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三章 浊脑

第五十三章 浊脑

  本来广义已经做好了和广仁撕破脸的准备,突然听到徐福的人到了,这些日子以来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广义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广仁师徒了,当下深吸了几口气,努力的平复了心态之后,这才吩咐弟子大开中门。奏响礼乐迎接徐福大方师的使臣。
  
  片刻之后,广义带着弟子到了大门口,便见到一个白头发的方士站在大门口。虽然这几年广义一直在忙重开山门的事情,不过世间有关修道之士的大小事都逃不过他的耳目。虽然和这白发方士第一次见面,不过他还是马上叫出来这人的名字:“是公孙屠师弟吧?听说徐福大方师的海外弟子当中有人成为白发的体制,真是可喜可贺。公孙师弟原来辛苦,请到正堂休息。稍后门中弟子到齐在宣读徐福……”
  
  “广义先生误会了,我只是前来送徐福大方师的私信。大方师没有叮嘱这私信要于众人宣读……”送信的人正是那位借了吴勉光才变成白头发的公孙屠,这个白发方士看着广义身后乱乱哄哄的大小方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除了信简之外,徐福大方师还有几句话要我代为转告广义先生。不知道有没有私密一点的场所?”
  
  听到这个公孙屠从始至终都没有称呼自己大方师,就连师兄都没有叫一句,只是不咸不淡的称呼自己为先生,广义的心里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当下擦了擦冷汗之后,先是屏退了门人弟子,随后恭恭敬敬的带着公孙屠到了一间密室当中。
  
  也不知道两个人在里面谈了什么,差不多一顿饭的功夫之后。两个人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两个人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异常。广义还请公孙屠吃了一顿酒饭,看两个人交杯换盏的样子,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吃喝的空隙,广义得知广仁、火山还有广孝和尚三人已经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宗门,好像在故意躲避这为徐福使者一样。
  
  吃喝完毕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不过公孙屠却没有留下来的打算,而广义也没有相劝。只是公孙屠离开的时候,广义独自将他送了出去。本来谁都以为出去这位昆仑大方师稍后便会回来。没有想到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当下,广义的门人弟子到处寻找的时候,在道场当中燕哀候的塑像下面压住一张字鉴。里面是广义亲笔所写的几句话。意思是广义已经跟随公孙屠前往东海去见徐福了,徐福大方师的意思,方式宗门早年坍塌是气数已尽。没有必要再开山门。故此广义走后山门关闭,宗门当中的财物门中弟子皆可得,以作为他们的遣散之资。
  
  看到这信简。广义门下所有的弟子们都傻了眼。宗门这才刚刚开了一天,这就关闭了?不过所有的人都顾不上诧异。他们都开始争抢宗门当中的法器和天才地宝,术法高强的抢夺的宝物便多一些。一些刚刚进到宗门的小方士见到抢不过这些师兄没便开始打起来门中金银的主意。
  
  一个上午之后,几乎所有的方士都带着个字抢夺的东西下山。偌大的一座宗门,只剩下后院寝室当中的太子和内侍总管这些人(之前的大队侍卫已经下山,在山脚下驻扎)。昨天广孝下的禁制一直没有消掉。里面的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加上昨天内侍总管从门缝当中看到一堆白头发的方士,他们虽然没有动手,不过也看的内侍总管心惊肉跳。当下他吩咐寝室当中所有的人都不可以出去。大小解这样不得不出去的时候也要快去快回。
  
  早上的时候,内侍总管已经看出来一点苗头,来送饭的小方士脸上阴晴不定。等到中午的时候连饭都不送了。内侍总管挨过了午时,实在忍受不住才派人去找广义、广孝交涉。结果派出去的人回来之后,说这座宗门已经没人。
  
  确定了宗门已经空空荡荡之后,内侍总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敢再在这里逗留。当下一边派出去腿快的侍卫去调山下的侍卫们上山,一边用被子将太子牢牢捆绑好,抬着这位太子下山,希望能在半路上和侍卫们汇合。
  
  下山的时候,昏迷的太子遇到了一点意外,脑袋无意当中撞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致使下山清醒过来之后,本来已经不是很灵光的脑袋变得更加迟钝起来。几年之后太子登基,成为一代有名的白痴皇帝。
  
  再说吴勉、归不归这二人二妖。他们从昆仑宗门出来之后,便个字使用术法、妖法到了辽东的狼山上。归不归在百里熙的法器洞府当中找了几件存放法器的盒子,按着吴勉的提示将百无求怀里一堆龙鳞法器装好。
  
  看着归不归将最后一个箱子扣好之后,百无求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家伙,老子问你的话还没说呢。你是不是也打算滑过去?你说,百里熙怎么就不舍得把元昌俩字说出来?元昌是个和尚又不是他相好的……”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取出来之前元昌丢在地上的细长木匣。老家伙打开木匣在里面取出来一支长香,晃了一下之后香头自己点燃。看着飘起来的缈缈青烟,归不过笑眯眯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你刚才说的什么?谁把谁弄死了?谁又不说谁的名字?”
  
  “不就是那个谁吗?那个谁来着?就那个谁……”说到这里,百无求突然长大了嘴巴,随后瞪着归不归半天都没有把嘴巴合上。实在想不到自己要说什么,二愣子的记性虽坏。却已经看出来这是归不归手上长香搞的鬼。当下一把将香抢了过来。扔在地上使劲的跺了几下,不过直到长香被他踩成齑粉,也还是想不起来刚才自己要说的两个人名。
  
  看着百无求恼羞成怒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是不是百里熙和元昌?”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一拍脑门,说道:“可不就是百里熙和元昌吗?老家伙,你刚才搞得什么鬼?这俩人名就在嘴边,老子怎么就是说不出来?”
  
  “傻小子,这个叫做浊脑,也是百里熙炼制出来的法器。”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细长木匣。随后继续说道:“这本来是百里熙当年和人玩笑炼制出来的法器,点香之人催动法器。可以控制闻到香气的人忘记想要忘记的事情,傻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在地上捡起来一撮香末子点燃……百无求愣了半天之后,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口。当下对着归不归淬了一口,说道:“呸!老子是你生的,名字是你起的,老家伙这个你也不知道吗?”
  
  这时候。在旁边看热闹地小任叁笑的在地上打起滚来。好容易止住笑声之后,对着对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先停停。我们人参还是不明白。元昌不是想好要弄死百里熙吗?那么还费这个事做什么?”
  
  “如果弄不死呢?”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先点上香,就算失手的话,也又逃走的机会。等到百里熙明白过来,自己都忘了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后来他手上太重,还是冲淡了香气。知道要找席应真那个爸爸给他报仇,不过想要找谁报却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