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四章 五个人名

第三十四章 五个人名

  “大术士您老人家节哀,我那百里熙兄弟几天前亡故了……”说到这里,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几个正巧就在他那里,可惜晚了一步,害死百里熙兄弟的那个人跑了。这人有意的掩藏住了外貌和口音。就差那么一点点,还是让他……”

  “老家伙你不要说话。”没等归不归说完,席应真已经拦住了他,随后将小任叁抱在了桌子上,对着这个小家伙说道:“术士爷爷不信这个老家伙的话,我的儿,你来说,百里……他真的亡故了吗?”

  小任叁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生生的挤出来两滴眼泪。叹了口气之后,抱着席应真的肩膀说道:“老头儿,我们人参亲眼看见的,好惨啊……你要给百里熙报仇……”

  随后。小任叁将那天自己看到的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除了后来归不归私吞法器的那一段,其他的也没有什么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到百里熙的心脏被挖出来,最后就是死在这伤口的时候,席应真的眼睛几乎要冒出来火一样。

  这时候,归不归在一边补充道:“百里熙兄弟临死之前还没忘大术士您老人家,他说当初您让他炼制十三件法器。本来他打算精益求精的,所花费的时间便慢了一点,只打造出来三件法器。没有完成您老人家的心愿,可怜他死的时候都没有……合眼……”

  “难为这孩子了,当初我也是一句戏言,想不到他还当了真……”说到这里,归不归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随后想起来什么事情。他又继续说道:“早年前,这孩子专程到许昌找过我,说得了两块真龙逆鳞。打算从中省下给术士爷爷我打造一套法器。难得他百十来年不见,还能想起来我这个过气的师尊……”

  说到这里,席应真再次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也没有看出来害了百里熙那人是谁吗?连你都不知道他是谁,你让老人家我如何去给孩子报仇?”

  “你老人家正巧提醒我了,之前百里熙答应给您打造的那副逆鳞。现在已经落入那个贼人之手了。日后如果有人使用那龙鳞法器,不是凶手也和凶手有莫大的关系。”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本来还想给百里熙兄弟招魂的,不过您老人家不在,怕您误会有拷问魂魄之嫌,也不敢轻易动手。”

  听到归不归也没有凶手的下落。席应真便直勾勾的盯着这个老家伙。看了半晌之后,大术士突然开口说道:“好,术士爷爷我就当你不知道凶手是谁。老家伙,给术士爷爷五个人名。

  席应真的话一出口,归不归马上明白这是什么一丝。当下苦笑着说道:“老人家您客气了,如果能说出来五个人名的话。我早就把最怀疑的那个人告诉您老人家了。这不实在是猜不到那个人是谁?他是怎么进到谁也进不去的法器当中,又是怎么能在百里熙面前突然发难,又怎么能找到您过气弟子藏起来的法器?”

  看着席应真没有阻拦他的意思。归不归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实话实话,百里熙平时藏在他的乌……法器当中。轻易不出来。能打开法器放他进去,又能没有丝毫防备面对面被这人偷袭。还能找到百里熙藏起来的法器。大术士,除了您百里熙还会对谁这么殷勤?您当句玩笑话听,非要五个人名的话,第一个人就是您老人家了……”

  听归不归怀疑自己,席应真没有丝毫恼怒的表情。冲着老家伙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好,席应真算是第一个人名,老家伙你继续说,后面还有四个。”

  看到席应真没有恼怒的表情,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反而更加纠结了起来。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第二个是广孝。广孝还在方士一门的时候,便和百里熙有些私交。当初广孝和他的弟子灌无名二人的法器都是出自百里熙之手,广义想要请百里熙炼制法器,还要拖了广孝的关系,这才得了一件。如果说有第二个人的话,那就是广孝了。广孝诡计多端。随便编一个找百里熙叙旧。炼制法器的借口便可以和百里熙见面。”

  “嗯,第二个是广孝,术士爷爷我记下了。你继续说……”

  归不归歪着脑袋想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第三个是方士一门前任大方师广仁,虽然方士一门崩塌了,不过他这个大方师找上门的话,百里熙也要请他进去。不过防备广仁会突然下手。虽然后来我也和那个凶手交过手,不过那人从头到尾只是用从百里熙那里得到的法器,没有显露真实手段。看样子就是我们身边的熟人所扮。”

  “广仁第第三个,好,你现在可以说第四个人名了。”

  “本来我想说广义的,不过广义没有那个城府。”归不归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之后,再次说道:“广义有这两下子的话,早就和广仁争大方师的位置了。既然不是广义,那就只有已经二合为一的楼主了。想百里熙钟爱珍奇的天才地宝。用某件天才地宝或许可能将百里熙诱骗出来。凭着楼主现在的本事也是仅次与您老人家,如果不是担心我们看出来他的破绽,再通报您老人家。这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只求得了那几件法器之后快速逃走。”

  “嗯,第四位是问天楼主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最后一个人名了。”席应真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前面四个人都和老家伙你有仇。是不是用术士爷爷来给你报私仇我也不去管他。不过如果日后术士爷爷知道杀死百里熙的凶手不在这五个人名当中,我杀了那个真凶报仇之后,还要回来杀你给今晚错杀的人报仇。好了,老家伙说出来最后一个人名,这里便和你们无关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老家伙吓得吐了吐舌头。嘿嘿笑了一声缓解气氛之后,想了半晌这才继续说道:“最后一个就是元昌了,这个小和尚的心智不亚于他的师尊楼主。想要哄骗百里熙出来见面,应该也不是难事。元昌常年担心两位楼主要谋害他,身边想有几件强大的法器也是正常的。”

  说到这里,归不归终于将五个人的名字说了出来,随后冲着席应真继续说道:“术士爷爷,但凡能想到是谁有本事能害了百里熙,我已经都说完了。如果您要找的人不在这个人名单里,那么归不归我自己把向上的人头切下来给您老人家。”

  “到时候就看要找的人在不在这里了。”席应真最后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老鸨说道:“姨娘,术士爷爷家里还有些事情,要尽快赶回。你回去和凤兰说,家里的事情办完,术士爷爷我还要再回来的。”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从怀里面掏出来三块马蹄金,扔在了老鸨的面前。当下也不听老鸨虚情假意的客气,直接将小任叁抱在怀里,转身向着望春阁门外走去。老鸨还没等客气,那个老术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下,席应真先到了吴勉、归不归的居住的客栈当中。人齐之后,三人二妖使用各自的术法回到了辽东君,再次到了百里熙的法器门口当中。归不归指着远处的坟头说道:“术士爷爷,那个就是百里熙兄弟的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