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一章 制约——席应真的往事

第五十一章 制约——席应真的往事

  说话的时候,姬牢将自己破烂的衣服脱下,露出来赤裸的胸膛。这个时候,在场的人才看到楼主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虽然同样是长生不老的体制,不知道为什么这周身上下的伤就是好不了。

  姬牢冲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我代元昌死后死之后,希望你可以放过他。”

  “等一下,术士爷爷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代元昌死,我就不用给百里熙报仇了?”席应真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死你的,他死他的。这个叫一个一个来,不能叫做替死。别说你死了之后术士爷爷坑你。今天不管谁死,元昌都是活不了的.......”

  “术士爷爷。您这话其实可以晚点说的。”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继续说道:“等到楼主替元昌死掉之后,这话是可以对元昌说的。”

  “你以为术士爷爷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嘛?”席应真有些不屑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又对着姬牢说道:“还有,别没事的时候和术士爷爷攀交情。燕哀候到了还说的过去,术士爷爷之前没有逞过你的人情,你攀不上这个交情。”

  听到这里,楼主沉默了片刻。轻声的叹了口气之后,默不作声的打开了包裹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绢帛,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低着头走到了席应真的身边,将手中的绢帛递到了老术士的手中。随后有低着头回到了刚才所在的位置……

  而席应真看到了楼主拿出绢帛的时候,已经认出来绢帛的出处了。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他的掌心便出现了一个火球,将这绢帛瞬间烧成了飞灰。姬牢好像没有看到一眼,始终低着头不发一眼。

  “既然你有这个制约,刚才为什么不拿出来?”烧了绢帛之后,席应真沉着脸对姬牢说道:“宁可代替元昌去死。也不把这封绢帛拿出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本来可以用这个来压住我的,别说留下元昌一条命了。就算是席应真死在你的面前,我除了照做之外都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又这样的东西。你却选了自己去死……”

  “几年前我去拜望师尊之前居住的洞府,在里面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绢帛里面的内容只有我看过,请应真先生放心……”姬牢轻声继续说道:“只要姬牢死后。这秘密再没有人知道。只要应真先生答应,我来代替元昌去死。死后还要麻烦您封了我的魂魄……”

  “不用那么麻烦,术士爷爷我自己来说。”让姬牢意想不到的是。席应真竟然没有隐瞒下去的意思,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绢帛上面写的是术士爷爷的来历,只是当年我写给你师尊燕哀候的。当年我和燕哀候立下过盟约,相互写下来最隐秘的事情作为制约。不管是谁,只要拿了这件绢帛来找术士爷爷。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帮他。姬牢,我只问你,明明有这件东西。为什么一早不拿出来。到现在还在一心求死?不要用传音之法,直接说——术士爷爷尚且都看开了,你也不用替我遮羞……”

  姬牢犹豫了半天之后。叹了口气,低声的说道:“如果有人知道了绢帛上面所写,用来要挟大术士……”

  “生我之人由不得我,养我之人也不由我,我有什么过错?这些事情术士爷爷早就看开了……”席应真说完之后,突然变了一个语调,随后继续说道:“今天术士爷爷索性便在这里说开了,广仁、归不归你们这些人都听好了。术士爷爷是周初修士席伯牙的子嗣,席应真是翁媳所生。生我之人犯了人伦纲常,报官之后被乱石打死。

  我母死后所生的席应真,后来被私娼拣回,被娼妇当作娈童养到了五岁,机缘巧合之下,席应真被游方的师尊看到。将我买回去当作养老的弟子,后来又受了燕哀候的恩惠,这才有了现在的术法。好了,你们要耻笑尽管耻笑好了……”

  席应真所说的席伯牙是周初有名的修士,因为儿子早死,便和儿媳有了苟且乱伦之事。后来被前来摆放的同门撞破了丑事,席伯牙在惊吓羞愧之下中风。后来他和已经身怀六甲的儿媳被官府抓去游街,被百姓用乱石砸死。这一段后来被编成粉段子,只不过谁也不知道后来这位陆上术法第一人的席应真会是他的后人。

  席应真说完之后,在场的众人都低着头不敢接话。就连平时油嘴滑舌惯了的归不归都看着自己的脚面,好像刚才压根没有听到席应真说的是什么一样。

  半晌之后。唯一一个胆大的张口说道:“这有什么?不就是老公公娶了儿媳妇,又生了个儿子吗?老子之前在匈奴人那里听说过不止一次两次了?人家老头死了,改嫁给老公公怎么了?老子不明白这有什么好丢人的。你们谁跟老子讲讲,这个娈童是什么?祭祀用的孩子吗?”

  “傻小子别乱说话,刚才你席应真爷爷在玩笑呢。你别当真,出去千万别乱说……”归不归一把捂住了自己便宜儿子的嘴巴,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席应真打断:“谁会开这种玩笑,不过如果当年你刚刚认识术士爷爷那会。说不得要杀了你们灭口,不过这都多少年了,我早已经放下了。有人想说只管去说就好,大不了术士爷爷烦了一人一巴掌拍死了算……”

  虽然席应真自己说不在乎,在场的这些人又有那个敢说。当下还是广仁先一步改了话题:“元昌,既然姬牢一心求死,你便成全了他。稍后你的生死都在大术士一念之间,还在犹豫什么?成全姬牢……”

  “广仁,你住嘴。术士爷爷我改主意了……”席应真直接打断了广仁的话,随后看着低头默不作声的姬牢说道:“本来你带着制约过来,可以要术士爷爷我来替你做件事情的。不过当初和燕哀候制定盟约的时候。已经定下只要将制约当中所写当中说出来,便已经破誓。不过看在你宁死都不肯将绢帛拿出来现世的份上,我也可以答应你半个要求……”

  说到这里。席应真顿了一下,看了看远处的元昌和尚之后,继续说道:“要我不杀元昌,又对不起死去的百里熙。这样,你我各退一步。我让元昌在苟活百年,百年之后我再取他的性命。到时候就算燕哀候死而复生,要代元昌去死,我也不会答应。姬牢,一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将元昌带走吧……”

  元昌自己都不敢相信会逃过一劫,不过听到席应真最后的一句话,他的脸色又变成死灰一般的颜色。跟着这位楼主离开会有自己的好下场吗?当下,他还是站在原地,根本不敢向楼主那边去看。

  “多谢大术士让元昌再苟活百年,我本来只是想夺了元昌长生不老的身体,让他过了原本的寿数。既然大术士说了,也省了我的麻烦……”说到夺元昌长生不老身体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姬牢的脸上。

  不过楼主还是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他冲着元昌点了点头,说道:“想必你也不会和我一起离开,那我们还是分道扬镳的好。望你好自为之……”

  楼主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正苦笑的看着席应真,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元昌就是苟活百年,我老人家找不到人就是一百天?”

  他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百无求也接着话说道:“老家伙,老子刚刚想起来件事。百里熙看见咱们也不是马上就死的,怎么临死也不说是谁害死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