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四章 大方师精卫

第二十四章 大方师精卫

  “老人家我就知道这样的事情瞒不过你们两位大方师,宗门虽然没有了,好在两位大方师还在。”看着精卫行礼已毕之后,归不归这才凑过来笑嘻嘻的继续说道:“精卫再列方士真是可喜可庆,不过按着规矩他应该有位座师的,不知道你们二位大方师谁来?”

  精卫当初是和徐福一个辈分的人,而且早期因为是大方师的内定接班人,隐隐的压了徐福一头。现在重新回归方士,谁不可能做他的座师。当初首任大方师燕哀侯能带师收徒认下吴勉这个小师弟已经说不过去了。广仁总不好带师祖丘武真再收弟子复归门墙吧。

  “这个不用归师兄你操心了,当年徐福收下纲元的时候,已经开了无师的先例。纲元可以。精卫为什么不行?”广仁回头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随后转回身来,冲着形如骷髅一样的精卫继续说道:“你早年是方士身份,中途却反出宗门多年。这次复归宗门应该小惩大戒,不过看在你年老体衰的份上,你之过会由广治代为受罚。精卫、广治你们二人可有不满之处吗?”

  “广治当初也是方士身份。大方师让我代师受罚,自然也是抬举广治跟随师尊复归宗门。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敢有丝毫不满。”这样的话本来不便明说,不过考虑到精卫随时都可能咽气。怕自己的师尊担心,广治这才直接说出了口。

  “方士精卫,买一送一,你这次赚到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招手将自己的便宜儿子叫了过来。从百无求背后的包裹里面将准备好的方士服饰取了出来,笑嘻嘻的凑到了精卫的身边,说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老人家我给你添个彩。这是我老人家的贺礼,你来试试看合不合身。”

  看到归不归手中是新作的方士服饰,精卫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近年来由于担心在外面和徐福的弟子相遇尴尬,他索性已经不在穿戴方士的服饰。想不到今天完成了这么多年一来的夙愿不说,还能马上再穿上这方士的服饰。而且这件服饰是洛阳城的工坊用太子御用改的。历任大方师谁有福气穿这样明黄的服饰。

  “归不归先生有心了,多谢……”精卫对着归不归道谢的同时,广治已经将这件服饰套在了自己师尊的身上。虽然这里没有铜镜。不过广治还是使用了镜花水月的术法,在精卫的面前幻化出来一面冰镜。让这位马上就要离开人世的师尊最后看了一眼自己身穿方士服饰的样子。

  只不过现在的精卫目力已经退化,又没有力气调动术法。他没有看到明黄的方士服饰当中还绣着十三段隐文冥语。归不归送给他的即是方士服饰,又是稍后精卫离世之时穿的冥衣。

  广仁、火山和广治三个人看出来归不归的心思,当下谁都没有说破。都在看向精卫重新穿上方士服饰心喜的样子。这时候,归不归又将方士庆典的专用礼器一件一件的取了出来。虽然就这么几个人,不过既然精卫已经再入方士宗门,那么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

  就在这个时候,长生殿中除了精卫和两只妖物之外,其他几个人的目光同时都转到了大门口的方向。几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怪异。只有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士笑了一下之后,慢悠悠的说道:“原来你的记性还不坏……”

  吴勉说话的时候,一个白头发的男人从大门的位置走了进来。看到了面前几个人之后,来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陪着笑脸说道:“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两位大方师与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方士公孙屠有礼了。”

  来人正是当初厚着脸皮向吴勉要了一颗长生不老丹药。变成长生之人的公孙屠。

  “老人家猜到徐福可能派人过来看一眼,不过可没有想到那个人是你。”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身边其他几个人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是来替那个老家伙传话的,接精卫回方士宗门的吗?小娃娃你来晚了,你们家另外两位大方师刚刚替徐福把这件事做了。”

  “这个归不归先生没有猜对。”顿了一下之后。公孙屠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公孙屠奉了徐福大方师之命,将大方师所书的亲笔书简交到精卫先生手中……”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在精卫和广治二人身上来回转换着。面前这二人,他实在分不清谁才是那位和徐福同时期的精卫。

  听到是徐福的亲笔信,广仁倒是不敢怠慢。亲自带着公孙屠走到了精卫、广治的身边,这个时候精卫仗着回光返照一口气顶着还能在广治的搀扶下站着。不过他的眼珠上面已经起了一层白膜。耳孔当中也开始有淡黄色的黏液流淌下来。这正是方士一门独有的油尽灯枯的往生之像。

  现在的精卫虽然已经看不到东西了,不过他还是在广治的搀扶之下,不停对冰镜当中的影子做着各种动作。似乎他还可以看到镜子当中自己那穿着方士服饰的样子……

  广仁指着已经目不能视、耳不能闻的精卫说道:“这位就是方士一门的名宿。你我曾经的师长精卫先生了。精卫先生的大限将至,你有什么话快和先生去说。完了怕会耽误了徐福大方师的事。”

  “这位是精卫先生……”公孙屠愣了一下之后,他已经认出来精卫身上已经出了死相。当下脸色难看的对着广仁说道:“精卫先生这样。就算有人将徐福大方师的书简读出来,他也听不到了吧?”

  “未必,徐福大方师的亲笔书简,是否讲明只能精卫方士一个人观看?”听到自己师尊并没有那样的交代之后,广仁直接说道:“你将书简给我,剩下便没有你的事情了。”

  公孙屠将徐福亲手所写的书简交出来之后。广仁回头看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眼,说道:“我要将徐福大方师所写的书信,告知方士精卫。你们几位不是宗门之人,还是暂避一时的好。”

  “现在知道分远近了,刚才怎么不这么说?”归不归呲牙一笑,本来依着他的性格,怎么也要在这里耗下去。不过看在精卫时日无多的份上,老家伙还是叹了口气,将这个面子给了精卫。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二吴勉更是不想占一个将死之人的便宜,白发男人没有多言,和归不归一起走出了长生殿的大门。没有他们二人。两只妖物也不敢和广仁、火山处在一室。当下也跟着走出了长生殿。

  本来依着吴勉的脾气,这个时候就应该回到穿上马上离开饵岛的。不过老家伙心里好奇徐福会对精卫说些什么,当下磨着吴勉一起留在这里。好在这时间并不长,白发男人的脾气还没有上来,长生殿当中便传来了广治痛哭的声音。

  随后他们二人二妖回到了殿中,就见精卫直挺挺的站在刚才所在的位置上。广治跪在他的脚下,正痛哭流涕的哭泣着。广仁和火山、公孙屠三人也是一脸的悲容,看到这样的场面。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想不到精卫最后竟然是站着轮回的……”

  说完之后,归不归走到精卫尸体之前,对着这副皮囊行了师礼。这时候,广治才反应过来,满脸泪水的站起身来。冲着公孙屠说道:“多谢徐福大方师,让精卫大方师最后了却心愿……”

  “精卫大方师……”吴勉明白了徐福书简当中的内容。他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火山说道:“这就算解了你最后一任大方师的黑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