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一航。古怪的大术士

第九十一航。古怪的大术士

  进了禅堂之后,姬牢和广仁还是在争论秋芳的事情。看惯了楼主之前做恶事做得多了,先到看到他为了另外一个人的生死,和两位大方师争的面红耳赤,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大习惯。

  归不归脸上开始还是笑眯眯的,不过看着楼主要把秋芳身上的孽缘转嫁到自己身上。被广仁一口回绝之后。姬牢来了个更绝的:“两位大方师,还在怀疑姬牢吗?这样,一命换一命,你们来救秋芳,我把性命叫出来。用姬牢的命来抵消秋芳的罪过,这样总可以了吧?方士一门是我苦心积虑崩塌的。秋芳只是徐福顺天命的棋子而已……”

  说话的时候,姬牢走到了放着戒刀的法器架子上,从里面拿了一把戒刀搭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些戒刀都没有开刃。说起来叫做戒尺更加合适一点。这里是辩经的禅堂,偶尔会遇到辩经时太过忘我的和尚,放着他发狂伤害同门,这才准备了没有开刃的戒刀,当作震慑之用的法器。

  虽然没有开刃,不过姬牢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刀头。两只手一起用力还是将他自己的脖子上割出来一道血槽。看到这里归不归脸色少有的阴沉下来。他身边站着的百无求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了?老家伙你心疼了?不是以前楼主追着你打的叫爸爸那时候了?”

  “傻小子,你懂什么?楼主的大限就要到了……”归不归轻声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看到对面没人注意到自己。他这才继续说道:“做恶事者恶事做绝,一念之间幡然悔悟一心向善,乃是大限将至之照。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说这个的时候,老人家我还笑话他把恶人往死里逼。现在看起来他说对了……”

  吴勉、归不归、张松和几只妖物只是看着姬牢和两位大方师的争执,都没有上去站在那一边的意思。虽然张松和姬牢也有师徒的情分,不过这个时候的张松对待席应真和姬牢完全不同。他看着楼主的眼神十分冷漠,就好像那个身穿破衣的男人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一样。

  这时候,看到姬牢要自杀做出反应的却是两位大方师,广仁和火山同时过来抢夺楼主手中的戒刀。这位问天楼主不是不可以死。是不可以这样死。广仁图谋另外一件大事,姬牢的生死关乎于这件大事。处理的不好,他们两位大方师在方士一门还没有崩塌之前就谋划的大事便要作废。姬牢只能死在元昌手里。除此之外,任何的死法都会给那件大事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看着他们三个人这么热闹,这里辈分最大的席应真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深吸了口气,对着乱成一锅粥的三个人说道:“术士……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救人的,都被老术士我一个面子。两位大方师你们退后一步。楼主你也把刀拿下来,老术士给你们做一个中人。你们割让一步如何?”

  看着三个人像自己说的那样,各自后退之后。席应真又继续说道:“这样,两位大方师你们先将秋芳身上的恶疾除掉,然后带着他去找徐福发落。秋芳的生死交给你们徐福大方师发落怎么样?这样你们也不用犯难了。”

  “多谢大术士的好意,不过这样一来不是把难题扔给了徐福大方师吗?”广仁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将难题丢给师尊,不是为弟子之道。秋芳的劫难不是因为方士一门的崩塌。而是他残害同门,又嫁祸于人。他做恶之果,并非是方士崩塌之因……”

  说话的时候,广仁趁着姬牢不注意的时候,对着他手中的戒刀虚抓了一把。楼主没有防备之下,戒刀便瞬间飞到了广仁的手中。随后,这位大方师将戒刀交给了身边的火山,随后说道:“姬牢,你的果报未到,并不应该死在这里。还是找个清净所在等着报应到来吧。”

  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三个人乱斗惊扰了邱芳。这个昏迷多日的方士竟然醒了过来,他冲着姬牢惨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姬牢先生不用麻烦了……算着我的大限就要到了。左右不过是轮回转世……索性现在就去了吧……累了你这么久……我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了,帮个忙,最后送我一程吧……”

  姬牢沉默了片刻之后,默默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还没到那一步,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知道没有转机?这样,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我们不去求他们。我带着你直接去东海去找徐福大方师,索性去找源头去。”

  “那就连你一起拖累了……”邱芳虽然昏睡了多日。不过他的心智还没有混乱。摇了摇头之后,邱芳继续说道:“你的心脉连在我的身上……连到洛阳这么短的路程都要靠着商队才能赶过来。哪里还有能力远渡重洋……到时候只是再次害了你而已。这样……你了结我……我去轮回也算是解脱了……你也不用受累了……”

  邱芳带着必死之心说的这几句话,说话的时候。他从自己的身上摸出来一柄短剑来,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是一下子。可惜邱芳大病当中使不出来气力,剑尖刚刚接触到他的皮肤便掉落了下去。随后。短剑便被姬牢远远的踢到了一边。

  看到自己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当下邱芳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正要再鼓动姬牢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走了过来。从地上捡起来短剑,走到了邱芳的身边之后,蹲在地上将手里的短剑放在这个男人的手上,随后握着邱芳的手。将剑尖对准了这将死之人的心口。

  “剑尖的位置避开了肋骨,你不用如何用力就能刺穿心脏而死。”吴勉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你死之后,我去找徐福。就算你方士的名头不能恢复。其他当初跟随大方师渡海童男的身份还是能找回来的。”

  听到吴勉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邱芳眼角的眼泪流了出来。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嘴里说出来两个字:“多谢……”

  就在邱芳打算给自己一下子,了结这一辈子的时候。突然传来席应真的声音:“邱芳你慢点动手,姬牢说的对,还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知道自己的病症治不好?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你们方士一家的天下。凭什么你的疾症只有方士能医的好?”

  本来听到这话,谁都以为脾气变好的席应真打算自己动手救治秋芳。没有想到这句话说完。老术士却自己走到了大门口,依在门框上看了一眼外面挂在天上的月亮之后,对着姬牢说道:“你把邱芳的病症说给术士……我听听。慢慢的说,仔细地说,千万不要漏掉什么。省的一会我给他治病的时候下错了手段。再要了他的小命。从邱芳生病之前说,他总是会有什么前兆的吧?嗯,就从他患病之前三个月说起……”

  这下子邱芳自己都受不了,他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术士你还是让我自己动手吧……别让我再受罪了……”

  这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走回来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想起来一件关于大术士的事情,现在来看是真的了……”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广仁对着火山说道:“邱芳命不该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