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四章 关联

第七十四章 关联

  苏老爷在苏中面前作威作福惯了的,虽然心里害怕,却还是不信苏中但如何他。见到吓唬不住苏老爷,苏中冷笑了一声之后,一下子窜到了自家老爷的身前,对着苏老爷的大腿就是一剑。

  活到五十多岁,仗着有邱芳在身边苏老爷一直都是仗势欺人的,想不到今天有了报应。一阵钻心的疼痛让苏老爷疼的哇哇大叫,眼睛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看着苏老爷的惨象之后。苏中又补了几脚。这才狞笑着继续说道:“老爷,刚才我说的是;你说出来邱芳的底细,我才要钱不杀人。你这样替邱芳守着。那我也成全老爷你,反正你这家业马上就是我的了。留着你也是一个祸害……”

  说话的时候,苏中做出来举剑刺杀的动作。这个时候苏老爷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保命要紧当下护住了要害之后,拼命大叫道:“我说!家产我不要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只要你饶我一命……”

  大骇之下的苏老爷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当下将邱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苏老爷是一个自幼父母双亡的孤儿,二十岁之前,他还只是此地的一个混不出头的混混。每天就靠着在大街上讹人得俩钱为生。那个时候苏老爷还有一个绝活。看着大户人家得马车路过,他能一下子钻进马屁股下面,眼看着车轱辘压倒他之前大喊大叫,逼得马车夫死命拉住缰绳。有数次车轱辘已经压在他的衣服上,只要在往前一点点,便看不到现在得苏老爷了。

  本来苏老爷的营生是活不到二十一的,不过就在他二十岁生日这一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天苏老爷想着今天自己过大寿,怎么也要多讹一点酒钱出来。不过当天的生意也是不景气,大街上来往的人都是壮汉。苏老爷见到这里下不了手,便打算去官道上找来往的马车下手。

  等了一个多时辰,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辆从粮仓出来的运粮车。放在平时苏老爷是不敢去碰这样的马车,运粮车太重刹不住。一个不小心马车真从自己身上压过去的话,那这辈子就算过去了。

  不过苏老爷也真是穷疯了,在不弄俩钱今晚大寿就要去喝西北风。当下他也顾不得什么。看着运粮车靠近之后,一个猛子冲到了马屁股后面。他冲进去的同时,听到车轱辘发出一阵“嘎嘎……”的声音。凭着苏老爷多年钻车轱辘的经验。他知道只是车轴已经被磨平发出的声音。

  这样的马车就算马车夫在如何用力拉紧缰绳,马车也要再向前一段距离之后才能挺住。这时候苏老爷后悔了,看来明年自己的生忌和死忌可以一起过了。

  就在苏老爷已经感觉到车轱辘接触到自己身体的时候。这架马车突然向着左边翻了过去。已经被吓懵了的苏老爷缓了半天才看到一个有些颓废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边,刚才正是这个男人一把连马带车的将马车掀翻,救了苏老爷一命。

  将苏老爷拉了起来之后。邱芳询问了他的名字,以及苏老爷父母的姓氏。苏老爷虽然家里没人了,可还保留着族谱。请这位叫做邱芳的救命恩人回到了家中,请他看过了族谱之后,邱芳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提出来要住在苏老爷家中。

  又这样一个能人跟着自己,苏老爷自然是求之不得。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他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天之后,邱芳带着苏老爷去了三十里之外的一处荒地当中。这里当初本来是一处大庄园,汉末时期毁于战火,后来没有人居住便彻底的荒废了。

  邱芳指着一出空地,让苏老爷在这里挖掘。差不多挖了半丈左右。便在地下挖出来一个大大的酒坛子。打开酒坛的泥封之后,看到里面没有酒水,竟然是满满一坛子的黄金。

  看到了黄金之后苏老爷狂喜,向邱芳打听他是如何知道此地埋金的。不过这个有些颓废的年轻人却没有透露一个字出来,只是让苏老爷用这一坛子黄金做本钱去做买卖。

  按着邱芳所授的办法,苏老爷开始雇人做起来东买西卖的生意。没过几年便成了方圆百里最大的财主。不过苏老爷生性豪放,很快便引起来周围匪人的注意。接连几次苏老爷的府上被强人闯入,不过大多数的时候这些人进去之后便在没有回来。也有山上的大匪百十号人闯进来的时候,这时候,苏老爷开始好说话起来。和这些强人商定,只要不伤人钱随便拿。

  不过怪异的是。抢到了钱财的匪人当天都没有回到匪巢,从这天开始他们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按着邱芳教给苏老爷的说法:这些人抢到了这么多的钱财,这辈子都花不完,谁还要回到匪巢去分赃?这个说法也说得过去,这么多年,消失了无数的匪人,却没人往苏老爷身上想。

  别看时不时便有匪患上门打劫,苏老爷的家产却没有一点减少的样子。而且还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曾长,市面上已经有一种说法。这位苏老爷的家产已经超过了京城那位鼎鼎有名的石崇大人。天下除了皇帝老子之外,就数这位苏老爷趁钱了。

  曾经多次苏老爷去向邱芳打听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救了自己的性命不算,还要带他去发财。不过不管苏老爷如何旁敲侧击,邱芳都没有什么答复。时间久了苏老爷也不在废话,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大财主。

  后面的事情就是邱芳突然生了怪病。又出现了一个叫做姬牢的修士。苏老爷忍着大腿的剧痛说完了和邱芳相识的经过之后,又对着苏中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的这片产业都是托了邱芳的福挣下的。他是神仙下凡。你如果杀了我一定瞒不过他的。苏中,家里的钱财你随便拿,我都不要了,算是送你的。只要你留我一条活命,邱芳那里我也保证不去说你……”

  “老爷,不是我想杀你。实在是不灭口的话,后面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烦恼。到时候我们拿了你的钱,也没命去花。”说完之后。苏中已经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对着苏老爷的心口猛刺了下去:“老爷,对不住了……”

  苏老爷心口一凉,随后温热的血液喷了出来。他的意识模糊了起来。片刻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老爷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在轻声呼唤自己。当下他的第一反应是阴间的牛头马面上来接人了,强忍着心头的恐惧,苏老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便看到了苏中陪着笑脸的嘴脸……

  “老爷,天亮了,再不走就来不及去送邱芳先生和姬牢修士了。”苏中说话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丫鬟将洗脸的铜盆和其他洗漱的用具都端到了苏老爷的身边。

  迟愣了好一阵子,苏老爷才明白过来刚才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境。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之后,苏老爷从床榻上跳了起来,一巴掌扇在苏中脸上,连打带骂的说道:“给你钱了!还敢要我的命……”

  苏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只是护住了脑袋倒在地上。知道自家老爷是混混出身不讲理,也不争辩等到苏老爷出了气再慢慢打听出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苏家的大门外面,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正向着商队所在的客栈走去。百无求正一脸不解的向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不是说姓苏的不是邱芳的后代吗?那为什么还对他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