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二章 三缺一

第四十二章 三缺一

  这个时候广义还要耐着性子对太子说道:“殿下,方士门中自有对帝君,太子的礼法。如果妄动礼法的话,会对殿下不利。”

  “满朝文武觐见父皇的时候,也要对本太子行叩拜大礼。也没见我有什么不利的地方。”太子有些不耐烦的看了广义一眼,打了个哈欠之后。继续说道:“我以储君的身份,代表父皇从千里之外的洛阳赶过来。你对我磕头,就是对当今陛下磕头。这大方师还有不情愿的吗?”

  这时广义还想解释大方师没有对帝君下跪磕头的礼法,不过侍候在太在身边的内侍总管提醒道:“大方师,现在马上就是子时,再不抓紧时间就是明天了。您还是给殿下磕个头吧。别说大方师你了,陛下曾经下过圣旨的,朝中大小官员,各路诸侯见到太子殿下都要行君臣大礼的。太子殿下的脾气我最知道,您这个头不磕,是完不了的……”

  为了方士宗门重开山门,广义九十九拜都拜过,就差这一哆嗦了。眼看着子时就要过去,加上太子和内侍总管不停的叨叨念念。当下广义的脑袋一热,深吸了口气之后,双膝跪在了太子的面前。对着坐在上面大大咧咧的太子一个头磕了下去……

  看到广义对太子磕头,前来观礼的修士一片哗然。混在人群当中,变化了相貌的广仁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火山说道:“现在开始广义这方士宗门便是一个笑话,自从首任大方师燕哀候以来,还没有对帝君行跪拜礼的。更不要说是一个太子,广义走了下乘……”

  “是啊,这次重开山门就是一个笑话,不知道你们家徐福大方师听说,会不会气的从海上回来,亲手了结广义?”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广仁、火山身边归不归接过了广仁的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还在方士门中那时候,广义是你们几个人当中最硬的一个。可惜了。被一顶大方师的帽子扣在头上,连骨头都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再次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走吧,我们回‘别院’休息吧,这样的广义还是看不见的好。”说完之后。广仁带着火山分开了观礼的人群,没走几步便消失在了人群当中。好在人群当中都是修士,这样的五行遁法并不算什么。而且看到了广义给太子下跪磕头之后,已经有不少修士这样离开,也没有引起谁的怀疑。

  看着他们的师徒二人消失之后,归不归转过头来看着已经铁青着脸爬起来的广义。摇了摇头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大方师的帽子就那么好带吗?压得膝盖都站不直了……”

  这时候,吴勉带着两只妖物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倒不是说这白头发的男人看着广义下跪来气,只是他单纯的觉得大半夜这些人不睡觉。聚在一起实在很是无聊。

  就在归不归也看不下去,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山下有一队人马,点着火把护送两个和尚向着宗门这边走过来。两个和尚都不是外人,身穿百衲僧衣的正是广字辈另外一人广孝。另外一个身穿锦缎僧衣的是那位妖僧元昌。

  本来已经打算回去的归不归马上来了精神,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这两个和尚。喃喃自语的说道:“广字辈的四个人到了仨,就差一个广孝了。今天什么日子,该来不该来的都来了……”

  两个和尚到来之前,已经有带队的官员先一步的跑过来禀告了太子。没有想到这位太子对两个和尚确实格外的热情,当下急忙对着官员说道:“赶紧将两位禅师请过来,替本太子向两位禅师解释。现在大典即将结束,本太子不便起身迎接。请两位禅师千万不要怪罪。”

  吩咐了官员之后,和广义说话的时候,太子又变成了另外的一副嘴脸:“大方师,你这大典怎么如此的繁琐?后面的删减了吧,本太子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在你这大典上停留的太久……”

  刚刚磕了头结果就换来这几句话,广义的脸色铁青,如果不是直到一脚踢死太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个时候太子爷已经化作一团血雾了,当下广义强压这心头的怒火,将后面其他的几个仪式取消,随后那位内侍总管将皇帝陛下的圣旨交到了广义手上,这次世上最为怪异的大典终于算十分不圆满的结束了。

  看到大典结束之后,太子在身边内侍的搀扶之下,快步的走到了刚刚走进宗门前的广孝和元昌两位和尚。见到了两位和尚之后,太子双手双手合十,高讼了一声佛号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信众司马衷见过两位禅师,禅师千里迢迢来召唤信众,是有什么大事要交代的吗?”

  “殿下误会了,广孝和尚与元昌都是方士出身。听说方士宗门重开山门,这次是特开拜会的。”说到这里,广孝从怀里摸出来一串佛珠挂在了太子的脖子上。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和尚讼了万遍真言的佛珠,殿下佩戴之后一定会保佑天下万民苍生的。就是为了这窜佛珠我与元昌和尚才来晚了一步,现在想必大典已经结束了吧?”

  “两位禅师想要观礼,那有什么难的?”太子听到这里,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信众再让他们大方师再举办一次大典就好,那个谁,大方师你过来。刚才的大典再来一遍。快些,再不动手天就要亮了……”

  “殿下不可以这样,没有赶上大典只是我们两个和尚没有这个缘分。”这时候,元昌向前走了一步,对着眼睛已经冒火的广义施礼说道:“故人元昌见过广义大方师,一别多年,大方师风采依旧。当初元昌在方士宗门居住多年。承蒙大方师照顾。今天元昌是特意来还礼的……”

  说话的时候,元昌和尚竟然对着广义跪了下去。随后按着世俗之礼对着这位大方师磕了三个响头,看的一边的太子目瞪口呆:“禅师你这是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小小方士一门的门派之长,怎么受得起禅师你这样的大礼?快点起来,来人!快将元昌禅师搀扶起来。”

  还没等内侍们过来拉起来元昌和尚,一边的广孝和尚已经轰走了这些内侍。随后,他对着太子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元昌禅师能有如今的修为,都是在蒙方士一门大方师广义当年所赐。他只是报恩而已。”

  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元昌,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对着元昌和广孝两个和尚说道:“老人家就猜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两个和尚,元昌,广义对你不薄,我老人家对你也不错吧?怎么眼里只有大方师吗?”

  看到了归不归,元昌先是愣了一下,最后回过头来,表情古怪的看了广孝一眼。随后强作笑脸对着老家伙说道:“当年没有归不归先生,便没有如今的元昌。这当然也是要谢恩的……”

  说话的时候,元昌已经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又是几个响头磕了过去。老家伙见状急忙将元昌搀扶了起来,说道:“老人家可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开个玩笑的。元昌大师你怎么当真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元昌和尚搀扶了起来。给这个老家伙扶起来之后,元昌便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原地,不再敢多说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