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四章 胆大脸皮厚

第九十四章 胆大脸皮厚

  火山的目光直挺挺地从席应真转移到了还躺在地上的秋芳身上,他怎么说也是做过最后一任大方师的人。心里明白老术士想要做什么。不过火山是宁折不弯的性子,让他趋炎附势却奉承席应真又不可能做到。

  一边的广仁明白自己弟子的性格,却并没有上前劝说的意思,而是做好了火山发作之后,和他一起面对这个局面的准备。虽然广仁已经提升了术法。不过他并不以为自己的术法已经强大到可以和席应真一争高下的地步。火山是接自己道统的人,这孩子惹了天大的祸,自然又他这个师尊顶着。

  看着广仁也沉默不语起来,席应真脸上的笑意更盛。他几乎已经看到了火山翻脸,稍后自己两个嘴巴将这俩大方师打倒之后,自己一手拖着一个大方师的腿,把他们俩找个地方关起来。再随便找一个方士,让他去海上找徐福,给自己带个口信。让那位大方师赶快回来。把自己的弟子救走。听说极北之地有会喷火的高山,在那里教训徐福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在老方士搓了搓手,再次对着眼睛已经冒火的火山说道:“没有听到方士爷爷的话吗?小娃娃你不会那么没有规矩。还想在方士爷爷我这里占什么便宜吧?说,从秋芳这里论,我们应该怎么称呼。”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这时候哪怕是火山已经认怂,自己也要找他话里的错漏,比如说谁让你叫应真先生的?方士爷爷和你有那和交情吗?为什么不叫我应真先生?看不起方士爷爷吗?

  就在这个时候,禅房的大门外突然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随后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在门外说道:“两位大方师和席应真大术士在里面吗?在下公孙屠,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归陆。公孙屠身上带着徐福大方师给几位的信函,可否方便让那个在下进去说话?”

  听到了外面这人是那位靠着厚脸皮蹭了吴勉一颗长生不老药,才变成长生不老之身的公孙屠。禅房当中所有的人、妖都是一连诧异的表情。谁也想不明白,徐福的人是怎么知道席应真和两位大方师在白马寺的?

  现在的广仁已经顾不得什么了,身边随便一根救命的稻草都要抓住。当下他对着门外的人说道:“公孙屠你进来吧,大……方士再此,你要小心检点,不可以放肆。”

  “是。公孙屠明白……”话音落时,禅房大门已经打开,满脸倦容的公孙屠迈步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禅房里面的这么多人之后。这位徐福特使愣了一下。随后站在原地行了四方礼,随后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席应真的面前。从怀里掏出来一封信函来,双手交给了皱着眉头的老术士。清了下嗓子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徐福大方师恭喜席应真先生拜名师,此后先生必定为方士立下不世之功勋……”

  “你说什么?徐福怎么可能知道我要拜在邱芳门下!怎么可能……”这时候的席应真已经惊愕的连嘴巴都无法合拢,如果说远在东海的徐福能算到今日自己和广仁、火山在这禅房当中。那还到罢了。不过他是怎么算到自己会拜在邱芳的门下,这么有违礼法的事情也就是自己能做到出来,徐福是怎么算到的。有那样的占卜之术,自己还能么有可能赢得了徐福?

  “晚辈只是按着徐福大方师所教直说的,席应真先生不妨看看信函,里面或许会有答案……”公孙屠被席应真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冒出了冷汗,缓了一下之后,这才怯生生的指着席应真手中的信函继续说道:“晚辈就是一个送信的……”

  这时候。席应真急急忙忙的撕开了信函,将里面的信纸倒出来,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看完上面的字迹之后,老术士有些颓废的后退了一步,手指一松,将信纸掉落到了地上。缓了半天,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公孙屠说道:“你刚才说的,徐福还有信函要交给他们两位大方师的,是吗?给我,我来替你转交……”

  两位大方师近在咫尺,公孙屠不明白转交是什么意思。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广仁开口说道:“就按应真先生说的,请他来转交徐福大方师的信函。”

  “是。晚辈明白了。”对着广仁行礼之后,公孙屠又从怀里分别拿出来两封信函。没等他将信函交出去,席应真等不得已经一把将两封信函抢了过去。分别取出里面的信纸看过去。转瞬看完了里面所写的内容之后。老术士脸色苍白,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低着头想了半天之后,这才再次抬头对着公孙屠说道:“你们徐福大方师还有什么要对方……术……我说的?”

  “徐福大方师交待,老人家要说的都在信函当中,席应真先生您一看便知。”公孙屠乍着胆子说了一句之后,满脸怯意的看了老术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您是否可以将信函转交两位大方师?如果他们二位没有回话的话,我回去不好交代。”

  席应真哼了一声之后,手腕一甩,两只信纸便各自向着两位大方师飞了过去。信纸离手的一瞬间,这位老术士将躺在地上的秋芳扛在肩上,转身便向着禅房外面走了出去。随后瞬间消失在了大门之外。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旁人摸不到头脑,当下,反应最快的是张松。这个麻秆一样的男人眼珠转了一圈之后,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应真先生您叫我是吧?您老人家稍等,我这就出去……”

  向外走的时候,张松咳嗽了一声,向着角落里面的饕餮使了眼色。那位只知道吃的龙种明白了过来以后,急急忙忙的跟着张松一起离开了这里。

  这时候,吴勉走到了刚才席应真所在的位置。将地上的信纸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白发男人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古怪了起来。将信里的内容看完之后。这才转手递给了凑过来的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没有伸手去接吴勉递过来的信纸。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猜一下。信上写的是徐福大方师恭喜大方士席应真拜名师的贺词。后面应该还写着以后大家都是方士一脉,应该多亲多近。什么我的弟子就是你的弟子,他们不好你只管打骂之类的话吧?”

  归不归的话让吴勉也有些动容,虽然老家伙说u的并不是那么准确。不过说的基本上和徐福写的是一个意思。这下连吴勉都破解不了,归不归看出来吴勉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是神仙,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是神仙。能算准今晚这里事情的,是一个胆子大过天。脸皮赛过城墙的人。后生可畏啊,公孙屠,你自己说呢?还是老人家我替你说?”

  本来广仁和火山已经打开信纸,准备要看徐福交待他们什么事情。现在听到了归不归说的,两位大方士也没了再去看信的心思。都在顶着脸色悻悻的公孙屠,顿了一下之后,火山说道:“公孙屠,这里还有什么广仁大方士和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公孙屠听到之后,扑通一下跪在两位大方师面前。说话之前,先从衣服里面掏出来十三封信函。随后说道:“这才是徐福大方师亲笔信函,晚辈这也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