳这样的事情,徐福自以为算无遗漏,想象到席应真会收邱芳为弟子、义子,甚至连他们俩结拜兄弟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象到席应真会反着去拜邱芳为师,

  当下公孙屠进去也不是,不进去又不行,看着面前的十三封信函不知所措起来,看到自己在不进去,里面就要打起来的时候,公孙屠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为什么不能假借大方师的名号,写一封恭祝大术士拜名师的贺信,反正徐福这些信函也都是他自己蒙着写的,大方师没有蒙对,还不许自己补救一下吗,自己当年学法的时候,着实是临摹过大方师字迹的,公孙屠有信心就算是徐福本人亲自看到,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公孙屠身上是带着笔墨和信纸的,当下他便蹲在门口,用徐福的语气写了三封信笺,除了给席应真的之外,还有给广仁、火山的信笺,现在已经过了深夜,加上这里的老方丈叮嘱过庙里的和尚,不让他们去禅堂附近惊扰里面的贵客,故而也没有和尚发现禅堂门口还蹲着个人,只是这一切都被从归不归从门缝当中看到,以老家伙的心智,猜到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要干什么,

  听了公孙屠诉说以往的经过,广仁有些后悔自己有些孟浪了,徐福对他来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神怎么可以有算错的时候,而且还是当着归不归、姬牢这些外人,更不要说还有一个教外之人的大和尚,

  “公孙屠,徐福大方师的心思岂是你可以妄猜的,你这样一来变了大方师的谋划,回去之后,自然有徐福大方师的责罚,”广仁无奈之下,只能说几句场面话应急:“以后记住,徐福大方师自然有他老人家的谋划,你这样的人一时之间是看不明白了,不可妄猜,不可篡改,不可菲薄,明白了吗,”

  能有这样的结果,公孙屠也是满意的,当下他跪在地上对两位大方师行礼,说道“晚辈知错了,回去之后一定向徐福大方师领罪……”

  这时候,姬牢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将扣在自己心口的铜片取了下去,随后对着广仁、火山行礼说道:“既然邱芳有了救他之人,那么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如果两位大方师没有什么训示的话,姬牢这就离开,找一个没人的所在应劫去了,”

  “楼主,你我之间泾渭分明,不会因为你的一善之缘会有什么变化,”广仁看着姬牢,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劫难之前,还望你能再做善举,按着此地佛家的话说,你还是可以修来生的,”

  “姬牢记下了,劫难以前一定多做善事的,”说完之后,这位昔日的楼主对着禅房当中的这些人行礼,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姬牢离开之后,归不归与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笑嘻嘻的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既然没什么人了,那我们几个也不凑这个热闹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也走了,那什么,公孙屠,你领了责罚之后,记得来找老人家我,有好事情要便宜你,这事可不是十件八件法器就能打发我们的,回去再说……”

  看着他们几个人要走,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说道:“归师兄,姬牢的事情你们还是不要管了,日后的一切都是他的果报,你们如果插手的话,对你们几位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果报……这是你们方士说的话吗,”没等归不归接话,一边冷冰冰的吴勉突然说道:“方士一门没有了,方士都要去做和尚了吗,刚才什么修来世,现在有事果报这样的和尚话,广仁,修来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活的久了,打算去来世看看……”

  “大胆,吴勉你放肆的过了,”火山当下怒目圆睁,如果不是自己的师尊就在身边的话,他已经去和这个白发男人拼命了,和广仁敬徐福为神一样,自己的师尊也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容不得外人有一个字的亵渎,

  不过现在吴勉已经完全不将火山放在眼里了,他好像没有看到广仁身边还有别人一样,这时候,归不归出来打了圆场:“修来世也好,果报也好,说的都是没错,不过老人家我这辈子经做好事了,又没有什么来世好修,真是可惜我老人家那一大堆的福报了,算了,还是早点回去,回去想想怎么继续修福报吧,哎,这福报太厚了,天上的神仙会不会眼红了,这可怎么办……”

  胡说八道的时候,归不归和吴勉已经带着两只妖物离开了禅房,留下来两位大方师、公孙屠和搞不清状况的老方丈,

  从禅房出来之后,百无求变缠着自己的‘亲生父亲’打听凭什么公孙屠拿着自己写的假信就能惊走那么大的席应真,还有这个老术士倒地怎么回事,上半夜还那么好说话,过了子时说翻脸就翻脸,不是说他想开了吗,这到底是想没想开,

  闲杂白马寺中还有人在处理塔塌的事情,直到出了白马寺,归不归这才和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起来席应真的事情:“傻小子,这事一件一件来说,不是席应真那个爸爸想开了,他是不能不想开,早年间我听过他们术士有自己长生不老的法门,当时也没当回事,不过这些年来老术士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亡故,和百里熙那一代的术士几乎没人了,就剩下席应真那个爸爸自己,他们术士真有什么长生不老的法门,怎么一个一个的都惦记方士一门的长生不老的丹药,

  以前就听说过席应真是得了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福,这才有了现在的成就,长生不老药的丹方最早是姬牢找到,后来徐福改良的,你猜猜看,弟子弄到了长生不老药,会不会给师尊显摆一下,燕哀候的体质消化不了,便宜一个看得顺眼的术士,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方士长生不老都是有衰弱期,你爸爸我衰弱期到了,该想开的也要想开,不想开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