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九章 拼死一搏

第四十九章 拼死一搏

  帝崩两个字元昌当初在楼主门下做弟子的时候,听到两位师尊说起过。让元昌印象最深的是,楼主说过一句话:如果帝崩在手,就算是一个刚刚入门的修士,也可以在转眼之间变成天下无敌之人……

  如果说之前的杀人夺宝只是元昌脑袋里面妄想的话,看到了帝崩的一瞬间。元昌的这个念头便准备付诸实施了。

  出了藏宝的洞室之后,元昌假模假样的向百里熙请教一些炼器的要诀。眼睛却在洞室里面寻找可以下手的家伙,他可不敢使用百里熙炼制的法器,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下什么认主的机关,别到时候再把自己搭进去。

  元昌找的是一件炼制法器时的器具管叉,趁着百里熙在对他讲解炼器要诀的时候,元昌突然发难先用罡风打散了炼器第一人身上的护体真气,随后抄起来管叉直接插在了百里熙的心口。元昌的手段也够毒辣,生怕百里熙不死竟然手腕一挑将他的心脏挖了出来。

  就算是吴勉、广仁这样的人物心脏挖出来之后也是必死。当下元昌也以为百里熙必死无疑,便不在理会这位炼器第一人,回到了藏宝的洞室。本来元昌打算将这里的法器席卷一空的。不过又担心日后因为这些法器找到线索连累自己。最后压住了贪心,只是将龙鳞法器和帝崩等几件法器带走。

  这些法器的体积太大,元昌无法一次全部带走。当下他只是带走了一件龙鳞法器护身和最贵重的帝崩,也是因为帝崩太重要,元昌担心藏在自己的身边,会被广孝发现,到时候再给他人做了嫁衣。接连换了七八处藏宝的地方,元昌都不觉得满意,最后想了一个办法和龙鳞法器藏在一个绝妙的地方之后,他才回去搬运其他的法器。这样一来一回便耽误了一天,等到他拿了法器要离开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进来了外人,还是他这个时候最不想看到的人。

  就算有龙鳞法器,元昌也不敢去招惹吴勉和归不归。只能躲在这里想趁着几个人不注意的时候混出去,没有想到那么快便露出来马脚。

  听到了元昌的话之后。席应真点了点头,当下对着这个和尚招了招手,说道:“好。既然你说的痛快,术士爷爷也给你个痛快的。过来,跪在给百里熙的亡魂赔罪。然后术士爷爷直接灭了你的肉身。你下去之后再投胎做三世畜生,第四世的时候就可以再次为人了……”

  这时候的元昌面容惨白,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就在席应真的眉头皱起来。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广仁突然开口说道:“大术士,元昌伤害贵徒的确该死。不过那件帝崩法器还下落不明,是不是先找到那件法器的下落之后,再处死元昌也不迟。”

  广仁这是给元昌拖延时间,这个和尚的身家性命还关系一件大事。不能现在就死在这里。不过让他跟席应真求情又不敢,那样的话十有八九会换来一个嘴巴。在广义的地盘挨了席应真一嘴巴再昏迷几天,会成为广义、广孝等人的笑柄。但是不管怎样。也要给元昌制造出来一个机会,至于他能不能借着机会逃走,那就要看这个和尚的造化了。

  “帝崩……术士爷爷我不要了。算是给这个贼和尚陪葬好了。”席应真此时的术法已经是陆地第一,就算帝崩这样的法器也不是那么看重。看着元昌和尚还在犹豫,当下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头,说道:“还不过来吗?真的要术士爷爷过去……”

  “下辈子做畜生——还是你去做吧!”元昌突然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一声大吼之后,双手向着脚下虚抓了一把,随后一件一尺半左右的铜盒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元昌手里抓着铜盒冲着席应真冷笑着说道:“刚才我已经准备去死了,要不是老术士你欺人太甚,这个时候元昌已经自裁了。既然要我下辈子做畜生,那么今天大家都死在这里吧……”

  看到了元昌手里的盒子,在场的众人大都脸色一变。就连席应真的脸色都有些不大自然,老术士是不在乎这件法器,可心里没底是否能扛住这法器的力量。

  “原来你把帝崩连同龙鳞法器都藏在地下,龙鳞能掩盖住帝崩的气息。然后再操控两件法器一起跟着你。难过老人家我一直查不到龙鳞的下落。”这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看了周围这些人一眼之后,笑眯眯的迈腿向着元昌的方向走去。

  元昌没有想到帝崩在手,这个老家伙还会过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真的不怕死?还是活得太久要借我的手送你下去?归不归,你真的要成为死在帝崩之下的第一个人吗?”

  “元昌,你还是不明白,没有什么帝崩……”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百里熙没有告诉你这件法器的图谱是怎么来的吗?你得了帝崩之后还一次没有试过吧?得了法器之后,便一直被广孝拖着到了这里。你也不敢在他的附近试法器。怕为人做嫁衣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这时候的元昌也感觉到事情不妙,他的身体开始轻轻的哆嗦了起来。扣在机关里面的两只手都是冷汗,心脏跳的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看着元昌的反应。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看来百里熙真的没有和你说这件法器的来历,那老人家我和你说。这件法器的图谱是海外大方师徐福手里流失出去的。现在明白了吗?陆地上谁也打造不出来帝崩……”

  “图是假的,真图还在徐福的手上,是吗……”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元昌已经对着归不归的方向发动了机关。不过除了两声“咔咔……”金属撞击的声音之外,在没有别的变化。

  假的……元昌的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下之后差点晕倒在地。这时候,归不归冷笑了一声,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对着元昌说道:“和尚你竟然敢对着老人家我发动法器……”老家伙虽然猜到元昌手中的法器八成有假,不过冷不丁看到法器对着自己空响,饶是归不归也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旦万里有个一,这一下子自己便交代了……

  惊吓过后,归不归的身体突然消失,随后瞬间出现在元昌的面前。老家伙一拳打在元昌的身上,元昌被打飞出去的一瞬间。另外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要落地的位置。对着元昌又是一拳,将他打的飞回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到了人影出现的时候,广仁并没有什么意外。广义和广孝二人脸上都是惊讶之色,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看着归不归痛打元昌,没有人过来相劝。

  看着归不归对着元昌一顿拳打脚踢,席应真说道:“老家伙,打几下出口气就好了,千万别弄死他。这个和尚要死在术士爷爷我的手上……”

  听了席应真的话,归不归这才住了手。也是刚才被吓坏了这才有些失态,当下整了整衣襟,拢了拢头上一共十来根头发之后,这才笑嘻嘻的回头,刚刚想要对着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冷不丁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大术士,看在故友的份上,绕过元昌这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