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六章 各不相让

第四十六章 各不相让

  半晌之后,脸色有些难看的广孝从大方师的寝室当中走了出来。没过多久,元昌和尚倒退着从寝室里面走了出来。大方师广义亲自将他送出门外,广义好像喝醉酒了一样,脸色微微涨红。如果不是元昌极力请他留步,这位新晋的大方师能将这个和尚送到他的寝室当中。

  从广义这里出来的广孝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换了一套干净一点的僧衣之后,又去了太子养病的寝室。广仁的丹药确实精妙,司马衷的皮肤表面渗出来一层淡红色的液体。广孝知道这是药力已经将太子烧毁的毛孔冲开,否则的话就算这次侥幸不死,身体无法排汗也撑不了几年。

  看着太子保住了性命,广孝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落到了肚子里。当下他就一直守在太子的身边,在内侍总管的面前,一遍遍的诵念这祈福的经文。这段时间此间主任广义竟然都没有过来探望太子殿下,只是派了几个身边的弟子前来。广义这样失礼,让内侍总管极为不满。在广孝面前叨叨念念的说回到洛阳之后,要在皇帝面前参奏广义对太子的失礼之罪。

  广义没有出现。就见另外一个和尚元昌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出现了。整整过了大半天都没有见过元昌的影子,内侍总管向广孝询问,却惹来广孝的一阵冷笑,说道:“元昌已经靠上了方士宗门这座靠山,只怕从此之后,元昌大师会以广义大方师马首是瞻,再不会理会我与总管大人这样的闲人了。”

  广孝和元昌都是可以自由进出皇宫,能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高僧。内侍总管敢说广义的坏话,却不敢说这两位高僧。当下总管大人讪笑了一声,正打算说几句话劝劝广孝和尚的时候,广仁从门外走了进来。这样的场合看见这位大方师,广孝显得有些尴尬。

  而广仁也好像没有看到广孝一样,他向内侍总管询问了太子恢复的情况。嘱咐了几句太子复原期间的注意事项之后,便要起身离开这里。就在内侍总管准备将广仁送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巨响。随后一阵不堪入耳的骂街声音传了过来:“红头发的!以前仗着你是大方师敢欺负老子。现在大方师都换人了,你还敢欺负老子。老子回过味来了,合着你是不是大方师都要欺负老子?今天就是今天了。要不你直接弄死老子。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在,就别怪从老子嘴里出来的话不好听——大家都出来看看啊!大方师火山要杀妖怪灭口了……”

  可能是感觉到这几句话没有什么杀伤力,百无求换了一个强调:“老子早就看出来你和广仁不地道了。老子以前嫌脏不说。现在既然火山你要灭口,那就别怪老子不讲究了。大家都来看啊!别听说广仁、火山是什么师徒。他们家就是两口子,是火山榜的广仁……”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外面又是一阵巨响,随后百无求好像杀猪一样的声音呼喊了出来。二愣子已经喊岔了音,听到吃亏的不是自己弟子之后,广仁微微一笑,正要推门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这个时候他不想听到的声音:“火山小娃娃。你倒是一点没点。几百年前欺负老人家我的弟子,几百年后欺负我老人家我的儿子。当年看在你师尊的份上放了你一次,这次欺负老人家我的儿子。老人家我可就不打算再忍了……”

  老人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传来了火山闷哼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归不归做什么手脚,不过听声音火山已经吃了个不小的亏。

  这时候广仁已经不是刚才弟子欺负别人时的表情了,虽然脸上还是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过当中已经多了一分紧张。当下广仁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便出来这位大方师波澜不惊的声音:“归师兄。多谢你带我教训弟子。不过火山怎么说也是做过大方师的人,你也是做过方士的,这样多少有些以小犯上之嫌吧?”

  广孝虽然没有跟出去,不过他人就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廊下的对面站着的广仁和归不归两个人。而火山脸色苍白的站在自己师尊的身后,百无求则靠在老家伙身后的一块大石上喘着粗气。这妖物的胸前通红的一片,本来这里密密麻麻的胸毛已经被少了个干净。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仁。现在这里虽然也叫方士宗门,可这里的大方师叫做广义。大家都是客人,再说你们家开的方士一门早就塌了几百年。现在徐福自称是大方师底气都不足,更别说你们俩这过气的大方师了。”

  归不归之所以胆气这么足,是因为背后十几丈远的院门前,站着冷眼旁观的吴勉。

  这时候,内侍总管也凑到了门口,他怕外面的争吵声会吵到太子修养。正准备乍着胆子过去劝说几句的时候,却被广孝几句话拦了回来:“总管大人,他们神仙打架,你这样的凡人还是不要出去的好。有广孝在可保此处无碍,不过总管大人如果里广孝远了,那就不敢保证总管大人的安全了。”

  看着内侍总管怯生生的回到太子身边之后。广孝在这里下了一个噤声的禁制,随后站在门口看着对面两方人的一举一动。

  怎么说广仁也曾经是大方师的身份,现在出来替弟子出头传出去有些不好听。当下他便想息事宁人也就算了。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归师兄说的对,你我都是广义师弟请来的客人。还是给主人家几分面子的好。今天的误会就这样算了,出了这里的大门,广仁再向归师兄你谢罪……”

  “还是广仁师兄说的对。到底是做过大方师的人,不是我们这些小小修士比得了的。”听到广仁不打算继续纠缠,广孝慢慢的向前几步,对着两个人继续说道:“我们从小长大的宗门已经坍塌,大方师也今非昔比,不过归师兄还是给广仁师兄几分颜面才是。毕竟他们师徒二人都是做过大方师的。火山大方师打了你的公子,又没有打坏打死,还是听广仁师兄一句,就这么算了的好……”

  “呸!秃子你是要把老子往死里整啊,你就是上辈子不积德,现在才不长头发的!”这时候,在归不归背后装死的百无求不干了。二愣子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广孝继续骂道:“秃子!老子刚才骂火山你不出头,火山欺负老子你也不出头,老家伙教育火山你还是不出头。怎么,看到打不起来你就开始出来说便宜话了?还让老家伙听广仁的,凭什么!广仁是你爹?你个王八蛋是火山生的……”

  “放肆!归不归你不管,那广孝我来替你管!”一声大吼之后,广仁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柄长剑。这病长剑在手之后,广孝又想起来元昌送给广义的法器。那样的法器如果在自己手里,那连广仁也要忌惮自己几分……

  眼看着广孝就要冲过来的时候,吴勉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白发男人慢悠悠的对着广孝说道:“孩子动手,当爹的当师尊的都不出手,你一个隔壁邻居那么激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广义带着几个弟子也走了过来。这位昆仑上大方师看到了两方已经摆开的架势,脸上露出来一丝不宜察觉的微笑。随后开口说道:“大家都是一位师尊教出来的,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还是个让一步吧。谁能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