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六章 一丝古怪

第二十六章 一丝古怪

  “真是不巧,老人家我这几天忙着搬家,家里零零碎碎的玩意儿太多,实在是走不开。”归不归嘿嘿一笑的同时,眼睛盯着火山手里的竹简。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内容,可也猜到了八九分里面写的是什么。

  权衡利弊之后。老家伙还是不打算再趟这个浑水,随着面前两位大方师继续说道:“再说老人家我早就不是你们方士了,要不是来送精卫大方师最后一程,这个时候正在忙着给家里的零碎打包。话说回来大方师太多,也不是好事嘛。看着可是乱……”

  说话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到了岸边。谢绝了广仁共乘一条船的邀请,脖子上面骑着小任叁,他那便宜儿子百无求则直接走在海底。憋着气一步一步向着大船那边走了过去。

  看着归不归远去的身影,火山在自己的师尊耳边轻声说道:“我留在广义身边的弟子。并没有看到那位楼主的身影。大方师,还是尽早铲除这一支昆仑方士吧。小心他们的羽翼丰满之后尾大不掉,广义私称大方师,广孝也是犯过大罪的。要把他们二人带到徐福大方师的驾前,请他老人家发落。”

  看着已经到了船下的归不归,广仁微微一笑,对着火山说道:“你真的想好了吗?方士宗门早已经崩塌多年了,任谁都可以重建宗门。广义既然再启宗门,那自称大方师也在情理当中。你我都没有守住的宗门,在他手中重启又何罪之有?在世人看来非但无罪,反倒有功。用这个来顶广义的罪,只会让天下人以为你我师徒在眼红他重启宗门前去挑衅。火山,你还是没有看懂徐福大方师要做什么吗?”

  “竹简上面说方士宗门崩塌是天意,我们已经逆天太盛,不可再……”说到一半的时候,火山突然明白了过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明白徐福大方师的意思了,既然广义要做这个大方师,就由他做好了。”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远处正在调头准备向回行驶的海船,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看着身边的火山说道:“如果船上的是你我师徒。那会是什么景象?少了无尽的烦恼……方士一门没有了,大方师三个字却还压在你我的身上。”

  “既然做了大方师,便不可能走他们那条路。”火山也开始正在调头的大船。他明白自己师尊心里想的什么。当下安慰几句:“广义他们做梦都想的大方师,只看见了大方师面前的风光,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险恶和烦恼。不过宗门依然坍塌,广义等人连体验这险恶和烦恼的机会都没有了……”

  火山说话的同时,对面正在调头的大船上。百无求已经将湿衣服都脱了下来,赤条条的躺在甲板上晒太阳。眯缝眼睛看着天上挂着的太阳。嘴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咱们这就白来一趟了?这一趟竟看见你花钱了,什么都没捞着就回去这也不是你的脾气啊。看这一路上你那金子花的,你也不想想自己还有个儿子吗?现在痛快都花完了,等你蹬腿的那一天老子拿什么给你办白事?怎么也要把你侍候走了之后,老子才能安安心心的下去找你吧?”

  “别人都是盼着自己爹妈多活两年。就你个傻小子盼着我老人家蹬腿,你好分家产。”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也在看着岸边上那俩大方师。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咱们的东西存在这里那么久了,这次就当是给精卫管保的费用了。别惦记这点小钱。当年你爸爸我在长安城给你攒下了一座宫殿的黄金,有机会回去找找。找不到就管皇帝要,存在他的长安宫殿中。说没就没不能没有什么说法吧。”

  归不归胡说八道的时候,先回来的吴勉已经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开口说道:“是我问。还是你自己说?”

  “当然是老人家我自己来说啊,那么熟悉了,我老人家什么时候让你受过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公孙屠那娃娃也不是单单为了一个精卫来的,广义那个叫徐章的弟子倒是没有乱说。广义几次出海去找徐福的下落,不过都被徐福挡了。现在广义打算硬来,没有徐福老家伙的法旨,他也要自封大方师。公孙屠给了广仁一封书简,上面应该是徐福交代对付广义的敕令。看吧。天下刚刚太平了一点点,倒了台的方士又开始闹了。”

  “还在装糊涂?我在问你这个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广仁、广义他们是生是死又管我什么事?”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表情古怪的对着吴勉说道:“你要是不说,老人家我都快忘了。精卫火化的事情广仁师徒俩也没有表示,老人家我查过精卫的底细,他是春秋之期齐国的望族后裔。精卫每次派广治回到陆地的时候,都会回到故地。几次曾就救族人于危难当中。想不到生前那么看重族人,死了反倒生分了。连骨灰都不运回去安葬。”

  这个时候,二愣子和小任叁听出来点意思。两只妖物凑了过来。百无求先忍不住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听着你们这意思?老精卫死了还有花活?不过这话也能反着说,你们管他的骨灰埋哪有什么用?人家自己的骨灰爱埋哪埋哪。”

  这时候。后面的小任叁一把推开了百无求,小家伙凑过来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是不是这个精卫诈死?他不敢运骨灰回乡,就是怕你们发现他没死。咱们出来的时候,可谁也没有看见精卫被烧成灰……”

  小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百无求报了起来。二愣子将小任叁调了个方向,让它的目光正对着饵岛之上长生殿的位置。这里距离饵岛太远,根本看不清百无求想要它看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已经运用了远视的术法。看到广治已经将精卫的术法抬出了长生殿外面的空地上,随后用早已经准备好的枯柴搭在精卫的尸身当中,一把火点着之后。精卫跪在旁边,里面念着送精卫往生的咒文。

  这个时候,已经登上了另外一艘船的广仁他们也看到了天空中冒出来的滚滚浓烟。两位大方师对着浓烟冒出来的位置做了半里之后,便吩咐开船。看这两位大方师的意思,丝毫没有察觉到有精卫火化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还真的一把火烧了……”百无求看了半晌之后,看着吴勉和归不归继续说道:“是不是广治准备个假的精卫尸体,刚才烧得是假的。”

  “傻小子这一下子打翻四个人。”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你的小爷叔,还有那两位大方师都吃吃干饭的?死人活人都分辨不出来得话,还有脸吃这碗饭吗?人是死的没错,只是精卫什么时候想的那么开,连骨灰都要埋在这里。”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广仁的大船已经加速,向着吴勉、归不归这艘船这边行驶了过来。归不归不打算再和广仁他们有什么瓜葛,当下也分赴船家加速航行。片刻之后,便进入到了那层厚重的大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