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四章 旧账

第五十四章 旧账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装着浊脑的盒子放在了自己的怀里。不过刚刚这边刚刚放进去,后面便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将盒子从老家伙的怀里拿了出来。随后那个带着几分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只有那么几天了,用这个干嘛?想让席应真也忘了这件事吗?”

  归不归回头的时候,吴勉已经将匣子放进了自己怀里。老家伙有些舍不得那一下子浊脑,正准备要从白发男人手里饶几根的时候。突然听到席应真的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我的儿,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没欺负你吧?刚才忙着给你百里熙师兄出头,都没来得和你说句话……任叁我的儿,你在哪呢?”

  “老头儿,我们人参一直老老实实的等你,哪里都没敢去。”小任叁说话的同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人影正是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老术士先生站稳之后,便将小任叁扛在了肩头。

  和小家伙玩闹了一阵之后,席应真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上次你说百里熙留给我几件法器来着?术士爷爷记不清了,你再说一遍……”

  “九件法器啊。这个不会差的。”听到席应真问这个,老家伙便知道东窗事发了。不过他的脸皮也够厚,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上次和您老人家说过的,我那百里熙兄弟给您炼制了九件法器,当时不知道您在哪里怕法器遗失,就把其中六件法器存在了我那洞府当中。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拿,您这个宝贝儿子看着谁也拿不走,这个和您都说过的啊……”

  当初百里熙给席应真炼制了九件法器,归不归见到之后私自眯了六件。本来以为这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没想到席应真竟然会找回来。看来百里熙似乎在这里留了帐本之类的东西,已经被这个老术士找到了。

  看着归不归说的头头是道,老术士自己都有些疑惑了。当初自己明明是听到这个老家伙说的三件法器啊?什么时候变成九件的。前几天老术士在这法器洞府中转悠的时候,无意当中找到了百里熙的帐本。上面清楚的写着他给自己炼制了什么法器,准备凑齐十三件法器之后,一起呈送过来。

  本来以为自己突然一问。老家伙必定哑口无言。没有想到自己刚刚问了一句,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竟然有十句在等着自己。当下席应真自己都有些疑惑,难道自己错怪这个老家伙了?不过他什么时候说还给术士爷爷收藏了六件法器。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自己已经准备好要给他一嘴巴的,现在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看着席应真脸上纠结的表情,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老家伙的脸上还是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席应真已经说不出话来,归不归索性给他加了一把柴火:“任……三哥,您老和术士爷爷说说。当初是不是那么回事?我是好心好意替术士爷爷收藏那六件法器的。”

  听着归不归将这个热火盆推给了自己,当下小任叁学着吴勉的样子,白了这个老不死的一眼。随后抓着席应真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道:“老头儿,你是因为百里熙不在伤心过度,忘了几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说那六件法器放在老不死的那里无妨。左右也是要留给我们人参的。老头儿,你要是想不起来就算了,那什么法器我们人参不要了。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咱们再说……”

  “胡说。谁说你爸爸我忘了?我的儿,说给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席应真笑呵呵的在小任叁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归不归这老家伙狡诈多端,你时不时的诈诈他,兴许真能诈出来点什么东西。”

  听了这话,归不归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趁着席应真不注意的时候擦了把冷汗,随后继续笑眯眯的对着老术士说道:“老人家您让我们等在这里,就是为了那几件法器吗?要不您在这里稍等。我现在就回去拿……”

  “那是留给你任三哥的,你老家伙替它看着就好。”说到这里,席应真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本帐册。将帐册递给了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好,就算术士爷爷我忘了那六件法器的事情。这里面大大小小还有几十件法器都无影无踪了。你这老家伙给解释一下吧?”

  “元昌竟然如此胆大!”归不归结果帐册只看了一眼,便破口大骂道:“我早就怀疑这个秃子没安好心,他在这里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偷了帝崩和那几件龙鳞法器?这分明就是把这里搬空了,您老人家放心,这件事便交给我了。我一定让元昌连本带利的都吐出来…….”

  看着自己这一巴掌就是打不出去,席应真又不好在小任叁的面前,对归不归来硬的。如果是在当初还归不归的身边还没有小任叁的那会,老术士都是先来一巴掌之后再和归不归讲道理的。

  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瞪大了眼睛对席应真说道:“任老三它爸爸,你让我们在这里等你,就是为了查账的吗?要是没有什么正事,我们可就回去了。这些天一直都在给你卖命,现在也得回家看看了……”

  “谁说没有正事了?”席应真顿了一下之后,从袖子里面取出来一根编竹简所用得竹签。将竹简递给了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本来术士爷爷我要去洛阳,去见一个弟子的。现在百里熙不在了,我也没有心思再去。你们绕道去一下洛阳,三天之后,去这个地址,替我和那弟子说一声。就说他百里熙师兄亡故。术士爷爷没有心思找他吃酒了。“

  “我们这么多人就去替你传话?不是你的弟子吗?直接传音给他不就得了吗?”听了这话之后,百无求本来已经瞪大的眼睛几乎快要瞪出眼眶。

  “能传音的话,术士爷爷还要你们跑一趟做什么?”席应真瞪回了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我这弟子还有点孝心,准备了一点贴心的小玩意要送与术士爷爷。我在这里不方便,你们去替我将那几件小玩意收了。任叁我的儿,这几件玩意你替爸爸我收着。等到咱们爷俩再见面的时候,你再把它给我。”

  席应真对小任叁是一等一的豪爽,之前百里熙的那六件法器说送也就送了,没有半分犹豫。不过说到这几件小玩意的时候,老术士竟然只是让小任叁替他收起来,提前说好稍后是会要回去的。什么样的东西。能让席应真这么看重?

  当下归不归也开始好奇起来,反正他们前往洛阳也只是眨眨眼的事。不过这老术士的话里不尽不实,明显还有什么在瞒着他们。有小任叁在。也不担心这一趟会有什么凶险,只是不明白席应真连使用五行遁法来回的时间都没有吗?

  不过刚才两次蒙骗席应真,归不归也不敢再在老术士的面前停留太久,但是时间久了早晚会被老术士看出来破绽,当下接着这个台阶,老家伙对着老术士说道:“老人家您放心,不管是什么宝贝,一定给您收好,不会有一丝纰漏……”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扫了一眼竹签上面写的地址——洛阳大司农府石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