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七章 侥幸过关

第六十七章 侥幸过关

  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老人家您来的晚了,刚刚有一个自称是易牙的龙种,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就抢锦盒。还说锦盒里面的蛋是它弟弟,老人家您是知道的,我们是最讲理的。锦盒里面装着的也是龙种。人家哥哥来找兄弟,我们拦着不让它们见面不合适……”

  “那你们就把术士爷爷我的锦盒拿去送人情了?”听到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已经将锦盒给了来找弟弟的龙种,当下老术士马上便沉下了脸。顿了一下之后,盯着老家伙继续说道:“那只锦盒对术士爷爷是有大用的。现在锦盒不在了,那就不是一两个嘴巴能解决了的。来,先来两个嘴巴算是利息……”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便开始挽袖子,端详着老家伙左右脸。归不归吓得急忙退到了小任叁的身后,随后急忙解释道:“老人家您听我解释……我们当时也打算和易牙拼命的。当时架势都来开了,不信您问我任叁兄弟。当时我还想着就算命不要了,您老人家交代的东西也不能丢。就在这个时候。锦盒里面的睚眦突然破壳而出。一出来就和易牙对了眼,当时说什么也要跟着它哥哥走。我们真是费劲了心力都没有拦下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之前剥落的蛋壳拿了出来。摆在了席应真面前之后,继续说道:“您老人家自己看,这都是睚眦留下来的。不是我们不想留,实在是留不住。您也知道睚眦那脾气,现在还小,等它再过一二百年回来报仇。不过术士爷爷你老人家放心,这事我扛了,打死都不会把您老人家牵扯出来的。”

  看到了面前的蛋壳,席应真心力也明白这样已经不是人力能够阻拦的了。他让归不归留着锦盒本来就是存着坏心的,当初老术士是在一个昔日弟子的嘴里知道王氏家族收藏锦盒的消息。也知道锦盒里面正是龙种当中心眼最小,有仇必报的睚眦。他想要得到睚眦,又怕后面的事情麻烦,这才刷了小心眼。让吴勉、归不归去背这个黑锅。

  龙种当中论起来实力,睚眦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发起飚来连它爸爸真龙都要绕着走,虽然席应真的本事在睚眦之上。不过老术士心力也打怵这龙种干架不要命的章法。早年间老术士在海外遇到过一只快要老死的龙种睚眦,睚眦的脊椎里面有三颗壁邪龙珠,老术士本来想捡个便宜等到它死后取宝的。等睚眦咽气的时候。席应真一个不小心,将一块小石子踢到了这只就剩下最后一口气的睚眦脸上。

  结果这只睚眦好像回光返照了一样,咆哮着向着席应真扑了过去。看当时的尽头。哪里有一点将死的样子?虽然一次一次的被席应真打倒,可这睚眦还是好像疯了一样,完全不理会自己血肉模糊的伤势。一次又一次的向着席应真扑过去。

  看着这龙种不要命的打法,连席应真都有些怕了,自己的手段就算是真龙也被打跑了,想不到这老睚眦这么拼命。因为不是寿终正寝的睚眦便生不出龙珠,老术士眼红三颗龙珠又不舍得痛下杀手。最后局面竟然反转,席应真被睚眦追的到处跑。本来还差最后一口气的龙种随后为了和老术士拼命,硬生生的又撑了一天一夜。

  最后还是看到实在伤不老这个老头子,睚眦气的乞巧喷血,竟然自己把自己气死了。现在想起来当时的那一幕,席应真还感到一阵一阵的头疼。就是因为睚眦干架这么不要命,它在龙种当中的地位也是极高。但凡有睚眦出生,必定会将它接到龙种当中养育起来。留着日后长成当作打手使用,这也是席应真另外一个头疼的地方。

  虽然这事到现在看起来,已经不是归不归掌控了的。不过席应真这口气出不来,还是要多少撒一点在这个老家伙的身上。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冲着身边的小任叁试了一个眼色。小家伙学着吴勉的样子,对老家伙翻了翻白眼。随后马上变了一个面孔,怯生生的抱住了席应真的大腿,奶声奶气的说道:“老头儿,你就饶了我们人参这一次吧,老不死的归不归本来要塌了这洞府也要留着睚眦的。不过我们人参看着那个小家伙可怜,没忍住放了它出去。你要是还生气,就打几下人参吧,还是不解气的话,就把我们人参炖鸡给老头儿你补补身子。我们人参不在了,老头儿你要照顾好自己。没事少喝两口酒少瞟两次院,你这身子骨盯不住……”

  说到这里,小任叁仿佛自己真的马上就要和鸡炖在一起一样。开始哇哇大哭起来,席应真虽然对归不归不大讲理。可就是看不得小任叁这样。当下手足无措的给小家伙擦了擦眼泪,说道:“我的儿,看看谁敢把你炖了鸡。不就是一只睚眦嘛,怎么比得了我的儿,算了,你把它放生。就当是替爸爸我做了善事。一只龙种这个善事可是不小……”

  看着自己躲过了一劫,归不归这才长出了口气,擦了一把冷汗之后。老家伙陪着笑脸对老术士说道:“不过也不能让您老人家白来一趟,这个是来接睚眦走的易牙留下的妖器。怎么说也是龙种的家什,您老人家看看送给那位高徒当作法器使。这还是我……和吴勉与易牙大战八百回合留下来的……”

  看到了这件单手锤,席应真对刚才归不归说的话又信了几分。当下他一把将大锤拿了过来,把玩了一下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看在这妖器的份上。这次便饶了老家伙你一次。这妖器正好给术士爷爷我那小徒弟离墨去耍,他上个师尊也是瞎了眼,这么好的材料你让他使剑。”

  不管怎么说。这次总算没有白来一趟。当下席应真拿着那柄单手铜锤离开了这里,小任叁再三挽留,无奈大失所望的老术士没有留下来的心思。当下从洞府出来之后。便使用五行遁法去找那个叫做离墨的弟子了。

  席应真走了之后,过了半晌归不归才敢确定这位老术士没有再回来的打算。当下急忙跑到了吴勉的洞室当中,将那包裹在龙液当中的小睚眦从地下取了出来。老家伙猜到了易牙之后。席应真马上回到,当下用破碎的锦盒包裹着小睚眦埋在了地下。几乎就在小睚眦刚刚埋好的同时,席应真便到了洞府门外。

  看到小睚眦没有什么变化之后,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一边看热闹的吴勉慢悠悠的说道:“老家伙,别高兴的太早。到时候你带着睚眦招摇过市的时候,席应真马上就能明白过来。不管怎么说,一个嘴巴是逃不了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就看到时候老人家我怎么说了,比方说易牙丢了妖器在这里不甘心,带着小睚眦回来讨要妖器的时候,老人家我又把睚眦夺了回来。天底下谁都知道席应真爸爸神出鬼没,我老人家找不到他,替他养着睚眦,这有什么好说的……这是什么味道?”

  老家伙越说越兴奋的时候,突然从关押易牙的方向,传来一阵有奇异的香气。本来刚刚逃过一劫的归不归几个人闻到这个味道之后,二人二妖的肚子竟然一起响了起来。小任叁用力的抽动着鼻子,擦了擦留下来的口水,看着香气飘过来的方向说道:“那里也没有什么能吃的啊,易牙这是把什么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