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七章 老鼠夹子

第四十七章 老鼠夹子

  看着此间的大方师出来,归不过和广仁、广孝三人也不在说话。归不归还拦住了自己的便宜儿子,让骂街正在兴头上的二愣子很是不尽兴。

  这时候,有看到了全程的小方士在广义的耳边低声耳语了起来。听自己的弟子说完之后,这位昆仑方士宗门的大方师皱了皱眉头。他不和自己的三个师兄弟争论,看了广孝一眼之后。便以此地大方师的语气对着面沉似水的火山说道:“火山,你好歹也是广仁师兄的弟子,你这一代方士的佼者。怎么可以对归不归师伯对家人无礼?看在广仁师兄的面上,今天我不与你计较。如果再有下一次,你便离开方士宗门,不要再回来了……”

  “这话真很像是大方师说出来的,不过方士一门的大方师是我。我怎么不记得将大方师的位子传给广义你的?”火山终于忍受不住,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自打方士一门在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创立以来,从来都是师传徒。除了少数几次同辈相传之外,还没有听说过师侄传给师叔的。广义,你想成为大方师。要么去东海去向徐福大方师去讨。要么拜在我的门下,等到我将大方师的位子传给你,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火山的话说完说的冲,不过却完全占理。广义想要找出反驳的话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当下,这位昆仑大方师索性撕破了脸。一声冷笑之后,对着广孝和归不归等人说道:“既然火山大方师已经这样说了,那么我这个大方师不做也罢。广仁师兄,广义现在以师门长辈的身份,要教训晚辈火山。你身为火山座师,是要帮火山,还是两不相帮?”

  广仁收敛了脸上浅浅的笑容,对着面前的昔日师弟说道:“广义,既然你也承认是师门长辈,那么方士一门最大的还是大方师火山。你这样不是以大欺小。而是以下犯上。你可要想明白。”

  “今天我就犯上又如何!”广义狂笑了一声之后,冲着笑眯眯的归不归和吴勉二人说道:“归师兄,你也听到广仁要铁了心去帮火山。那么你与吴勉先生帮谁?大家几百年的老兄弟。可不要说什么两不相帮的话。”

  “大方师,这几天吃你的住你的,不帮你老哥哥我还算是人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广仁说道:“广仁,这么多年你用老人家我的时候朝前,不用的时候朝后。还动不动下个套,今天的局面怨不得我们……”

  听到归不归向着自己,那么吴勉也跑不掉。广义瞬间便有了六七分的胜算,当下他又对着站在寝室门口的广孝说道:“广孝师弟你是我的客卿,自然不会让我……”

  “广义师兄差异,和尚虽然是你的客卿。却也是方士出身。怎么能看到两位大方师身在险地?”广孝恭恭敬敬的对着广仁、火山的方向躬身施礼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广孝误走魔道,害过两位大方师。心里一直再受煎熬。今日不管两位大方师如何,广孝也要站在两位大方师身边。”

  “说的好!广孝你纵横捭阖的本事越来越高超了。我瞎了眼,蒙了心竟然信了你的鬼话!”广义哈哈大笑之后,脸色突然一变,森然的对着广孝说道:“难过广仁说你的脑后有反骨,看来他果然说的没错。既然这样。你们今天都留在我这宗门当中,一个都别走了……”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义身后陆陆续续的出现了百十来名方士。当中还混着前来贺喜、观礼的修士们,广义要成为昆仑方士宗门的大方师,最大的阻力就是广仁和火山。他们两位到来的第一天,广义心里已经在做着翻脸的准备了。

  好在之前广孝已经下了禁制。外面的人就算打成了一锅热粥。只要这座寝室不塌,里面的人便不会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消失了半天的元昌和尚也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他看到好端端的突然翻了天心里正在诧异。向着身边的方士打听清楚之后,才知道刚才是百无求和火山都走在廊下。这一人一妖走对面各不相让,百无求先骂的街。火山被骂得脸上挂不住才教训的二愣子。就为了这么点小孩子的破事,他们广字辈的三个人加上吴勉、归不归就要拼命,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吧?

  看到了元昌出现,广义马上大声喊道:“元昌,念在今日我得了你好处的份上,过来……不要误伤了你。”

  得了好处?元昌听了这话更加不明白广义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微微的迟愣了一下之后。看向了正在冷眼盯着自己的广孝和尚。看到广孝的面色不善,自己心里更加麻烦什么时候得罪的他?今天这些人都是怎么了?

  “大家今天将这三人留下来,有吴勉和归不归二位相助,广仁之流便不足惧!”广义大喊了一声之后,突然身子一闪向着广仁、火山的位置冲了过去。火山狞笑了一下之后,正在前去阻拦的时候。突然被广仁拉到了身后:“应该我来……”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迎着广义冲了过去。两个人速度快的修为差一点的人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就算元昌之流也只是看到无数个残影在不停的换着位置。两个人都没有使用法器。虽然看不清他们俩具体的动作。不过看着广义的身形微微有些迟钝,两个人的胜负高下便已经分了出来。

  这时,广孝打算趁热打铁帮着广仁一举灭了广义。然后他们二人在合力去斗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加上火山相助,吴勉和归不归也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不过就在广义动手的前一刻,归不归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老家伙嘿嘿的一笑。说道:“广义,你想的什么老人家我也想到了。别急,你这么一急老人家我便想拉着吴勉一起来揍你。上次谁和广义在我家门口堵我老人家来着?你要是不急,老人家我也不急和你算账。”

  就在这时,广义和广仁的战场突然发生了变化。两个人不断变化的残影当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血光,随后就见一道白影向后退去。这白影竟然是刚才稳稳站着上风的大方师广仁,知道他站稳之后,众人才看清广仁的胸前出现了一道足有一尺的伤口。这里的服役已经被割开,里面的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就连广义的自己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本来他们都做好了仗着人多一拥而上,给广义、归不归和吴勉这些大人物创造机会的准备。现在看到只是这么一会便分出了胜负,而且赢得人还是自己这边的大方师广义。

  这个时候。看着广仁败下去的广义自己也迟愣了一下,确定了是自己伤了广仁之后,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远处更加迟愣的元昌说道:“元昌,这次有你一半的功劳。等到再过几年,我将大方师的位子传给你……”

  广义的话说的元昌莫名其妙,这时,广孝也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恭喜了,再过几年我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元昌大方师了?元昌你献法器有功,这个大方师真是实至名归。”

  “什么法器?什么大方师……”这时候的元昌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他对着广义说道:“大方师,这龙鳞法器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

  “龙鳞法器?”广义皱了皱眉头,对着元昌说道:“这明明是你献的虚无……怎么会是龙鳞法器?”

  广义说话的时候,站在广孝身前的归不归突然怪笑一声,对着元昌说道:“天下无形的法器有二十七种,出名的有四大名器。元昌,你怎么敢肯定广义身上的是龙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