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一章 晚了一步

第三十一章 晚了一步

  “老家伙!这下面被挖空了。下来的时候小心别被摔死。”百无求在下面喊了一句之后,便没有了下文。好像是被吴勉叫到了什么地方,归不归叫了几声,都没有得到下面那一对‘爷孙’的回应。

  “傻小子你到底管谁叫爸爸?”看到百无求和吴勉走了近了,归不归心里冒出来一股酸水。不过这句话马上被他身边的小任叁堵上:“老不死的,是问那个亲的吗?这个你也想知道吧?”

  说到百无求的亲爹,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老家伙这些年费了不少手段,都查不到自己这便宜儿子在妖山的底细。得到的那一点点消息只是证明百无求没有丧失记忆之前,便是妖山有名的二傻子,仗着妖王宠爱和一个谁敢欺负它,就和谁拼命的大哥百疆。除了那个妖王私生子的传说之外,再也说不通为什么老妖王对待这个二傻子,会比对待自己亲生儿子还好了。

  “其实百无求就是老人家我生的,你以为当年我老人家去妖山就是为了陪徐福去定盟约的吗?”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小任叁夹在自己的胳膊之下。向着法器入口里面看了一眼之后,带着小家伙从这里跳了下去。人参娃娃被老家伙夹着不舒服,知道这是自己说了归不归不喜欢听的话的报复。当下在被老家伙带下去之前,最后来了一句:“这话老不死的你没事就心里多说几句,说多了你自己就信了。”

  跳下去的一瞬间归不归已经施展了腾空之法,漂浮在半空中,慢悠悠的向着底部落了下去。

  百里熙的法器之前也进来过来几次,不过这次下来里面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百里熙竟然将整个狼山腹地直接打通到地下,难过刚才百无求还一阵子才摔到地上。要不是它那破锣嗓子一样的大嗓门,还真的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当初的法器不是蛮好用的吗?连广仁都没有办法打碎。好端端的百里熙来这么一个大改动做什么?落到一半的时候,老家伙看到了吴勉和百无求。现在白发男人和自己的便宜儿子在一起,这一人一妖不知道在说什么。百无求的脸上满是惊讶之情。

  看到了他们俩之后,归不归加快了下落的速度。片刻之后便带着小任叁落到了吴勉的百无求的身边,刚想询问他们俩下来之后看到什么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忍不住先开口说道:“老家伙,小心点,小爷叔着道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到了吴勉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割开了一道口子,虽然里面伤口已经愈合,不过开始看到了割开的衣服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迹。虽然没有看到吴勉是怎么受伤的,不过老家伙也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他在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的法器便宜别人了?百里熙那个老家伙凶多吉少……”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吴勉手中突然出现了那柄法器贪狼。当下白发男人对着头顶法器入口的位置虚劈了一下,伴随着一声巨响,法器入口的位置瞬间崩塌。这唯一的一处光源被轰塌之后,这里顺便变得漆黑一片。好在这二人二妖都有夜视眼的本事,在黑暗当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好了,现在谁都出不去了。试试看打开上面的入口我能不能知道,想要安心的出去要先解决掉我。”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你手上的法器是我的,好好替我保管,一会我要拿回来……”

  吴勉说话的同时,头顶入口的位置突然掉下来几块碎石。就在碎石落下的一瞬间,吴勉突然手握贪狼对着另外一边的洞壁上挥舞了过去。刀风落下的位置,传来一个男人的惨叫声,随后又基地鲜血从那里落了下来。

  “这次你躲的快,还有下次,别急……我们一次一次来……”说话的时候,吴勉的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头顶上洞壁的位置。只要有一丝异动,他手中的贪狼就会挥舞过去。

  现在这法器当中静悄悄的,百无求捂住了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影响吴勉寻找那暗算他的人。这样过了半晌之后,众人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你们不担心……”

  他的话刚刚出口,吴勉手中饿贪狼已经对着他说话的位置劈了下去。不过那人也做好了准备,只说了几个字身体便转移到了其他的位置。仗着有那件龙鳞法器,下面的二人二妖都没有发现这人的行踪。换了一个位置之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百里熙吗?法器在我手上……”

  话音未落,吴勉手中的贪狼已经再次挥舞了出去。那人一边逃窜一边继续说道:“百里熙现在怎么样了,你们一点不担心吗?”

  “你们俩跟着老人家我走!”听到了那人说到了百里熙,归不归的心便沉到了谷底。那个人说的没错,这专门为吴勉定做的法器能到他的手上,已经说明那位炼器第一人凶多吉少了。当下,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向着纵深的位置跑去,希望还有机会能救出百里熙来。

  看这这里的样子,百里熙应该已经放弃了上面的区域。跑出去一百几十丈之后,便在地上发现了另外一个法器的入口。从这里下来是一个青铜打造的楼梯,走下来之后便看到了一个满是琉璃的世界。

  这一片地下世界里面,每隔十丈左右便在墙上安置了几枚拇指大小的夜明珠。虽然不能说亮如白昼,起码将周围的事物看清楚还是没有问题。这里是一个长廊的布局,一直往前看不到尽头,没过十几丈的位置便开凿了一个内洞,看着还是百里熙以前的风格。

  “百里熙!老家伙你在哪里?出点声告诉你还没死……”归不归一边往前走一边呼喊着百里熙的名字,希望这个老家伙的运气好还能有口气。仗着他白头发长生不老的体制有口气便死不了。

  不过一连叫了几声始终不见那位炼器第一人的答复,当下一向沉稳的归不归也开始有些急躁起来。一连路过十几个内洞都没有触动什么法器,归不归便将百无求、小任叁和自己散开,分成两路去寻找他的下落。

  分开寻找了半晌之后,归不归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百无求的声音:“老家伙……你过来吧……那个谁要走了……”

  这句话几乎做实了归不归之前的猜想,当下老家伙急急忙忙向着百无求那边跑去。片刻之后,跟随着自己便宜儿子的声音进到了一间内洞当中。就见百无求和小任叁站在一个倒在地上的人身前,那个人正是当世炼器第一人百里熙。

  现在的百里熙胸前开了一口血窟窿,里面的心脏已经被人挖了出来,仍在旁边的桌子上。一般的人这个时候孟婆汤都喝了几碗了,不过百无求到底是炼器第一人,一个奇奇怪怪的青铜匣子当在他的身边,匣子里面伸出来两只管子直通百里熙本来应该防着心脏的胸口。

  看来就是这个东西到底心脏替百里熙撑了这么久,看着归不归过来,百里熙惨笑了一声,用尽全身的气力说道:“早一步…法器还是……你们的……”

  “别废话,老人家我到了,你就死不了。”归不会看着桌上已经一动不动的心脏,擦了擦手心的冷汗之后,将心脏拿了过来,对着百里熙说道:“你是白头发的不死之身,想死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