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五章 神迹

第七十五章 神迹

  “要是他自己的后代,就不会这么上心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姓苏的应该是死在邱芳手上同门的后代,他是回来赎罪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少有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邱芳这孩子也不容易,当初他是身不由己一步一步被推到了悬崖边。背负了覆灭宗门的罪名,一时偏激闯下了大祸。我老人家说句公道话。邱芳本来就是徐福用来背黑锅的弃子……唉,算了,不说了……”

  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身边不言不语的吴勉之后,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随后又找了话题岔开,边说边溜溜达达的带到了商队所在的客栈当中。

  这个时候商队已经开始准备启程,归不归找到了商队的头目,编了个瞎话说赶车的百无求水土不服闹了肚子。请头目找个伙计帮着他们赶车。得了归不归两锭马蹄金,现在除了亲爹亲妈之外,商队头目就看着这个老家伙亲了。别说让他派人赶车。就算让头目自己赶车,他也没有二话。

  当下,头目派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来为他们四人赶车。归不归吩咐赶车的壮汉与姬牢、邱芳的马车拉开距离,只在远远的观察他们车上的一举一动就好。

  商队集合之后,等了半天才看见那位苏老爷匆匆忙忙的赶到。昨天的两千贯钱没入商队头目的脸,这次苏老爷准备了十个十两重的金元宝,将装着金元宝的盒子递过去,这位商队头目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笑模样。当下拍着胸脯向苏财主保证,一定平平安安的将姬牢、邱芳两位修士送到洛阳城的白马寺。

  苏老爷虽然也要去洛阳,不过他要先去州里,将这里的田产、地契都转手卖掉之后,才能安心前往洛阳。邱芳身上的恶疾怕是支撑不到苏老爷处置完这些琐事。只能是和姬牢一起先走一步。

  没有了邱芳,苏老爷也没有了底气,尤其是昨晚做的一场噩梦。那噩梦真实的可怕。连剑刺的疼痛都清晰无比,到现在苏老爷都不敢肯定昨晚那场梦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或许苏中那一剑刺下来自己并没有死,只是昏倒了。现在才是在梦境当中也不一定。

  苏老爷如何纠结不提,只说商队开拔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一直躲在马车当中。远远的看着姬牢、邱芳那架马车的一举一动。苏老爷特地派了两个下人一路上照顾二人,除了打尖住宿之外,邱芳和姬牢一直待在车上。几乎从不下车。

  商队行进了七八天之后,到了益州地面,商队要在这里更换货物,需要停歇三天。进城之后,头目将商队分成两队,自己带着货物去客栈卸货,另外一堆人护送着姬牢、邱芳和吴勉、归不归两队人去客栈休息。

  到了客栈之后,归不归吩咐伙计们先将两位修士送进去之后,自己这边几个人再下车。没有想到这边刚刚将邱芳抬进客栈,片刻之后,伙计们连同担架上面的邱芳都被客栈里面的人哄了出来。

  归不归坐在车上,拉开帘子看到从客栈当中一群伙计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男人堵在门口。对着商队的人说道:“刚才在里面该说的都说了,去跟你们当头的说。我们这间客栈不收将死之人,活人进来死人出去太丧气。快点把人抬走,爱抬到哪里就抬到哪里。别在我们这里添丧气就行!”

  “掌柜,我们可是泗水号的商队。泗水号和你们客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这点情分都不讲吗?”带队的小头目也吃了苏老爷和归不归的两家好处。当下脸上有些挂不住,对着胖大的男人开始争辩起来。

  不过胖男人明显对泗水号并不在意,他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头目说道:“泗水号算个屁?我们客栈已经换了东家。现在的东家是益州刺史贾合甄大人,知道我们贾大人的姑姑是那位吗?就是当今的贾皇后,你们小小的泗水号还想在皇亲的面前耍威风吗?现在让你们走。不走的话送到官衙当中打你们一个对皇亲无礼的罪名,一人给你们一百棍子!还不滚!”

  泗水号常年和这家客栈往来,想不到今日里面的掌柜竟然敢仗着皇亲的势力赶人。气的小头目说不出话来,这时候看到商队的伙计没有离开的意思,那个胖大的掌柜一边让伙计去报官,一边仗着益州刺史的势力,让伙计们抄家伙赶人。

  而泗水号这边的伙计是常年和土匪打交道的,现在都憋着一肚子的气,见到客栈的人抄起棍棒。纷纷从自己的行李当中将刀剑抽了出来。眼看着就要一场械斗在所难免的时候,那位问天楼主姬牢走了过来。将身体拦在两队人马的中间,陪着笑脸对客栈掌柜说道:“既然嫌我们晦气,那我和担架上这人不住客栈。他们商队的伙计无病无灾,总是可以进去休息的吧?”

  “刚才还可以,现在不行了。”掌柜的看到破破烂烂。好像要饭的姬牢走过来。当下眉头皱的更紧,厌恶的瞪了姬牢一眼之后,捂着鼻子继续说道:“谁知道你们俩有什么脏病。是不是传染到他们这些人了。我们客栈当中居住的都是贵客,染了你们的病气,你们死了都赔罪不起。”

  看到说不通客栈掌柜,姬牢又回头对着小头目说道:“你们都是天南地北做生意的,不可以动气结仇。既然掌柜的说我们不能住在这里,那我们换一家客栈就好。这益州这么大。总有我们的居住之所。”

  看到姬牢规劝自己人,客栈掌柜以为这些人怂了。当下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别打益州的注意了。老实和你们讲,我们刺史大人已经讲全益州的客栈、商铺都盘了下来。现在益州所有的商户都姓贾了,如果你们刚才听劝走了的话,会许会有那家客栈瞎了眼收留你们。不过刚才我已经让人报官了,整个益州都没有你们的容身之所了……”

  小头目本来已经火冒三丈,听到了掌柜这几句话之后,再也压不住心头火,举着腰刀对着胖掌柜砍了下去,动手的同时,嘴里大声喊道:“兄弟们拼了!让他们见识我们泗水号的厉害!”

  胖掌柜没有想到这些人真敢动手,当下躲闪不及,一刀看在他的大肚子,当下内脏伴着鲜血便流淌了下来。胖掌柜惨叫了一声之后,倒在地上眼看着就要气绝。客栈的伙计见到掌柜的被砍翻,当下便四散奔逃做鸟兽散。

  见了血之后的商队伙计们当下又砍翻了几个客栈的人,正要继续追杀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姬牢大吼了一声:“都住手!”三个字喊出来的同时,客栈、商队两拨人马连同看热闹的老百姓都倒在了地上。这些人头脑清楚,只是控制不了手脚站不起来。

  看着马上就要咽气的客栈掌柜,姬牢叹了口气,回头在车上取下来一个装着清水的大葫芦。洗干净了掌柜的内脏之后,一样一样将内脏又放回他的肚子当中。随后姬牢从怀里面取出来一个脏兮兮的丹药。他先是自己将丹药咬烂,随后涂抹在胖掌柜的伤口上。

  “伤都好了,你还不起来吗?”一句话说完,胖掌柜已经站了起来。他愣愣看着自己的伤口,伸手在药糊上面抹了一下,就见药糊之下哪里还有什么伤口?连一道细纹都看不见。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清醒了过来,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跪在地上,对着整个乞丐一样的姬牢呼喊道:“活神仙下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