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章 雾夜之城

第八十章 雾夜之城

  姬牢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背对着他的吴勉转过身来,对着这位昔日楼主说道:“要用人心饲养,是梼杌吗?”

  对吴勉能一口说出来妖兽的名字,姬牢并不意外。点了点头之后,他再次说道:“梼杌是上古四凶之一。史书上面说过梼杌曾经灭了海外的枝舂国。两只梼杌屠城,咬死了城中两万妇孺。传说大禹治水的时候,在祁连山脉发现了梼杌的老巢。书上说大禹引来天火烧死了所有的梼杌,现在看来当初有了漏网之鱼。”

  这时候,躲在归不归身后的小任叁露出来它的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面前的姬牢,怯生生的说道:“天下吃人心的妖兽多了,你这么敢说那个就是梼杌。穷奇也是吃人心的,你这么一口咬定就是梼杌?”

  “穷奇不止吃人心。人肉、五脏都合它的胃口。不过梼杌就不一样了……”说话的时候,姬牢回头看了一眼屋外的阳光。这时楼主显得有些心神不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梼杌吃的很挑剔,如果没有吃过人肉的话,它只吃野牛的脑髓。不过一旦吃过了人肉,便终生以人肉为食。如果机缘巧合之下尝过了人心味道的话,它会只吃人心,连人肉都不碰的。我先后两次查验尸体,第一次看到猪心换了人心的时候。便敢肯定有人用人心饲养梼杌,那个时候董峰应该也发现了我,他让玉牌藏在死尸当中。想要告诉我,我和他的恩怨已绝,让我不要再多管闲事。董峰甚至还化了死人的内脏,让我查无实据。”

  听到这里,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对着姬牢说道:“就算真是董峰和梼杌,这一人一妖也不是楼主你的对手。现在你们二位楼主已经合体,走散的神识都找了回来。不是老人家我捧楼主你,除了还在海上漂着的徐福和席应真老术士之外。楼主你还有对手吗?一个小小的董峰加上一只挑嘴的梼杌,楼主你有心的话,董峰已经去投胎了。梼杌留着给我们人参下酒……”

  “你要看得起我了…….”说话的时候,姬牢解开了它麻袋片一样的衣服,露出来心口位置贴着的一块锈迹斑斑的铜片。

  苦笑了一声之后。姬牢继续说道:“我再替邱芳保命,现在根本调动不起来威力大的术法。如果不是这样,昨天也不用使花招将城外的百姓骗进汉中城了。我直接在城外等着董峰。就算说不动他,我也可以带走梼杌,让它以后不再吃人。可惜现在遇到的话,我的人心或许都要用来饲养梼杌。”

  姬牢心口的铜片是用来将自己的命续到他人身上的法器,现在昏迷不醒的邱芳心口也有一只一摸一样的铜片。如果姬牢将自己身上的铜片摘下来的话,那边邱芳随时随地都会丧命。

  当初刚刚进入到和商队的时候,姬牢已经发现了吴勉、归不归那架马车不对头。没有多久便猜到了马车里面是谁,本来楼主打算装作不知道的。如果不是货栈几十条人命引发的事情,就算到了洛阳白马寺。姬牢也不会说破。现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摆脱这两个人了。

  归不归是识货的,看到了姬牢身上的法器之后,老家伙抓了抓头皮,随后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之后,对着姬牢说道:“楼主。老人家我的脑筋转得慢。有什么话你就直接吩咐,只要不是让我们动手去对付董峰和梼杌,怎么都行。你是知道的,我们俩的术法微薄,实在没有本事对付这件事……”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姬牢脸上出现了一丝失望的神色。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楼主将自己的破衣服重新穿好,随后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那就不打扰了,我还有事。告辞……”

  说完之后,姬牢转身便想着门外走去。吴勉和归不归看着他的背影,两个人都没有客气几句。起身相送的意思。一直走到了门外之后,姬牢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吴勉、归不归二人一眼之后,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我命丧董峰、梼杌之手,你们二位可否前去了结他们俩?”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楼主放心,到时候我们一定替你报仇。”

  “多谢……”楼主苦涩的笑了一下以后,回头大步流星的向着大门外走去。

  看着姬牢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顿了一下,看着身边的吴勉说道:“楼主的变化这么大,老人家我都有点不大适应。这就是以前被他坑的多了,现在楼主做了好人,我老人家一时半会的都不敢轻易相信。多句嘴问一下,你怎么看?”

  “戏还没开场,有什么好看的?等到开场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手里的竹简重新打开,一边看着竹简上面的内容,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董峰、梼杌……地方不大。出的事情可是不小……”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姬牢是查看了邱芳的状况。从昨晚开始,这个的了恶疾的方士已经开始陷入了深度的昏迷。现在如果不是楼主再替他续命,邱芳可能在凌晨的时候已经轮回去了。

  本来姬牢还抱着一丝希望,邱芳的情况会有一点好转,只要他自己能城够一个时辰。自己便可以平尽全力去解决董峰和梼杌,现在看来自己想的有些乐观了。只要将续命的法器拿下来,秋芳马上便会轮回。

  当下,姬牢坐在秋芳的床榻边。想了半晌之后。好像自言自语一般对着还在昏迷的秋芳说道:“当年燕哀候问过我一个问题,杀一人而救千万人的事情可不可以做?当年我以为这个问题很简单,心里还嘲笑过燕哀候。现在看起来,这件事一点都不简单,如果换做是你,你又会怎么去做?”

  说完之后,姬牢便沉默了起来,坐在了秋芳身边,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棚。一直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位楼主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没有一点知觉的秋芳最后说道:“今晚能不能闯过这一劫,就看你我的造化了……”说完之后,姬牢头也不回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天黑之后,汉中城内外再次下起了大雾。有了昨晚的经验之后,城中的人也都习惯了,反正天黑之后大家也都不出门。下不下雾的也不关城中百姓的事。

  眼看着就要到子时的时候,城门外突然响起来有“轰隆轰隆”的敲门声。在消无声息的雾夜当中,这声音显得更加清楚。往常有人想要进城的话,都会在城门下大喊进城的因由。向这样神经半夜在敲城门还是第一席遇到,这城门厚两尺,什么人敲们会发这样的“咚咚……”声?

  当下,守城的官兵对着城下大喊:“什么人!不知道关城门了吗?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如果不是上官的敕令和皇帝的圣旨,你就在城门外忍一宿,明早开城门的时候再进来吧!”

  官兵喊了几通之后,城门下敲门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响。没有丝毫要回答的意思,这下子官兵们都觉得不对了。一边派人进城向长官报告,另外不停的扔下火把等照明之物,想要看看什么人在下面敲门。

  可惜大雾天什么都看不清楚,火把扔下去之后便瞬间消失在雾夜当中了。

  就在官兵们长着城门高墙想着下面的人进不来的时候,城门处突然爆发出来一声巨响,随后,传来有脚步进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