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三章逛院

第三十三章逛院

  浅埋了百里熙的尸骸之后,归不归先是在这座地下法器中的法器里面转了整整一天,当天晚上老家伙什么都没做,一趟一趟的往自己的洞府里面搬百里熙的这点家底。想不到这位炼器第一人这小一千年炼的法器最后都便宜了这个老家伙。

  一些小件的法器直接通过五行遁法搬到了老家伙的洞府,剩下一些大件不适合遁法搬运的,老家伙直接和百无求一起搬到了马车上。看着马车的两只轱辘已经陷到地里。最后还是小任叁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当我们人参眼瞎吗?里面的法器都应该是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的吧?他和我们人参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这些东西归他以后早晚都是我们人参的,现在这样早晚便宜你们家儿子,别说我们人参看见席应真老头儿的时候,替你说点实话。”

  “这点东西早晚是你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一脸无所谓的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小娃娃你也不是不知道,百无求早晚是要和我老人家同归于尽的。这些东西吴勉用不着,还早晚不是你的吗?归了席应真那个爸爸有什么好处,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喜欢收弟子玩。手还松,真的收了一个对眼的弟子不得意思意思送件法器什么的吗?反正又不是自己炼制的。花别人的钱不心疼。

  等到他想给你留点什么念想的话,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给你留了几件法器。说句不该老人家我说的话,真有个修炼术法的女修士把自己豁出去。别说是几件法器了。他连你这个人参娃娃都能舍出去。”

  想想席应真的人性,把自己送人他可能做不出来。不过真有什么女修士以身殉法的话,那个老头儿八成真的能把这些法器一股脑的都送出去。

  当下,小任叁这才没了话。归不归这才安心的带着百无求去最近的市集又买了一架马车回来,他们和法器分乘两架马车向着龙门山的洞府行驶过去。安置好了这些法器之后,归不归这才和吴勉商量起来去寻找席应真的事情来。

  之前在襄阳城中那次,席应真是从洛阳城中娼馆赶过来的。不过时间过了那么久,那个老术士总不会在朴(河蟹)了这么久吧?除了这个之外,几个人也再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当下也只能过去碰碰运气。谁知道老术士会不会跟那个相好的说漏了嘴,说出来自己要去什么地方。

  当下,这二人二妖运用个字的术法、妖法到了洛阳城中。先包了一家客栈住下。随后跟着客栈老板打听洛阳城中哪家娼馆有名。听到这位客官不远千万特意来洛阳城中逛窑子,客栈老板脸上的表情开始丰富起来。

  “几位老爷你们问我就说问对人了。不瞒几位老爷,小的我也有这么点小嗜好。”客栈老板也顾不得小任叁这个小娃娃就在身边。说起洛阳城的娼馆张嘴就开:“论起来娼馆来,洛阳城中首屈一指就数东城的逍遥阁了。逍遥阁有官家的关系,收的都是一些犯官的妻女。比起来其他娼馆的那些庸脂俗粉。逍遥阁里的姑娘都是一水的大家闺秀……”

  没想到归不归开始笑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隙,不过听到逍遥阁里面都是一堆大家闺秀的时候,连连摇头说道:“这个不好。爷们儿几个就喜欢庸脂俗粉,越庸越俗越好。”

  “原来老爷们儿都是性情中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客栈老板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就数南城的望春园了,里面香气扑鼻,莺声燕语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我们洛阳城的男人上到八十九。下到刚刚懂事的雏儿,兜里只要趁俩都扔到望春园了。”

  看着百无求一脸不信的表情,客栈老板有点急了:“这位老爷您还别不信,您出了我这客栈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是不是有个快蹬腿的老头子,在望春园里面住了好几个月。那钱花的……”

  “快蹬腿的老头子……”听客栈老板说到这里。除了吴勉之外,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随后归不归笑嘻嘻的说道:“就这个望春园吧,老板。你帮我们指路……”

  “饭都不吃直接朴院?这心也太急了吧。”客栈老板嘀咕了一句之后,还是恭恭敬敬的带着他们到了大门口,指着南边的一片民宅说道:“您走到南城城口。就能见看望春园的招牌。您不把小少爷留在店里?是、是,小的多嘴了……”

  除了吴勉觉得无聊没去之外,剩下的一人二妖乘坐马车到了南城,顺着客栈老板指的方向,很快便看到了一个挂着粉红灯笼的望春园。由于天色尚早还不到接客的时间,望春园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些上了年纪,已经接不了客人的老妓还在里面擦洗。

  四人进园之后,马上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老鸨一溜小跑的到了近前:“几位老爷来的不是时候,您先在街上逛逛,等到掌灯之后再进来。现在姑娘们正在梳洗打扮,还见不得客人——您这怎么话说的。一进来就给钱,还给这么一大块金子……姑娘们谁打扮好了就下来见客……”

  老鸨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拿出来小半块金锭,放在了老鸨的手中。看到老鸨会错了意,当下归不归继续说道:“小妹妹你误会了,老爷们今天不是来找姑娘开心的。是来带着家里的少爷寻亲的。听说你这里有位常住的恩客。那是我们家席老爷,老爷在外面院子里住的久了,夫人担心老爷带的钱财不够。玩的不痛快。这就让我们带着小少爷来给老爷送钱,顺便也让我们家少爷见见世面。再过二年少爷就要是长大了,也要出来散钱。有些东西还是早点明白的好。”

  这几句话说完,久经事故的老鸨都不知道这么接话了。这辈子见过不要脸的事儿多了,这么臭不要脸的家风还是第一次见。老子朴院婆娘不放心,派儿子过来送钱,还顺便送这个七八岁的小小子到娼馆来见市面。老鸨卖了一辈子,看见‘天真烂漫’的小任叁都觉得自己脸上烧的慌。

  就在这个时候,小任叁已经不等老鸨说话了。它自己已经开始满屋子连窜:“老头儿你在不在啊……看看谁来了……你到底在不在啊……”好在现在不是接客的时间,小家伙只是吓到了几个正在换衣服的妓女,看它小小的年纪,也没人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也在小任叁仗着自己小孩子的模样。趁机偷看妓女们换衣服的时候。后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儿任叁来了吗?你等着爸爸,我把裤子穿上就来……”

  “可不是我们人参吗?老头儿你慢点穿裤子,不急。我们人参先转转。”听到这么快就有了席应真的回应,小任叁的脸上还有些甘心的表情。当下打了个哈欠,满脸无聊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对着老家伙说道:“想不到第一家就找到了,早知道还不如去那个什么逍遥阁呢?什么大家闺秀我们人参也不挑。”

  “我的儿你要去逍遥阁吗?一会爸爸我带你去见见世面。”这时候,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一边提着鞋一边从院子里面走了过来。听了他的话,老鸨更加肯定了这一家的好门风。

  看着席应真和小任叁亲热完,归不归这才过来陪着笑脸,客气了几句之后,说道:“大术士,还有件事情要和您说一下,您哪位炼器第一人的弟子百里熙几天前亡故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席应真的眉头已经立了起来,盯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