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七章。张松的劫难

第八十七章。张松的劫难

  张松纠结的并不是那几只梼杌归谁的问题,他关心的是百无求肩头上的那只睚眦。好好的怎么又跑到这只妖物那里了,为了把戏份做足,饕餮带上了睚眦。张松并不怕饕餮将他们家的小东西带走,睚眦已经认了他,哪怕远隔千山万水也能找回来的。

  不过就在饕餮跟着归不归回来。准备把睚眦交给他的时候。百无求好死不死的提着裤子从茅房的方向走过了过来,一看到这个二愣子,小东西马上来了精神。瞬间从饕餮的怀里蹦到了百无求的身上,随后死皮赖脸的赖在了百无求的身上,扯都扯不走。最后,二愣子也忍了这个小东西,只剩下欲哭无泪的张松找些话题开始骂街发泄一下。

  看到了归不归笑眯眯的走过来,张松马上迎了上去。哭丧着脸指着百无求肩头蹭来蹭去的小睚眦,说道:“有人管没人管?老家伙你管管你们家儿子!不是我说,年纪轻轻的不学好,现在就拐我们家孩子。长大了还得了?快去,让它把我们家儿子还回来。”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正在自己便宜儿子肩头上腻歪的小睚眦,嘿嘿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张松说道:“有本事你自己把你们家儿子带走,老人家我有一个傻儿子已经够操心了。凭什么还要给你看儿子?天下的好事怎么都落在你张松的头上了?”

  看着这个老家伙丝毫不松嘴,张松却古怪的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对着归不归说道:“那行吧,这儿子就便宜老家伙你了。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这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天的儿子一旦便宜了别人,说不得就要去喝两杯,喝多了就要胡说八道几句。到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多说了两句,给你惹了什么麻烦可别怪我。什么儿子是不是亲生的了……那个孩子应该怪谁叫爹……一旦传到它亲爹亲妈的耳朵里……我当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还没仨俩的大妖朋友……”

  “百无求,傻小子快点把这个小家伙拿下来,还给他亲爹。”听了张松的话之后,归不归马上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去了。看到不管二愣子怎么撕扯,小睚眦都死死抓住它的脖子,死活就是不松手之后。加上这个小东西有仇必报的性格。谁也不敢动作太大在弄疼了它。

  老家伙回过身来,摊开了手,对着张松说道:“不是我们家傻小子。不还这个小家伙。实在是你们家儿子赖着不肯走,要不这样,你和饕餮加上这个小家伙跟着我们一起走。抽冷子趁着它不注意的时候。赶紧把你们家儿子抱走。老人家我也只能出这个主意了,你要是有更好的就按着你的办。不过说好了,得罪你们家儿子的事别连累我老人家。那个小东西什么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

  眼下张松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当下便按着归不归说的,他和矮胖子饕餮一起混在了这个商队当中。归不归一块马蹄金使了出去。商队头目拍着胸脯将他们几个‘人’留在了商队当中。为了他们,归不归还从汉中城中又购买了一架马车。

  在汉中城逗留了三日之后,泗水号本家派来新的货栈主事和伙计到任。由于之前货栈里面的货物都被大火烧毁,商队再向洛阳城进发的时候,便是轻装简行,大大的提升了前进的速度。那几只梼杌被混在了马队当中,由饕餮亲自看管。有这个龙种在,那些小梼杌也不敢造次。

  本来归不归当初是要全部了结它们的,不过饕餮觉得可惜。说要留着给睚眦补补。当下花了钱之后,就说是要送到洛阳城贩卖的祥瑞异兽。看惯了之后商队也没人怀疑。

  不过很快的归不归便发现饕餮的动机不纯,带着梼杌回来的第二天四只凶兽便少了一只。饕餮也跟着失踪了半天。随后归不归在城外发现了一堆熄灭的篝火和吃剩的动物骨头,看着骨头头骨的形状,能分辨出来正是梼杌无疑。当天晚上饕餮心满意足的只打饱嗝,归不归计算了一下,剩下的三只梼杌够呛能支持到洛阳城

  一路向着洛阳城行进的时候,姬牢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始终守在秋芳的身边。而秋芳一直半死不活的昏迷着,没有任何的气色,也坏不到哪里去了。

  张松和姬牢是有一段师徒之情的。虽然这一对师徒的关系不算如何融洽,不过好歹有这个关系。可是张松混进商队之后,从来没有主动去看望过姬牢的意思。就好像是故意计算过一样。张松和姬牢没有同一时间下车的时候。就算是投栈住店,也像提前商量好的一样。分别下车进到了客栈。

  眼看着还有一天就要到洛阳城,商队在洛阳城外七十里外的一座镇店当中休息。这个时候只剩下了一只梼杌,其他的凶兽都无缘无故的失踪。不知道小睚眦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再不吃点的话,这梼杌就要都被饕餮吃光了。住到客栈当中之后,小东西终于从百无求的身上爬了下来。一阵红光掠过到了马棚当中,随后便听到了小梼杌的一声惨叫。

  两个时辰之后,一整只梼杌便都进了小睚眦的肚子,而这个小东西还是原来的大小,身体没有发生一点变化。趁着小睚眦吃饱喝足正在犯懒的时候,张松急急忙忙将它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百无求出现之前,这个小家伙真好像自己生的儿子一样粘着张松。不过自从归不归‘父子’出现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而张松心里也有些嫉妒归不归和百无求之间的关系(他真不知道二愣子心里惦记着要和它‘亲生父亲’一起同归于尽),当下将小睚眦带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之后,张松不知道哪根筋错了,竟然开始逗着小家伙:“来,叫爸爸……叫一声……叫爸爸……”

  张松的窗外,坐着嬉皮笑脸的归不归和小任叁。随后。矮胖子饕餮也出现在归不归的身边,他们几个都在盯着张松抱回来睚眦之后想要做什么?是要马上带着睚眦远遁,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毕竟又吴勉、归不归在身边。他也吃不了亏。

  不过听到这里的时候,饕餮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以前管睚眦叫儿子饕餮也就忍了,大不了骂他一句臭不要脸。现在诱使龙种管自己叫爸爸,这就过分了。虽然睚眦年幼还不能口吐人言,不过一旦真即在了心里,以后真管张松叫了那个。回去自己怎么交代?

  就在这个之后,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个牙牙学语的说道:“叫爸爸……叫爸爸……”

  饕餮也没有想到刚刚出示没有多久的睚眦竟然会说了人话,反应过来它竟然真的被张松占了便宜之后。饕餮气的满脸涨红,一下子站了起来。却被憋着笑的归不归又拉了下去。老家伙在饕餮的耳边低声说道:“你仔细听听,你没吃亏。吃亏的是张松……”

  张松也没有想到小小的睚眦竟然能说人话,本来就是像趁着百无求不在的时候,自己和这个小东西曾进一下感情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意外的惊喜。不过他马上又觉出来不对头了:“你叫我爸爸……爸爸……你要叫我……”

  “叫爸爸……叫爸爸……”不管张松怎样诱使,小睚眦翻来覆去就这么三个字。最后还被张松弄的有些不耐烦,语气也有些烦躁起来:“叫爸爸……叫爸爸!”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