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五章 各自谋划

第四十五章 各自谋划

  虽然老家伙给席应真列出来四个人名(第一个不算),不过他心里还是将元昌作为最怀疑的对象。这倒并不是说元昌露出了什么破绽,归不归只是单纯的找个软柿子捏捏,起码他要比问天楼主,广仁这样的大人物容易下手。运气好真是他的话,归不归自己便对付得了这个元昌和尚。
  
  昨晚见面的时候。归不归不亲假亲找元昌拉关系。借机在这个和尚身上能藏东西的位置摸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找到老家伙要找的龙鳞法器。如果是一般人没有摸到法器差不多就算放弃了,不过老家伙却发现了一点怪异的地方。这个元昌和尚身上别说龙鳞法器,就连一般防身的法器也没有带,这么干净的话那就有点可疑了……
  
  元昌虽然现在靠上了广孝,不过这里毕竟还是叫做方士宗门的地方。就这么只身赴险不带寸铁。元昌什么时候胆子大到这种程度了。归不归可不相信那个什么佛法会保佑这种人。
  
  归不归也是一宿没有合眼,天快亮的时候老家伙悄悄的出来,想着先一步藏在太子的大帐当中,等着早上广孝、元昌两个和尚前来问安的时候,再次给元昌找点麻烦,逼着这个和尚将龙鳞法器现出来。
  
  老家伙出门的时候,正赶上小任叁起夜。小家伙在寝室里面没有找到夜壶,又懒得去茅厕方便,索性站在自己寝室台阶上,正准备脱了裤子方便的时候,突然看到归不归从面前走过。小任叁咬死了归不归大晚上的不睡觉是要去偷看广义的女弟子洗澡。当下闹着有便宜一起占,要看大姑娘洗澡也不能丢下它。
  
  无论归不归怎么解释小任叁都不相信,无奈之下,老家伙只有带上了这个小家伙,一起出了宗门的大门口。被小任叁这么一折腾,天色已经开始亮了起来。这一人一妖赶到大帐前的时候,正看见两个小内侍正在往宗门大门泼着火油。第一次点火被老家伙一口气吹灭,第二次的时候被小任叁施展手段,将火苗溅到了太子的大帐之上。
  
  老家伙当下也没有闲着,看到广孝和元昌冲进了帐篷当中救人的时候,归不归也隐住身形跟了进去。在两个和尚到处搜救太子的时候。归不归再次趁机在元昌和尚的身上摸了一遍,依旧还是没有发现那龙鳞法器的踪迹。如果不是忌惮广孝就在身边,归不归都有直接下杀手逼元昌的打算。
  
  等到广孝、元昌两个和尚将太子送到广仁手中医治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回到了宗门之内,这个时候,大门口已经占满了过来看热闹的修士。因为有广字辈的三个人在场。这些修士也没有人过来显眼,都在远远的看着那位广仁大方师是如何施救太子的。开始还有太子的侍卫打算哄散这些围观的修士,不过接连吃了几个暗亏之后。也没有侍卫再去找修士的麻烦了。
  
  吴勉和百无求、小任叁就混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看到他们三个之后,归不归便笑嘻嘻的凑了过来。白发男人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开口说道:“这次摸到了什么没有?”
  
  “什么都没有摸到……”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老家伙的表情却分明就是老人家我已经摸到龙鳞法器的样子。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用传音之法对着吴勉和两只妖物说道:“就是因为什么都摸不到。老人家我才敢肯定元昌和尚就是偷走了龙鳞法器,杀死百里熙的那个凶手。”
  
  看到听不明白的百无求打算开口相问,担心二愣子的话被其他修士听到。再引起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老家伙抢在百无求开口之前再次说道:“昨晚已经折腾过元昌一回了,况且在火场当中,谁知道这火是不是混在修士当中的刺客放的?他明明感觉到了老人家我在搜他的身,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就好像准备好了,随时随地等着我老人家去搜他一样。傻小子,你别说话,这样的事你都做不出来是不是?觉得老人家我说的对,就点点头……”
  
  看着百无求拼命的点着头,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开口说道:“太子出事,看来这两天谁也别想走了。在住几天吧,老人家我的洞府是不错。不过偶尔出来走走换个环境也不错。”
  
  “随你吧”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总共不到一百天,你去哪我都奉陪。幸好你们定下的时间是一百天不是一百年……”
  
  将太子送到宗门当中的寝室之后,广义的心里便更加别扭起来。自己费尽了心力举办的这次大典,想不到最后成了一个大笑话。笑话还不算,想不到最后这位太子竟然还要放火烧宗门,结果却引火烧身害了自己。听到是太子下令要火烧宗门的时候,广义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一脚踢死这个被烧成活鬼一样的太子。
  
  回到了宗门之后,广义用秘法将广孝召到了自己的寝室当中。对着这个当年的师弟说道:“广孝,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份大惊喜。现在不说这样有没有借储君操控国运之嫌。单单是司马衷死在宗门之内,这件事便收不了场了。到时候你说应该怎么办?”
  
  “我也是想你能借太子之力,稳固宗门的地位。事到如今也不是我希望的。”广孝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好事变坏了,那么我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你我联手,加上元昌直接送广仁、火山下去轮回。到时候天下只有你这一位大方师,时间久了,等到这一代的修士都死绝,水谁还知道你之前有个叫做广仁的大方师……”
  
  “你我联手就能除掉广仁吗?”广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是你想在当中挑拨,我和广仁争斗之下,你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恐怕你会在关键的时候反水。就好像当年五国之乱的时候,突然调转刀口对付我,然后再一点一点的挑拨广仁和广悌,让他们也走我的老路。等到我们三人死绝,便可以报了当年徐福大方师将你排除在大方师继承人名单当中的仇了,是吧?你根本不是想要帮我中兴宗门,广孝你压根就是想要广字辈的人死绝,方士宗门彻底的坍塌再无翻身之日,是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义向后退了一步,和广孝拉开了距离之后,继续说道:“难怪你那么反对我将吴勉、归不归留在宗门当中,你是怕他们俩去阻碍你的计划,是吧?广孝我们是一师之徒,你所学的纵横捭阖,我不是没学过……”
  
  “广义,这几天你心力交瘁,已经失去常心了。方士一门早已经坍塌了,为了让宗门无法翻身,我又何苦助你再开山门?”说到这里,广孝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虽然出了大事,不过好在太子没死。什么话都是说两头的,你尽力救助太子非但无过,反倒有功。皇帝的圣旨册封你为大方师,有我和元昌在宫中助你,广义你便是徐福之后唯一的大方师。”
  
  广义并不是十分有定力的人,本来已经认定了广孝没安好心,定下一石三鸟绝了方士宗门之心。不过被广孝三两句话说出来,他便又开始摇摆起来。大方师的帽子已经让广义看不清面前这人是好是坏了……
  
  这时候,寝室外面响起来敲门的声音,随后元昌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方师,我这里有一件绝妙的法器,想要送与大方师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