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章 替死

第五十章 替死

  “术士爷爷我怎么不记得有面子这么大的朋友了?”席应真眯缝着眼睛看向发出声音的位置看过去,就见一个广义亲近的心腹方士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看着几个大人物剑拔弩张的样子,方士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没敢靠前。

  这个时候方士还敢过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当下广义直接对着方士说道:“清月,出了什么事情直接说便好。这里都是你的师长。不用相瞒……”

  “是”这个叫做清月的方士对着广义行礼之后,说道:“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是姬牢的修士,说是要来拜见大术士席应真——和大方师您……”清月这话给自己的师尊留着脸面,外面的确来了一个自称是姬牢的修士。不过这修士只说要见大术士,后面大方师什么的是清月自己加上去的。

  听到姬牢两个字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广义习惯性的看了姬牢一眼,以往这样的事情都要等着这位大方师发话定夺。好在广义马上反应过来,有些懊恼的哼了一声之后,对着清月说道:“那个姬牢带了多少人?除了要见我和应真先生之外。还有什么要求吗?”

  “姬牢是单身前来,除了身上带的包袱之外,再看不到还有什么东西。”清月恭恭敬敬的回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除了要见大术士……与大方师您之外,在没说还有什么要求。此人如何处置,还请大方师示下。”

  广义犹豫了片刻之后,看到席应真、吴勉和广仁这样的人物都在这里,害怕他一个问天楼主吗?虽然他们当中各有私怨,不过在对付问天楼主这件事上,这些人的步调都是出奇的一致。不管他们内部如何,先干掉这位楼主才是头等大事。

  当下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广义不再犹豫对着清月说道:“去请这位姬牢先生过来,现在开始关闭山门再不许任何人进去。你们将宗门大阵开启,看守各个要路不得有半点的松懈。去吧……”

  清月不明白为了听到了姬牢这个名字,大方师便好像如临大敌一样。不止自家大方师,就连客卿广孝和尚和广仁这些大人物的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当下,清月不敢怠慢。转身向着大门的方向快速退了下去。看着这个小方士的背影消失之后,火山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广义说道:“看不出来大方师还真是和两位楼主有私交。连这位姬牢先生都不远万里前来恭祝大方师。真是可喜可贺。”

  “我与楼主是什么交情,你一会就知道了。”将火山的话顶回去之后,广义又对着广仁说道:“广仁师兄。你我再如何也是私怨。既然姬牢到了,那我们先放下私怨如何?”这话说的广孝脸上一阵发烧,当初方士一门崩塌他也是参与者。现在和广义相互依靠。在这里广仁、火山没有直接发难已经算是他的运气好了。现在姬牢赶到,恐怕很快就要重提当年宗门崩塌的事情,第一个倒霉的是姬牢,第二个恐怕就是自己了。

  “就依师弟”广仁回答了一句之后,他装作没有看到广孝的变化,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您要保杀徒之仇,也不急于这一时。等到了结完楼主姬牢,您再动手如何?”

  当初百里熙也被两位楼主围剿过。还是席应真出手相救。现在元昌就在面前也不担心他逃了,当下老术士也想要看一下广仁三番五次相救元昌到了为了什么。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就依你这一次。没有第二次了。”

  “多谢大术士体谅”广仁随后对着有些失神的元昌说道:“元昌你还有这最后一次机会,把握住机会我便向大术士求情。放过你的魂魄,让你下一世也能做人。如果你连这次机会都没有抓住,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说完之后,还没等元昌回答,远处的归不归已经笑嘻嘻的抢先说道:“我人家我现在都好奇,当初你们两位大方师到底在占祖的乌龟壳里面看见什么了?”

  “这个归师兄你马上就要知道了…….”广仁说话的同时,外面已经传过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身穿破旧修士服饰,背着一个破烂包裹的男人跟着清月走了过来。

  来人正是已经合二为一的问天楼主姬牢,当处在夏口见过之后,过了这么多年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只不过现在的姬牢变化的让人认不出来,现在的姬牢身上穿的破旧衣服满是窟窿眼,透过窟窿眼已经可以看到里面满是油泥的皮肉。也不知道他多久没有洗过澡了,姬牢出现之后,距离他最近的广孝被一股臭味熏的直皱眉头。姬牢背着的包裹里面是他随身带的行李,里面的被褥也都是破洞,露出来一团一团的脏棉花。

  “几年未见,各位依然风采依旧,姬牢见过各位了。”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对着在场所有的人分别行礼。礼毕之后,微笑着对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说道:“应真先生,请看在我师燕哀候的面子上,留下元昌一条性命吧。”

  “你不说。术士爷爷我都快忘了你是席应真那个老家伙的弟子了……”说到燕哀候,席应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燕哀候那样的方士,会教出来你这样的弟子。姬牢,如果你拜在术士爷爷的门下。这个时候早已经不知道投胎几次了。”

  说到这里,席应真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说你师尊燕哀候到了,那么术士爷爷就给他一个面子。放了元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和你实在没有那个交情。凭什么你一句话,术士爷爷连弟子的仇都不报了?”

  “那我便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元昌的命。”姬牢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正在盯着他的元昌,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就是因为我的贪欲,才把他害成这个样子的。没有当年我种下的恶,元昌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现在所做的恶事也都是想自保而已,元昌,我说的对吗?”

  不管姬牢说什么,元昌一直都在紧紧的盯着他。生怕这位昔日的师尊从自己的面前跑掉一样。

  看到元昌不回答,姬牢索性自己替元昌解释:“元昌顶着要被我同花的阴影一直活到现在的,虽然当中吞噬了我的一些术法。不过还是担心有朝一日我将他的肉身、术法一起抢夺回去。这才拼命的找自保的法器,也是他晕了头才犯下了这样的大错。没有当年我的步步紧逼,元昌或许已经轮回几世,在世间享受自己的天伦之乐。”

  “楼主的消息很灵通嘛,连百里熙出事的事情都知道。不是你这宝贝弟子杀人的时候,楼主躲在暗处延期呐喊吧?”这时候,归不归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几天之前,我在地下替十万冤魂夺生机,看到了百里熙先生的冤魂,是百里熙先生亲口告诉我的。”楼主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我这才知道元昌犯下了这样的大错,这个时候便想舍弃肉身,代替元昌去死……”

  这事,没等席应真说话,一边的广仁已经抢先说道:“元昌,你的错既然是因为楼主所起,那你来了结楼主,就当他弥补早年的错误了……”

  姬牢听后,对着广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大方师说的对,元昌,你来弥补我的错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