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八章 多疑

第二十八章 多疑

  “说的好,这么多年不见,广孝你这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本事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那人的话刚刚落地,归不归已经听出来说话的声音正是百多年未见的广孝。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过你这主意打得真好,挑拨广义和我老人家拼命。你自己在一旁看热闹。等到我们两败具伤的时候,广孝和尚你再出来捡便宜。到时候你只要动动手指头,老人家我和广义便都交代在你的手上。然后和尚你回去宣称广义死在归不归的手上,广孝和尚你已经给大方师报了仇。到时候昆仑山上的方士宗门群龙无主,你的辈分最大,自然你替广义做了第二任的大方师。不是我老人家夸你,好计策啊,老人家我真没有破解的法子…….”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暗中运用五行遁法。不过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片区域已经下了禁制,不能再使用遁法。

  “老家伙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喜欢胡说八道。”说话的时候,一个身穿破旧僧衣的光头和尚从另外一边的黑暗当中走了出来。正是当年广字辈四个人当中,被徐福断定有反骨要另投他教的广孝。

  冷笑了一声之后的广孝,看着还是没有动手意思的广义。说道:“如果大方师你信了归不归的鬼话,那么广孝替大方师去了结这个老东西。等我耗尽归不归的术法,大方师再来助力如何?”

  当初徐福还在陆地之时,广孝便显露过自己纵横捭阖的技艺。当年方士势大,以赵国为首的五国暗中联手要彻底铲除方士宗门。已经将各自国中的宫廷方士都拘押了起来,只等五国联军集结完毕,直奔方士宗门将其彻底铲除。

  就在联军集结的时候,广孝单人匹马的到了五国王京。先后在七天之内见过了这五家君主,也不知道广孝是怎么说的。就在三天之后赵国和魏国突然反水,两国联军将五国联军最弱的中山国灭掉。其余楚、齐两国见事不好马上退兵回国,都在担心赵、魏两国会乘胜再来攻打他们二国。

  本来五国联军讨伐方士,转眼间便被广孝的三寸不烂之舌化解。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纵横几国讨伐方士一门。只能看着方士一门越做越大,到了秦始皇统一天下之时,连始皇帝都不敢轻易的动方士一门了。

  广孝给广义出得计策本来正如归不归说的那样。先由广义动手吸引归不归的注意。然后广孝突然杀出来,两个人合力了结归不归。不过一开始对处理归不归,他们两个人的意见并不相同。广义打算拉拢这个老家伙为已用。不过广孝的一句话马上打消了他的这个年头:“大方师要拉拢归不归,那吴勉您打算怎么处置……”

  回想那个白发男人翻白眼的样子,广义的心里就觉得别扭。广孝接下来又说了几句之后。广义便彻底的放弃了归不归。既然是绊脚石,那么还是早一点踢开的好。

  广义本来就是多疑的性格,现在被归不归几句话一挑拨,这位昆仑大方师广义马上动了心思。这个老家伙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广孝真存了那个心思,自己白白赔上了昆仑山那方士一门的基业不说。还要把性命搭上。现在听到广孝要打头阵,当下也不阻拦直接默认了。

  看到广义的态度,广孝冷笑了一声之后,突然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去。论起来真实实力,老家伙要在广孝之上。现在看到这个昔日的师弟冲着自己发难,归不归古怪的一笑。随后他不做任抵抗的动作,身子一闪向着广义那边窜了过去。将广孝引到了昆仑大方师的身边。

  看到广孝和归不归向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广义的眉头皱了一下。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来当初广孝说服赵、魏两国反水灭掉中山国的往事。为什么他们俩不动手,反而向着自己这边跑过来?难不成他们二人已经暗中定好了什么针对自己的计策吗?当初广孝能说动赵、魏反水灭掉友邦,现在就可以和归不归暗中联手对付自己。刚才说的好听,为什么动手的时候两个人却冲着自己来了……

  一瞬间,广义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就在这时,归不归又添上了一把火:“计成!今晚广义死在你我的手下,广孝!下一任的大方师就是你了……”

  “广孝你个王八蛋!”听了归不归的话,广义瞬间‘明白’了过来。当下凭空从空气当中抽出来自己的铜剑法器,铜剑周身泛着雷电之光。在一阵轰鸣的雷声当中。对着已经冲到他身边的归不归续劈了过去。随后一道银白色的电光从剑尖中迸发出来,向着归不归打了过去。

  老家伙早有准备,在广义这一剑挥下来的同时。他的身子已经凭空消失,那道电光直接对着归不归身后的广孝去了。老家伙人消失的同时话却跟上了:“小心广义的剑极!我们俩前后夹击他!”

  广孝躲过了广义的剑极之后,便放声大骂:“广义你不要听归不归的胡话!再不动手的话。这次的机会就要错失了!时间长了老家伙未归,吴勉一定会前来查看的。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

  “说的好!广孝你就这么说。扰乱广义的心智他就无路可逃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又凭空出现在了广义的身后。对着这位昆仑大方师的后背就是一下子。如果不是广义撤剑回救,自己已经伤在归不归的手上了。

  广孝追赶归不归,归不归却来攻击自己,这已经做实二人准备要联手对付自己了。当下广义心里认定自己被广孝坑了,既然他们俩要坑害自己。再动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手中的铜剑发出来好像龙吟一般的声音。随后广义的身体一晃。现场凭空出现了几十个和他一摸一样的人。

  这是广义在自己让给广仁的弟子左慈那里学来的幻术,但就这一下来说,广义仗着自己充沛的术法。效果已经强过左慈。

  心中恼怒广孝背叛自己,当下几十个真假广义都冲着这个和尚去了。每个人都对着广孝挥剑,几十道电光将这里照耀的宛如白昼一般。一时之间,广孝分不出来真假不敢迎接,当下只能逃遁避开了这一剑再说。

  看到面前的广孝消失,广义急忙回身开始寻找归不归。不过那个老家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时候,广义的心里开始琢磨了过来。刚才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能成为徐福亲传的广字辈弟子,广义便不是笨人。只不过他的生性多疑,当初左慈给广仁为徒期满之后,想要重回广义门下,不过广义又怕左慈得了广仁的好处,回到自己身边做细作。当下拒绝了左慈回归,才让广仁便宜了这么出名的弟子。

  不过现在看到归不归没有趁着自己攻击广孝的时候来占便宜,而是直接逃出了禁制的范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使用五行遁法逃走了。

  “大方师你终于明白了……”这时,广孝满脸无奈的出现在广义的面前。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

  “一场误会,一个小小的归不归,翻不了天的。”广义脸色有些尴尬,又放不下自己昆仑山大方师的架子。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此事广孝你也脱不得干系,如果之前是你冒头吸引归不归,我出来夹击,此事便万无一失。还是你行事不密。”

  听到广义将过错推给自己,广孝深深的吸了口气,才不致当场发作起来。当下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大方师说的是,一个小小的归不归,翻不了天。我们还是尽早回去,大事不可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