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八章 祸从口出

第四十八章 祸从口出

  一句话说出来,元昌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归不归看到了他的反应之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你身上带着一件无影的法器,就以为天下的法器都是一样的龙鳞?元昌你没听过还有一件法器叫做虚无吗?”

  元昌明白过来自己是钻进了归不归设下的圈套之后。好在广字辈的几个人都聚在一起,身边的小方士虽多,却没有能拦住自己的人。当下元昌转头便向着身后窜去,广义之前为了担心广仁会逃走设下了禁制。现在他只要能逃出禁制的范围,便可以使用五星顿法离开这里。

  就在元昌转过身来,准备逃走的时候。一只巴掌对着迎面而来。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过后,就见元昌的身体高高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之后,最后落到了广孝和归不归当中的位置。

  直到元昌被打飞之后,众人才看到元昌身后竟然站着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和尚。有反应慢的没明白怎么回事。当下自言自己的说了一句:“和尚自己打了自己……”

  这个时候,此间主人广义看着另外一个元昌出现。当下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对着出现的第二个元昌说道:“是你。早上是你把虚无送到我哪里去的。你是——大术士席应真……”

  广义说话的时候,第二个元昌脸上已经变了模样。片刻的功夫便成了那位陆上术法第一人的大术士席应真,老术士站在广义的身边,对着他伸出来手掌,说道:“虚无是术士爷爷我的法器,你还想拿着过夜吗?”

  这件法器只是用了一次,便伤了大方师广仁。虽然面前站着的是席应真,广义还是不情愿将法器交出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这件法器是您给我的。这样再要回去的话,怕是会被世人耻笑……”

  “他们笑话术士爷爷,和你有什么关系?”听到广义话里不是很情愿,席应真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小家伙你不是打算赖上术士爷爷的那件虚无了吧?活了这么多年,术士爷爷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赖上术士爷爷我的法器。这么露面的事情。你们那位大方师徐福都不敢做。怪不得你敢给自己封大方师,广义你这是要胜出于蓝啊……”

  听着席应真的话音不善,又看到这个老术士冲着自己在搓手掌。老家伙的眼神还不住的往自己的左右脸看去。看的广义心里有些发毛。双手好像不听指挥一般将紧紧抓着的法器交到了老术士的手上。

  这时候,被席应真一巴掌扇过来的元昌和尚竟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这是老术士还有话要问他,没想直接打死或打晕他。要不然的话当初归不归挨了一巴掌也是一个月之后才醒过来的。

  元昌起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模模糊糊,他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周围模模糊糊的人影当中传来一个声音,对着自己说道:“元昌。术士爷爷问你的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如果还敢蒙骗术士爷爷的话,灭了你的肉身不说,还要把你的魂魄一并收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元昌的视线慢慢开始清晰了起来。这才看清刚才说话的人竟然是大术士席应真,想到他的弟子百里熙就是死在自己手上。元昌便明白这次自己十有八九是要把命交代在这里了,现在最大的奢望就是能保住魂魄,不至于魂飞魄散就算是不错了。

  看着元昌清醒了过来。席应真冲着归不归勾了勾手指头,说道:“老家伙你来问,他有什么隐瞒的你直接动手就好。不过留着他一口气。百里熙的仇术士爷爷我要亲自报……”

  听到白熙礼已经亡故了的消息,广义、广孝等人一片哗然。当下广义挥手让自家的方士和前来助拳的朋友都离开了这里,看着他们走后,昆仑大方师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炼器第一人亡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流出来出来……”

  “这个就要请教这位元昌禅师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元昌说道:“术士爷爷的话你也听到了,能不能保住你的魂魄。就看你这话怎么说了,这个不需要老人家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了吧?”

  “我自己说……那位百里熙的确是死在我手里的……”元昌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差不多五十年前,我便和百里熙有了交情。我得了一张炼制冲宵箭的图谱,只不过没有这个手艺。便在修士圈里寻找能够打造冲宵箭的人。结果百里熙找上门来,看了我的图谱之后说是假的。不过他说图谱虽然是假的,却有八分想象了,让我有机会拿到真图谱之后,拿去辽东狼山……”

  百里熙也是炼器成癖,为了一张炼器的图谱竟然将自己的藏身所在告诉了元昌。也是元昌和尚的运气着实不错,没过几年竟然得到了另外一张炼制上品法器的图谱。当下元昌拿着图谱前往辽东狼山,将图谱交给了百里熙。因为那件法器不合元昌所用,那次他也没有要求炼器第一人为他炼制法器,只是用图谱和百里熙叫了朋友。

  接下来的四十多年,元昌开始为百里熙收集炼制法器所需的天才地宝。当中却从来不要百里熙为他炼制法器作为报酬,一来二去的百里熙也用惯了元昌送来的天才地宝,也不再提给他法器作为报酬的事情。

  就在上次吴勉、归不归前往狼山去找百里熙的前一天,元昌来到了百里熙这里送天才地宝。也是炼器第一人刚刚炼制了一件上品法器。当下便元昌直接带到了他收藏法器的地方,在这个和尚面前显摆自己刚刚炼成的法器。

  看到这里到处都是上品法器,元昌的眼睛都快不够用的了。等到百里熙显摆完法器之后。便开口向这位炼器第一人询问这里摆放的都是什么法器。百里熙常年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显摆。好不容易来了个和尚,当下。百里熙也没有客气,原地转了一圈之后,一件一件给元昌和尚讲解起来这些法器的来历和功法。

  这里每一件法器都是可以让天下修士拼命抢夺的至宝,当下听的元昌和尚心跳加快,浑身被冷汗湿透都浑然不觉。说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百里熙指着角落里面的三口箱子说道:“这里面是吴勉、广仁和我师应真先生所求,炼制的龙鳞法器。这种法器无形无影,能将主人藏匿其中。就算是徐福那样通天的人物,都不会发现……”

  说到这里,百里熙还好死不死的将其中一口箱子打开。教了元昌如何使用这件法器,元昌和尚一见,果然是威力巨大的法器。这时候起,这和尚的心里便有了杀人夺宝的想法。只不过百里熙是出名小一千年的人物,如果稍有不慎自己便会死在听的法器之下。就算自己得手,也要担心百里熙死在自己手里的消息透露出去。他的师尊可是那位席应真大术士…….

  元昌好不容易压下了心头的想法。这时候,百里熙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他炼制威力最大的法器取了出来。对着元昌显摆说道:“这件法器是徐福都向到手的帝崩,有了这件法器你便是天下第一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