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二章。席应真的变化

第九十二章。席应真的变化

  这时候,已经处理完塔塌事情的老方丈在监寺的陪同之下,也来到了这座禅房。既然过了这么长的时候,这几个方士也没有打起来,那就基本上是讲和了。老和尚这个时候过来再说两句,还能落得一个化解几位大人物之间恩怨的好名声。

  进来之后。老方丈安排小和尚端进来几盆新鲜的果子,笑吟吟的对着面前这些方士、术士们说道:“刚才佛塔塌陷让几位受惊吓了,来来来,吃点水果就当压惊了。这可是陛下送来敬佛的供果,说句不恭敬的话,和尚我这是从佛爷的嘴里省下的果子。来招待几位修士……”

  老和尚进来之后,姬牢和广仁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在人家的庙堂当中,总是要被主人家点面子的。当下。几个人和老方丈客气了几句之后,象征性的从盘里拿过来一个果子,在手里把玩。除了那几只妖物之外,也没有人真去吃它。

  看到这些修士当中的顶尖人物都给自己面子,老方丈脸上的笑意更盛,高颂佛号之后。继续说道:“各位都是修士当中的翘楚,今天能到和尚这座小庙,也是给了和尚两分薄面。那就再给几分薄面,看在和尚老迈的面子上,有什么误会大家个退一步如何?”

  老和尚看着年纪虽大,却是这些人当中最年轻的一个。被当作孙辈都是高看了他,前几句话说的还算得体,说到和尚老迈的时候,归不归捂着嘴笑了一下。跟在老方丈身后的监寺是个四十来岁的壮年和尚,当下心里便对归不归不爽,仗着自己是天下第一寺庙的监寺,心里瞧不起这些已经过时了的方士。恶狠狠的瞪了老家伙一眼。

  这时候,百无求正啃完了一个果子,伸手再去盆里抓果子的时候。才发现这些果子已经被饕餮倒进了自己的怀里。二愣子不敢得罪龙种,心里正来气的时候看到这个和尚再瞪自己的‘亲生父亲’,当下便将这口气发作在了监寺的身上。

  “秃子你那是瞪谁呢?怎么。昨晚小尼姑不让你上床,你就把气撒在我们家老家伙身上了?呸!瞎了你这狗眼,你爹妈在茅房里面把你拉出来。就是让你这么瞪给你钱花的施主吗?”百无求骂起人来,可是不管旁边都有谁。当下一把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来黑乎乎的护心毛。随后继续骂道:“还敢瞪老子?秃子,老子这是为你好,现在不板板你的脾气,碰到脾气大的一巴掌打死了你。看看谁不上算……”

  这监寺以前外地的无赖,因为抢夺财务杀伤人命才逃到洛阳城中年。为了避祸,花了大钱做了皇宫里面的皇家佛堂的僧人。后来走了皇后的路子,才被派到这白马寺中作为监寺的,只等老方丈圆寂之后,接替庙中主持这个位子的。平时就连老方丈也要给他几分面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辱骂过。加上不知道这些修士的底细,怒气上头之后,也不管这里是不是佛堂圣地了。当下将刚才广仁扔到一边的戒刀抄了起来:“死杂种,佛爷现在就超度了你…….”

  说话的时候,已经冲着百无求扑了过来。二愣子在这些人当中虽然最弱,不过对付这个和尚还是不费吹灰之力。在戒刀劈过来之前,先一脚踹在了监寺的肚子上,将这大和尚踢的飞了出去。撞倒了一面的佛像,身上鲜血溅出来半面墙。将本来肃穆的禅堂都得凌乱不堪

  看着监寺倒地之后不断抽搐,眼见是活不成了。老和尚的心里暗自后悔,自己明明是来劝和的,怎么闹成这样的光景?传说监寺是和皇后娘娘睡过觉的,娘娘怪罪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应对?

  看着百无求一眼不合就打死了人,广仁、火山都皱起来了眉头。当下,末代大方师对着百无求说道:“妖物,你竟然敢杀伤人命。真的当这里是你们妖山妖界了吗?归不归。你自认的妖物儿子杀了人命,你说应该怎么处置吧……”

  “杀的好!就算百无求不杀,术士爷爷也要给他一巴掌。归不归老家伙。你这儿子养的好,养的呱呱叫。哈哈哈哈…….”没等归不归说话,一直站在门口看月亮的席应真突然一阵大笑。瞬间恢复了他以往张狂的样子。

  现在的席应真和刚才完全就是两个人,广仁心里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无奈的叹了口气,拉了一把自己的弟子之后,陪着笑脸对席应真说道:“大术士这话也有道理,这监寺本来便不是什么好人。广仁在白马寺居住了这几日。亲眼看到这和尚的所作所为,他淫乱佛堂,私下贪受庙产。此人之死实在是上天假借百无求之手行之。死得其所……”

  “广仁小娃娃,这是你自己说的。日后可不许在无赖百无求…….”席应真哈哈大笑之后,走到小任叁身边,一把将这个小家伙抱了起来。在它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之后,说道:“我的儿,你说爸爸我给你添个师弟好不好?刚才看着邱芳这娃娃不错,宁死不给别人添麻烦。这个有点对术士爷爷我的脾胃……”

  “老头儿,这个你说的算。”小任叁咯咯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老头儿你这两天怎么了?昨天晚上我们人参还以为你是假的。有坏人假扮的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娼馆哪个姑娘说要嫁给你,把你吓到了?”

  “哈哈哈,坏小子。敢拿你爸爸我玩笑。”席应真在小任叁的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后表情古怪的说道:“那时我一时没看开想要做做好人,不过想想术士爷爷我怎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还是这样过的舒服,没事学什么好,本来又不是什么好人……”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窗外的大月亮。随后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笑眯眯的在吴勉的耳边嘀咕了一句:“过了子时,现在算另外一天了……”

  吴勉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看着那边恢复老样子的席应真,自言自语般的说了一句:“玩的真开心……“

  这时候,老术士抱着小任叁再次走到邱芳的身边。看着这个奄奄一息的方士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的,你都听到了吧?现在你也磕不了头,这样,先喊一声师尊,术士爷爷先给你治了病,再起来磕头。你的运气好,现在术士爷爷上一个弟子刚死,正好把位置给你腾出来了。”

  听到席应真说到上一个弟子刚死,姬牢的嘴巴动了一下,想要去打听离墨的下落。不过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没有开口,硬生生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请恕我不能从命……”邱芳用力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邱芳之前有过师尊……虽然已经被逐出了门墙……不过也没有打算学广孝那样再投他门。多谢席应真先生你的好意……邱芳犯错之后……已经做好了去轮回的准备……”

  看着这个马上就要咽气的方士一口回绝了自己,席应真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收弟子的时候,除了那个瞎眼的董峰之外,剩下的人几乎都是抱着他的大腿哭求的。想不到这个邱芳会浪费自己的一线生机,宁死都不拜自己为师。

  不过眼前的邱芳却甚是对自己的脾胃,比起来自己其他死了,和还没死的弟子,越来越觉得邱芳顺眼。就在老术士犹豫不绝的时候,小任叁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老头儿,你真觉得这人好,反过来拜他为师不就得了?”说完以后,小家伙已经被自己逗乐了,开始咯咯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