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四章 大火

第四十四章 大火

  随着呼喊声,宗门外面也出现了滚滚的浓烟。广孝、元昌两个和尚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急急忙忙施展术法瞬间出现在了宗门外的大帐之前。
  
  二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帐篷已经燃起了冲天的大火,这火势实在太大。众侍卫和内侍已经不可能冲进去救人,有不少侍卫因为救火已经严重烧伤,烧焦的衣服贴在满是红肉的身上,倒在地上不停的沉吟着。
  
  这时候已经没人还有心思管他们,那位内侍总管撕破了嗓子大叫着:“快去把太子救出来!快点救太子…….太子千万不能出事……”叫喊的同时,总管不停的将身边的内侍向着大火里面推。
  
  就在总管大喊大叫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声旱天雷响。随后,还在着火的大帐上方凭空有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大雨出现的同时,广孝、元昌两个和尚已经出现在大帐旁。还没等到大火熄灭,他们俩已经冲进了大火当中。
  
  广孝、元昌冲进大火之时,广义大方师也慌慌张张的从宗门当中冲了出来。昨晚的那场闹剧让广义心里一直憋着气,这一晚上他将自己的寝室里面的摆设砸了个干干净净。怕有人听到广义特意下了禁制,还是他早上想着过去给太子问安,这才早早的出门。没想到一开门便看到门外的熊熊火焰,这才知道宗门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广义冲出来的时候,火势已经被大雨浇灭。因为之前的火势太大,已经烧塌了帐篷当中的木梁。被大雨浇灌之后再也支撑不住,“轰!”的一声之后,大帐在众人的面前瞬间崩塌……
  
  就在内侍总管继续扯着嗓子往大帐废墟当中推人的时候,就见废墟当中走出来两个人影。正是广孝和元昌两个和尚,广孝的怀里抱着已经皮开肉绽的太子司马衷。看着红肉一般的太子,如果不是看到他胸口一起一伏还有呼吸,谁都会以为司马衷已经亡故了。
  
  看到两位禅师将太子救了出来,内侍总管急急忙忙跑了过去。要将太子接过去的时候,被身后的广义一把拉开:“不要动太子,广孝正在给太子续命……”
  
  听到会续命这么严重。内侍总管本来露出希望之色的脸上又变得死灰。这时候,广义冲着身边的几个小方士说道:“去请广仁——大方师来……你,去丹房找避火丹、清凉膏和回血生肌散来。快。快去……”
  
  这时候,看着比死人多口气的太子,内侍总管颤着声音去问广义:“大方师。太子殿下是你我的后台。可千千万万要保住他的性命……大方师你有几分把握?”
  
  “总管大人请放心,有广义在,太子殿下便不会出什么事情。”这时候广义也是心烦气躁。耐着性子安慰了内侍总管几句之后。就见广仁、火山两位正牌大方师已经从山门当中走了出来,看到了烧毁的大帐和没了人模样,正在不停呻吟的太子,两位大方师都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太子危及生命,广义就算是死也不会去请广仁。现在太子深身系他刚刚重开的方士宗门,说什么也不可以让司马衷死在这里。当下。广义硬着头皮冲广仁苦笑了一声说道:“师兄,太子危在旦夕,还请你施加手段。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太子的性命。”
  
  “怎么突然会有这么重的伤势?”广仁看着广孝怀里皮开肉绽的太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随着广义说道:“太子的伤势太重,就算我出手相救殿下的生死也在未知之间。广义师弟,我劝你要早做准备……”
  
  “广仁大方师,这样的事情可不能玩笑……”内侍总管的心都颤了起来,当下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广仁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您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又执掌方士宗门几百年,死人都能救活,别说殿下这点小小的伤痛了……”
  
  “嗯,原来总管大人是知道广仁的……”广仁回头冲着广义作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蜡丸出来。将上面一层薄薄的蜡皮捏碎之后,露出来一个淡黄色半透明的药丸来。
  
  “总管大人,太子伤势太重,除非我师徐福大方师动手。否则就算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要做好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准备……”说到这里,广仁手中的药丸开开慢慢的融化。他将好像猪油一样融化的汁液涂抹在了太子的身上,司马衷本来还在不停的痛苦呻吟,被抹上了药液之后停止了呻吟不说,没过多久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趁着太子昏睡,广仁的手上加快了速度,片刻的功夫已经将太子浑身上下都涂满了这种药液。这时,广义派去的小方士已经拿着丹药回来。看着广仁正在为太子疗伤,广义指派这些方士拿着丹药去为其他烧伤的内侍和侍卫疗伤。
  
  直到将太子周身上下都涂满了药液之后,广仁这才收了手。看到广义的小方士源源不断送上来一些治疗烧伤的丹药和草药散剂,当下叫过来送药的小方士。在草药当中挑选了几十位草药:“将这些草药捣烂,用清凉豪调匀后敷在太子和其他烧伤之人的身上。只要太子能挺过今晚,便可确保无事。”
  
  “多谢大方师,殿下回京之后一定会向陛下如实禀告,大方师您有救护太子之恩,陛下一定会大大的封赏。”内侍总管见到沉睡的太子呼吸匀实,直到广仁所说什么挺过这夜的都是客气话。当下对着广仁一口一个大方师,就仿佛广义死了一般。
  
  向着昨天自己受的屈辱,现在内侍总管对广仁献媚的样子,广义当下仿佛要喷火一般。好容易压制住了心里的火气,当下这位昆仑方士宗门的大方师吩咐自己的门人弟子将太子抬进宗门。将其请进原本就是太子休息的寝室。看样子司马衷怎么也要在这里修养一两个月才能下山。
  
  这时候,内侍总管开始追究起来太子大帐为什么会突然起火。最后从一个因为出来小解而逃过一劫的内侍嘴里,知道了太子昨天睡过了头,加上晚上又太兴昨晚整整一晚都没有睡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太子让内侍去请广义大方师再请仙女下凡侍寝。不过广义的寝室下了禁制,太子派去的内侍没有叫开寝室大门。回来禀告之后,虚火直冒的太子以为广义在故意躲避自己。当下在大帐当中下了太子令,也不管宗门里面住了多少人。让自己的内侍在大门上泼火油,太子司马衷要火烧方士宗门。
  
  也是他倒霉催的。没看到太子大帐距离宗门实在太近。加上当初建造宗门的时候,广义在地下埋了避火的阵法。虽然火油泼了不少,点火之后一阵大风吹过将宗门大火扑灭,等到内侍再点火的时候,有事一阵大风竟然将火苗吹到了太子的大帐之上。随后火势便不受控制的蔓延起来……
  
  没等这人说完,内侍总管已经拦住了他:“胡说!你竟然敢…….离间太子殿下和广义大方师。这明明就是你私自放的火,怎么敢赖在太子殿下的身上!来人,处死此人给大方师赔罪……”
  
  内侍总管要杀人灭口的时候,宗门当中归不归正在对着小任叁说道:“下次记住了,放火的时候要先断了地下的禁制。可惜了,差一点你就报了上次的仇。不过这和尚也沉得住气,这样也不露龙鳞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