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四章。偶遇?

第八十四章。偶遇?

  看到了睚眦之后,包括吴勉在内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之后,归不归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对着空气大声喊道:“张松!我看见你了,出来!再不出来这睚眦可就不姓张了……”

  听到了张松这个名字,姬牢显得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细问。心里还惦记客栈当中的秋芳,董峰既然遁走,短时间之内便不会再在汉中城附近出现。当下和吴勉、归不归二人告辞,回到了客栈当中。

  归不归这边喊了一声之后并不见有人回应,这时候,那只巨大的梼杌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而那只赤红色的睚眦死死咬住了梼杌的头皮。稳定以后开始继续大嚼这上古凶兽的头颅。别看小睚眦从蛋中孵出来也没有几天,胃口却出奇的好。一转眼梼杌的半个脑袋被睚眦吃掉,连坚硬无比的骨头都被小睚眦嚼碎之后吞了下去。

  看着睚眦吃掉了比它自身面积大两倍的梼杌半个脑袋。小东西却连肚子都没有鼓出来,看到的人都啧啧称奇。

  这时候,百无求也凑了过来。二愣子围着死掉的梼杌转了一圈之后,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老家伙,这个小家伙怎么在这里?老实说这个是不是你安排好的?担心它跟着张松吃不饱,还要再送一顿饭……”

  百无求的粗嗓门惊动了正在大嚼梼杌脑髓的睚眦,这个小东西一边吸着凶兽的脑汁,一边将目光瞟向百无求的位置。上下打量了二愣子一番之后,这个小家伙好像认出来了什么。竟然将手里的半个脑袋放了下去,擦了擦嘴之后突然从梼杌的身上跳了下来,随后张开了上臂,向着百无求的位置跑了过去。

  看见二愣子,竟然能让这只小妖兽,连嘴里的凶兽都放开。看的归不归嘿嘿一笑,扭脸看了一眼自己的便宜儿子,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话痨的老家伙竟然没有说话,全程笑眯眯的看着这只有些兴奋的龙种,和一脸迷糊的二愣子。

  跑到一半的小睚眦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它停住了脚步。转身回到了梼杌的身上,来回转了一圈之后,睚眦跑到了梼杌的嘴边。扒开了凶兽的嘴巴钻了进去。就见小东西在梼杌的嘴巴里面鼓动了半天之后。拖着一条常人手臂粗细的舌头钻了出来,随后小东西竟然扛着这条舌头再次向着百无求跑了过去。

  看着小睚眦要送它梼杌的舌头,百无求恶心的干呕了一声。虽然它是妖物出身。不过这么多年跟着归不归已经没有了失忆之前茹毛饮血的习惯。二愣子连连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小睚眦说道:“别客气,这口条你自己吃了就好。你的孝心老子我的心领了。那什么——站住!再敢过来老子死给你看…….”

  百无求被扛着舌头送礼的小睚眦逼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小睚眦被二愣子这一声吼,也吓得一机灵。小东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眼泪汪汪的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耷拉着小脑袋有些伤心的向着梼杌的尸体走了过去。

  回到了尸体旁,小睚眦捧起来那根粗大的舌头开始啃了起来,看着它食不其味的样子,好像还在疑惑这么好的舌头,百无求干嘛不要。

  看到了睚眦不再来烦自己,当下百无求这才回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在还在大嚼舌头的小睚眦,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看这吃相和那个饕餮也差不多嘛。它们龙种的胃口都是这么好吗?”

  “别拿它和我比。我不是什么都吃的……”没等归不归说话,空气当中已经想起来被归不归坑了一把饕餮的声音。随后那个矮胖的饕餮凭空出现在了梼杌的身边,看着吃得浑身是血的睚眦,饕餮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它这弟弟说道:“好东西都被你糟蹋了——就不能等煮熟了再吃嘛……”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饕餮的目光已经转到了死梼杌的身上。它的表情马上便变得怪异了起来。喉头涌动咽了口口水之后。这个化身矮胖男人的饕餮竟然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抓梼杌尸体肉多的位置……

  “谁说你不是什么都吃的?你和睚眦的区别就是你嘴叼一点。它吃生的你吃熟的。”一句话将饕餮的魂从梼杌尸体上叫了回来,矮胖男人这才明白了过来。转身看着笑眯眯的归不归、眼睛长在头顶上大的吴勉,还有看着睚眦生吃舌头。正在犯恶心的百无求。

  就在饕餮准备要客气几句的时候,远处一流小跑的过来了一个干瘦的男人,正是从归不归手上坑走睚眦的张松。看着张松动作古怪的样子。归不归明白他毕竟不是当年那位精通夺舍之术的燕劫,对这幅新皮囊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跑到近前以后,张松一把便将刚刚吃光了舌头的睚眦抱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大半个脑袋已经被吃掉的梼杌尸体,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东西说道:“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不是不让你吃,不过你吃多了之后不消化。还指望你给爸爸我出头。别让别人欺负我。你不能吃了,谁还怕你爸爸……”

  “够了……”听着张松自称自己是睚眦的父亲,饕餮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当下它盯着张松。冷冷的说道:“它是龙种,你什么地方长得像真龙?如果再让我听到你敢自称是睚眦的父亲,张松,你就是我锅里的肉。”

  “饕餮,不是我说你。从睚眦这边论大家都是亲戚,你这么说我可不好。”张松笑了一下之后。低头对着他怀里舔爪子的睚眦继续说道:“小子,要是有人不认咱们两父子,你怎么办?”

  睚眦好像能听懂张松这句话一样。对着饕餮呲牙低吼了几声。气的矮胖男人背过了身子,不再看向张松和它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什么时候你们混在一起了?”看了半天的热闹之后,归不归这才笑了一声,对着张松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猜地没错的话,饕餮也在你的算计当中,是吧?你可能不知道那个龙种会过来接走睚眦,不过不管是谁,只要看见睚眦认了你,都不会就这么放你们走的。弄死你吧?睚眦不干,到时候你三言两语就能说动这个龙种跟着你们。在睚眦没长大之前,你就算又白捡了一个龙种当作保镖,是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归不归故意声音大了些许,正好能让饕餮听到的程度。矮胖男人虽然明白,不过却没有破解的办法。空着手回去还不如跟着张松,或许他什么以后不小心死了,自己还有带睚眦回去的机会。

  张松学着归不归的样子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什么时候归不归开始连心里想的话都敢说了?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老家伙,说话从来都是说三留七的的归不归…….”

  “你们想要客气到天亮吗?”这个时候,吴勉终于开口对着张松继续说道:“你是奔着过来给睚眦找口粮的?怎么知道梼杌就在这里的,还是一路跟着我们到这里捡便宜的,不打算说说吗?”

  张松笑呵呵的说道:“天地良心,我们就是路过,睚眦这孩子突然跑了,我和饕餮一路追过来,就遇到你们了......”

  归不归看着他和饕餮的表情,便知道张松话里有虚,当下嘿嘿一笑,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算了,既然他们不打算说,那就没什么可说的。傻小子,我们回,你叫上睚眦,去咱们那里住上百八十年的。老人家我带着它去妖山,管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