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七章 狡兔几窟

第二十七章 狡兔几窟

  进入了浓雾当中之后,后面隐约的传来广仁叫喊归不归的声音。不过在老家伙刻意的回避之下,后面广仁的声音越来越远,冲出浓雾当中的时候,已经将身后广仁那艘船甩的无影无踪。

  由于没有广治的海图,吴勉、归不归这艘船还是在大海上航行了几天之后。才算回到了陆地。上岸之后,归不归将整条大船都送给了舵手。嘱咐他们不要回到那片大雾的海域之后,便和吴勉带着两只妖物乘坐马车到了西蜀腹地的一处叫做龙门山的高山之下。

  在这里不动声色的做了记号之后,归不归吩咐二愣子直奔成都。到了成都城,他们二人二妖同时使用五行遁法和妖法再次聚集在龙门山山脚下的聚集之处。

  回来之后,归不归是铁了心要搬家的。之前老家伙三番五次的表明自己已经没有其他的洞府,不过还是时不时的便将吴勉和两只妖物带到新的洞府。虽然每次都发誓这是最后一座洞府,不过就连百无求都不当他的誓言当回事了。用二愣子的话说:“老家伙,你就仗着自己死不了。就欺负老天爷吧。”

  归不归藏在这里的洞府,是他众多预备着和徐福翻脸那会建造的洞府之一。不过当初老家伙发现这洞府也是机缘巧合,那是他从附近路过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得了道行的妖兽。老家伙那时的术法竟然和妖兽打了个平手,几乎豁出去了老命这才家国了那只妖兽。

  妖兽临死之前跑回到了自己藏身的山洞当中,可惜刚刚逃回来便失血过多而亡,还给归不归留下饿一整张妖兽的皮子。就是这样老家伙发现这山洞是之前那位修士修建的洞府,看着里面还有几根人的骸骨,应该是洞府还没有建造好,便被这妖物发现,最后那倒霉的修士也被妖兽填了肚子。而这么大的一座洞府便便宜了归不归。

  隐藏在深山老林当中,如果真有和徐福翻脸的那一天,那位大方师绝对想不到这里还有归不归的一处藏身之地。而且这里已经被原先的修士修建的七七八八,老家伙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修葺了一翻。最后在洞口加上了方士一门独有的阵法。

  归不归在这里耗了两个月的功夫,确定了只要不是有些道行的大人物,便不会有人发现之后,才离开回到了方士宗门。这一晃几百年过去,如果不是想到要搬家。突然想到这里,归不归几乎已经将这座洞府彻底忘记了。

  凭着几百年前的记忆,归不归带着吴勉和两只妖物在山上转了整整一天。到了当天晚上,才将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带到了一处悬崖峭壁之下。随后归不归自己先一步“走”进了悬崖峭壁当中,看着老家伙整个身子都消失在石壁当中之后。吴勉和两只妖物发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没等吴勉作出动作。悬崖峭壁当中传出来归不归的声音:“都进来看看我们的新家,老人家我已经关了阵法,不会再咬人了。”

  当下吴勉带着两只妖物学着归不归的样子。在老家伙‘穿墙而进’的的位置上迈步走了进去。他们仨只是眼前一花,便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当中。就见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腹地,这里面大的有些超过了吴勉想象。随随便便说句话都能听到回声。

  不过接下来再仔细看过去,又发现这里的阵法都有些老旧。洞府当中还有很多的地方远远没有修缮完毕,这里除了大之外也在没有什么可以圈点之处了。住惯了之前那样堪比富家大宅般的洞府,现在让百无求和小任叁住在这里。两只妖物还很是有些不以为然。

  “知足吧,当年为了防着徐福,老人家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再来过。现在能有个不被人知的藏身之所已经不容易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指着洞府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原本那做洞府还是不够大,就算没有那么多人找过来,差不多也到了搬家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在一处角落里的地面画上了一副可以向制定位置瞬移的阵法。随后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借助阵法回到了原本的洞府当中,这里在归不归临走的时候,已经画好了相应的接收阵法,作为他和自己便宜儿子的落脚点。

  当下,归不归和百无求一起。开始忙乎取来搬家的事情。由于他们藏着这里的天才地宝太多,足足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将这里的藏品,使用阵法回到了龙门山的新家当中。光是那条龙尸便占了一个时辰。

  只到天色擦黑的时候。原本洞府里面的东西已经搬的差不多。当下归不归让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使用阵法回到新的洞府,老家伙留在这里善后。撤掉了阵法和阵法的痕迹,又检查了一遍。这才走出了洞府,打算最后看一眼之后,便使用五行遁法回到龙门山的时候。空气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归不归,你们忙了半天,该忙完的已经忙完了吧……”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白发的人影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正是几百年未见,那位正在昆仑山上,忙乎着方士宗门重开山门的‘大方师’广义。几百年不见。广义还是一副孔武有力的老样子。只不过他身上穿着当初广仁、火山都曾穿过的大方师服饰。

  “这不是广义大方师嘛,这么多年不见你已经成了大方师了。你说这事儿上哪里说理去……”看到了出现的是广义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大半夜的突然冒出来,吓了老人家我这一大跳。老人家我差点就要对着你使破空了,你说要是在伤了你,你那些徒子徒孙们还不天天堵着老人家我的家门口骂街吗?”

  “老家伙你倒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样的伶牙俐齿。”广义客气着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前几日咱们那位精卫师叔的弟子广治来找我。说精卫师叔不行了。想要请我去送他最后一程的,不过我方士宗门再开山门的大日子在即,我这个当家人实在走不开。这才想到了你们。怎么样?精卫的事情办妥了吗?”

  “就知道这事是你找的,下次有这好事你也想着点广仁他们成不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随即又收敛了笑容。叹了口气,说道:“咱们那位精卫师叔已经仙游了,临走之前老人家我替你办个件积大德的善事。那什么。我老人家替你把精卫收入你那昆仑方士宗门的门墙了。你也知道精卫的辈分大,给你当弟子不合适。老人家我做主,你这算是代师祖收了一个师叔。回去的时候记得在谱录上写着。在你之上除了徐福之外,还有精卫一个……”

  广义认识归不归几百年,也能猜出来这个老家伙说的不是真话。当下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家伙你胡说八道的老毛病又犯了,你又不是我宗门的弟子,凭什么替我做主?实话说,精卫师叔走的时候,你在场吗?”

  “老精卫是站着走的……”归不归当下终于不再胡说,将自己去了之后,到精卫亡故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广仁师徒和公孙屠这一段。

  广义听完,也跟着叹了口气。就在他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空气当中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方师还要浪费时间吗?现在只有归不归这一个人,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下次就是他和吴勉一起登上昆仑上,灭你方士一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