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九章 报复

第二十九章 报复

  广义、广孝离开之后,归不归从洞府当中走了出来。刚才连广孝都以为这个老家伙已经逃遁,连他那样心智的人都没有想到归不归没有远走,只是回到了洞府当中。

  眯缝着眼睛看向刚才广义、广孝所在的位置,老家伙古怪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有点意思了。你们后面还有大事。能是多大的事……”

  “比老家伙你大的事”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白发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了老家伙的身后,随后这个带着几分刻薄的声音继续说道:“还以为你能挑拨他们俩死一个才算完,雷声大雨点小,难为你这张好嘴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当下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能说出这话来,那么说你看热闹也有一阵了。看见老人家我被广孝追着跑,也不说出来帮一把。要不是我老人家的运气好。现在你已经蹲在地上一块一块把老人家我拼起来了。”

  “你被广孝追着跑?不是你和广孝一起对付广义吗?”吴勉难得正常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是怎么惹到他们俩的,能这么齐心一起来对付你?”

  “担心我们和广仁联手吧,老人家我如果今晚死在他们的手中,第二个就是你了。”归不归笑嘻嘻的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广仁和火山了。广孝吃准了徐福那个老家伙不会回到陆地。解决了我们四个,他的昆仑方士一门就可以安心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转了话题,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突然过来又为了什么?”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你把百无求打发回来,谁知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背着我们藏了什么私货?守着你这样的老泥鳅,不盯紧一点都不行……”

  回到了龙门山的洞府之后,归不归先是带着百无求一起,将这座洞府重新打造了一遍。老家伙这次花了些力气,将本来已经不小的洞府又向纵深扩展了不少。经过再次修缮之后,居住起来更加舒适了许多。

  忙活了大半年改造好了洞府之后。归不归再次开始忙乎起来炼丹的事情来。算起来老家伙的衰弱之期也快到了,没有丹液在手这心里实在是不托底。

  当下,归不归将准备好的天才地宝连同长生炉一起关在一件洞室当中。终于开始忙乎起来炼丹来。吴勉眼巴巴的看着洞室里面时不时便冒出来一股丹霞之气,本来以前炼丹都是归不归陪着自己的活。不过自从在百里熙那里证实自己没有炼器和炼丹的天赋之后,便不再去碰这样的事情。不过吴勉自傲的惯了,心里还是不服气自己凭什么炼制不出来丹药、法器。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终于到了丹药出炉的时候。不过老家伙的运气不好。开炉之后看到丹药的成色不对,也没有什么丹药溢出。当下唉声叹气了一番,好在归不归事先做好了准备,休息了三天之后,便开始炼制第二炉丹药。

  炼成这长生不老的丹药需要一些运气,就连徐福都不敢说能一次就炼出丹药的。又过了三个月。一天深夜吴勉突然闻到一阵奇异的丹药香气。片刻之后便听到归不归那嘶哑的嗓子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哈……二、四、六……三十六颗药丸!就问你服不服!徐福,你第一次炼丹的时候老人家我不在身边,听说你是炼废了三十三炉之后,才成了第一炉的。怎么样?老人家我这是第二炉!”

  看着洞室当中归不归面红耳赤的样子,吴勉慢悠悠的来了一句:“老家伙你是不是把谁忘了,有个人第一炉就成丹。你前面还有个人……”

  归不归回头看到了站在洞室门口的吴勉。当下在丹成的狂喜之下,也忘了什么叫做低调。当下嘿嘿一笑,竟然敢对着吴勉说道:“现不说是那个人是不是自己炼的丹药。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那个人后来自己又炼成了几炉……”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炼丹的洞室里面突然电闪雷鸣。这几个月已经被熬干了心血的归不归没有扛住几下,便倒在地上抽搐起来。任凭雷电和黑紫色的火球不要钱的打在自己身上。

  半晌之后,吴勉才慢悠悠的从洞室里面走了出来。躲在外面的两只妖物这才钻了出来,走进了洞室里面将倒在地上的归不归搀扶了起来。

  百无求将自己的‘亲生父亲’抱起来,拍了拍他的脸,说道:“老家伙你还是不长记性,你当你叔叔是老子我这么好脾气吗?哪壶不开你就专挑哪壶。还问他后面炼成几炉?他糊了那几炉不是你给他收拾的吗?”

  “你小爷叔可没说炼丹的事…….”听到了自己便宜儿子的声音,归不归睁开了一只眼睛。确定了吴勉已经不在这里之后,这才把嘴里的后半句话说了出来:“他刚才说想起来在襄阳。我老人家喷了他满脸的酒……这么多年老人家也习惯了,这几年算不错了,起码动手还有点理由。起码不是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问你爸爸我归,还是不归了……”

  吴勉的手段早已经不能在归不归身上留下伤痕了,只不过老家伙还要给白发男人一些面子。确定了吴勉已经离开之后。归不归这才爬起来直奔丹炉:“你们把对面桌子上的瓷瓶拿过来,大的装丹药,小的几个装丹液——丹药呢?丹液……”

  老家伙刚才挨了吴勉的揍,正趴在地上装死的时候。那个白发男人竟然将丹炉里面的丹药和丹液一股脑的卷包会了,现在的长生炉里面就好像刚刚刷过了一遍一样,干净的能照出来归不归的影子。

  前后两次大半年的心血这就算白费了。归不归的第一个反应是去找吴勉讨要,不过想起来刚才的苦,老家伙只能忍下了这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蹲在地上。缓了大半天之后,又取出来一份天才地宝,准备炼制第三波丹药。

  不过归不归的好运气似乎在第二炉丹药的时候已经用完了,接下老家伙一连三炉全部炼成了废丹。虽然之前这么多年存的天才地宝不少,不过也经不起连续炼制五炉丹药。归不归也在怀疑自己现在的运气走下下路,不适合继续炼制丹药。这才一百个不情愿的收了手。

  老家伙休息了几天之后,本来打算出门继续寻找炼制丹药的天才地宝。不过这个时候他那片儿椅子突然想起来件事情:“老子突然想起来件事情,小爷叔不是还有件法器找百里熙打造吗?还有广仁输给咱们的那块龙鳞,这都几年了?龙都长大了,那法器是不是也差不多了……”

  “傻小子你不说,老人家我差点忘了。”归不归这二年一门心思都在炼丹上,虽然当中偶尔也想起来找百里熙炼制的法器。不过想到法器到手也是便宜吴勉,当下便没有那么上心了。

  现在给百无求提醒,正好借机出去散散心。运气好的话回来第一炉丹药便可以再炼制出来,当下老家伙找了吴勉商量。收拾了一番之后,便由百无求驾车,这二人二妖乘车向着辽东的位置行驶过去。

  途中无话,这一趟跑了将近一个月。几个人终于到了辽东狼山山脚下,吴勉、归不归从马车上下来之后,白发男人突然皱了皱眉头。看了身边同样面色有些古怪的归不归说道:“出事了,整个山都是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