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八章。城门下

第八十八章。城门下

  虽然折腾了半夜也没有让小睚眦管自己叫爸爸,张松还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小东西占了便宜。不过被张松这么一折腾,小睚眦和他更加亲近了许多。虽然还是在不停的巴结百无求,不过却不离张松左右了。

  第二天早上下了一阵大雨,雨停之后商队这才上路。因为大雨耽误了一些时间,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拍。在城门关闭之后,商队这才到了城门之下。

  吴勉、姬牢等人都有穿墙而入的本事。不过楼主担心这样会给商队头目带来麻烦,毕竟将他和秋芳送到洛阳城中才算是完成任务。当下,在姬牢的执意要求之下,商队众伙计就在城门下搭上了帐篷。打算在这里凑合一宿,第二天早上开城门之后,在进城各自复命。

  帐篷打好之后,商队的伙计开始忙乎起来吃喝的事情来。因为他们以为今天一定会赶到城中,故而并没有多准备干粮。只是将中午剩下的干粮紧着吴勉、归不归这些客人来吃。

  别人还到罢了,饕餮实在看不上眼前这些干巴巴的麦饼和咸菜。想起来来时路上遇到过野猪,当下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官道。也不知道它用了什么手段,没过多久便扛回来一只嗷嗷直叫的野猪回来。

  本来商队的伙计打算过来接过野猪,拿到后面收拾。毕竟退毛、开膛这样的粗活不是饕餮这样的贵客做的,不过没有想到这个矮胖子完全不用这些伙计动手。自己宰杀了野猪之后,对着猪尸体上面吹了口气。猪身上的鬃毛便掉落的一干二净。

  将内脏拔出来用清水泡上另作它用,饕餮又找来一根笔直的粗树枝穿过了猪尸,放在火堆上烧烤起来。一边烧烤一边用盐水洒在猪身上,用它的话说这是时间太紧来不及腌制,这才在烧烤的过程中补盐。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饕餮一丝不苟烤猪的样子,吴勉、归不归还有两只妖物想到都是洞府里面的那只死龙。

  就在这只野猪烤的飘香四溢,眼看着就要烤熟的时候。顺着官道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影,隔着几十丈远的位置便大声喊道:“给术士爷爷留一只前腿!猪头烤酥了没有?酥了就把猪头也拿过来,没酥就继续烤……”

  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围着火堆的这几个人脸色都开始变化起来。最高兴的就是小任叁了,这个小家伙听到了席应真的声音之后,一下子窜到了百无求的脖子上。对着远处的人影招手喊道:“老头儿!我们人参在这儿!过来,这里还有好酒。这么晚你不在城里漂院。出来喝什么西北风?”

  听到了小任叁的声音,席应真也是哈哈大笑。不过他并没有使用法术,还是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过来。除了小任叁之外。吴勉、归不归这边还算正常。而张松听到了席应真的声音之后,吓得一缩脖子。将趴在他脖子上呼呼大睡的小睚眦藏在了怀里,这个时候他还是后悔。不应该那么早就把这个小东西抱回来了。现在还在百无求身上的话,这个屎盆子就能扣在归不归头上了。

  而饕餮脸上也开始变颜变色,这个矮胖男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动手将烤猪的一只前腿和整个猪头都撕扯了下来。找了几张宽大的树叶包好,就等着席应真走过来享用了。

  这些人里面,姬牢还在帐篷里面照顾秋芳。他不在众人当中,虽然应该已经知道老术士到了,不过也没有专程出来迎接。

  走到了近前之后,席应真先是将小任叁抱了起来。随后旁若无人的将饕餮留给他的猪头、猪腿抓起来大口的吃着,随后不断称赞这烤猪烤的精妙,皮脆肉香,是第一等的味道。最后又接过来归不归递上来的酒坛子,喝了一大口,将嘴里的肉送了下去。自从饕餮混进商队之后。它每顿饭都是自己动手,即不和他人同食,也不会将自己做好的食物分给其他的人。像这样分出自己手中的食物也是少有。

  席应真吃肉喝酒的时候。张松已经站了起来。等到老术士吃喝了两口之后,这才陪着笑脸见缝插针的对着这个往日的师尊说道:“应真先生,我正想找您去呢。您吩咐我去找归不归……”

  “不用说了,术士爷爷我知道你去晚了。”席应真看了张松肚子里面来回窜动的小睚眦,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最后便宜了你。起码也没有落在外人的手里。这样也好,你夺舍之后的术法太弱。现在有了个帮手,也不至于被人欺负。丢了术士爷爷我的人。本来还想要给你一点惩戒的,先记在掌上,以后再说吧。”

  张松本来以为席应真会发雷霆之怒。毕竟自己将他也算计了进去。没有想到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几句,这件事就算结束了?龙种睚眦从今往后便名正言顺的归了自己,席应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连个嘴巴都没给自己,这有点不像是他老人家的做派。

  看着张松唯唯诺诺的样子,席应真突然将吃了一半的猪头放下,随后叹了口气。倒了半碗酒水洒在了地面上,这才继续说道:“多年前术士爷爷我收的一位弟子前些天亡故了,术士爷爷去送了他最后一程。回来的路上想了想这些年收的弟子大半都已经亡故了,想起来当年他们还都是翩翩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也走的七七八八了。好像一场梦境一样,唉,想到这样那就什么都想开了。一只睚眦而已,在术士爷爷我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用,还不如你拿去用的好。”

  说到这里,老术士看了正在撕着猪后腿肉往嘴里送的饕餮。笑了一下,说道:“早知道你来接睚眦走,术士爷爷我也不用花那么多的心思了。你我是老交情,怎么也要给术士爷爷我几分面子的。是吧?”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饕餮不用自主的抬手捂了捂腮帮子。这个动作瞬间说明了他们早年是个什么样的交情。

  有了席应真在这里,张松和饕餮反而放不开。看着这一人一龙种有些尴尬的样子。老术士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三口两口将手里的猪腿和猪头吃完,这才将小任叁放下,抱着大酒坛让张松给他找了一个帐篷休息。看样子是老术士将这里让给了他们。

  看着席应真进到了帐篷之后,他的呼噜声随后便响了起来。当下张松没有自行离开,而是到处给大术士找了枕头等一应什物。看着张松忙里忙外的样子。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觉不觉得席应真爸爸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听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百无求这才将自己的目光从饕餮手里的半只烤猪,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脸上,想了半刻之后。二愣子说道“那个老家伙——开始讲理了……老子认识他怎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怎么讲理的。老家伙,你说席应真老头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呸!二愣子你才有绝症,你们一家子都有不治之症——呸呸!我们人参不算。再呸…….吴勉也不算…….”听到百无求敢咒席应真老头儿,小任叁可不干了,指着百无求的脖子骂了一句之后,才发现把自己和吴勉也算了进去。

  就在小任叁往回倒的时候,白发男人吴勉正看着席应真休息的帐篷,自言自语的说道:“讲理讲的过分,都不像是席应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