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五章 摊牌

第二十五章 摊牌

  长生殿中,唯一一个看不懂的就是归不归的便宜儿子百无求了。知道去问白发男人没戏,二愣子直接奔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了。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之后,百无求瞪着眼睛说道:“老家伙,你叔叔说的什么意思?什么黑锅的,精卫不是刚刚才回炉做了方士吗?怎么有叫他饵岛大方师了?”

  “傻小子,你刚才那只耳朵听到有饵岛两字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火山说道:“徐福比他后面的俩大方师看的都开,在精卫死之前,已经将大方师的位置留给他了。记得啊,以后谁在问你最后一人大方师是谁,别说错了……”

  “让归先生失望了,最后一任大方师还是火山。”这个时候,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走过来将手里的竹简递给了老家伙,随后继续说道:“之前是我会错了徐福大方师的意图,还以为是有什么隐秘的话要在精卫大方师临终之前告诉他。早知道的话,刚才就把你们几位留下了……”

  书简上面的字迹并不多,不过还没等归不归看完,百无求已经忍不住在一旁催促道:“念念……别老家伙你自己过瘾,也让你儿子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都说什么了。今天大方师成灾,这房子里就有仨。看看徐福能不能想开了,把你也算上大方师......”

  “那是他想不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手要将书简交给了吴勉。白发男人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没有接过书简的意思。老家伙知道他这是又犯了脾气,当下没有丝毫尴尬的将竹简转到了广仁的手上。

  看着这位白发大方师收好了书简之后,归不归便对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徐福这个人情给了死人,书简上面写着推荐广仁、火山二位大方师,将大方师的位置传给精卫。如果书简传到之时精卫已经不在人世的话,便给他一个大方师的溢号。不止是算到他的徒子徒孙在这里,还要时间都算得分毫不差。两位大方师,老人家我受累问一下,精卫在你宣读书简之前,已经亡故了,是吧?”

  广仁微微一笑,说道:“精卫大方师的运气差了那么一点点,我还没有说到有关继任大方师的事情,他便已经驾鹤。算起来方士精卫只是得了大方师的溢号,算不得正统。”

  方士一门之前不少有大功的方士死后被大方师追加过大方师的溢号的先例,不过宗门当中都没有如何当真,只是再称呼这样身份的前辈时,都要冠上大方师的尊号而已。看着一边哭红眼睛的广治没有反驳的意思,看来广仁的话里没有什么水份。

  说完之后,广仁回身看了一眼好像标杆一样立在地上的精卫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精卫大方师生前有什么后事的嘱咐吗?宗门虽然崩塌了,不过他大方师下葬的礼仪还是不可以马虎的。如果有需要我们师徒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就好。”

  “多谢两位大方师”广治止住了悲声之后,对着这两位大方师施礼说道:“精卫生前有过交代,他仙游之后,肉身就地火化。不需要按着旧礼埋葬,只要把骨灰埋在这饵岛之上就好。”

  “火化?不用埋葬?”听这话的时候,广仁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位白发大方师不明白精卫师徒这是什么意思,方士虽然不反对人死后尸骨火化。不过按着精卫的身份,怎么样也应该保全全身,送回到故土安葬的。广仁这样的心智都想不通精卫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的皮囊。

  不过广治是精卫唯一的弟子,也是他这些年一直在身边侍候。广治所说不会是杜撰出来,当下虽然不解广仁也还是尊重了精卫大方师的临终遗愿。火化这样的事情要广治亲自来做,当下白发大方师叮嘱他办好精卫大方师的身后事,便可以到陆地上来找他们师徒。

  而送了书简的公孙屠也没有马上就要离开的意思,他一直守在广仁大方师的身边,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和广仁去说。

  而吴勉看的无聊,当下已经先一步的回到了穿上。只有老家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还留在这里,一步不离笑眯眯的盯着广仁。老家伙也看出来一些端倪,就等着精卫的后事告一段落,那公孙屠会对广仁说什么。

  按着方士的礼仪送别了精卫最后一程之后,广治将广仁众人送下了饵岛。就在往岸边大船上走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当着几个人的面,说道:“正巧今天遇到了你们两位大方师,老人家我正巧有件小事情要请教两位大方师。前几天广仁大方师你那位好师弟广义派人来找过我老人家,说什么方士一门已经重开了山门。你们二位还将大方师的位置让给了他,以后天底下只有广义大方师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还说请了你们另外一位好师弟广孝做了客卿,过几天徐福大方师都要从海上会来祝贺,将方士宗门正统交到他的手上。最后也请我和吴勉前去观礼,你们也知道老人家我的脑筋慢,分不出真假来。是不是以后只能管他广义叫做大方师?这么多年一直都称呼你们二位大方师,冷不丁换成广义,老人家我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首发黑岩阅读网,请支持正版

  听了归不归这几句话,广仁几个人都同时停下了脚步。公孙屠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家伙,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却被身边的火山冷笑了一声,说道:“大方师?广义为什么不关上门做皇帝?被人叫万岁不是更好吗?”

  “火山,你还是叫过他几年师叔的。虽然现在宗门崩塌广义不再受你统领,可他也曾是你的师门长辈,对师门长辈你不可妄自菲薄。”听了自己弟子的话,广仁的眉头反倒皱了起来,回头冲着归不归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宗门崩塌多年,我和火山也不过是虚挂着大方师的名号,再无管辖他人之权。归师兄想要前去恭贺只管去便好,也替广仁恭祝一声。就说故人广仁、火山恭祝他”

  “不可以!”这时候,听了半晌的公孙屠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他都被自己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当下也来不及赔罪了,公孙屠从怀里面拿出来第二封书简,也顾不得归不归就在身边,将书简递给了广仁,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徐福大方师要我交给广仁大方师的书简,近年来,广义曾经三次坐船前往东海寻找徐福大方师。都被大方师有意避开,两位大方师和归不归先生可不要无心做了错事。”

  当年自己长生不老和吴勉、归不归有莫大的关联,现在趁着这个档口,公孙屠有意将徐福的底露了出来。他也担心归不归油滑似鬼的七窍心,打算在这件事上捞点好处,在广义那里火中取栗,最后再害了自己。

  “看来徐福大方师已经有了明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广仁看完了之后,有奖竹简叫到了自己弟子的手上。看了一眼盯着竹简的归不归之后,冲着公孙屠继续说道:“你回去和徐福大方师复命,就说广仁一定会去劝阻广义,让他放下妄念。请大方师放心。”

  说完之后,广仁叹了口气,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看来我和火山要亲自见见广义师弟了,不知道归师兄你愿不愿意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