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三章 相送

第二十三章 相送

  也不知道广治多久没有休息了,虽然方士讲究练气修体,不过这位饵岛方士这几年就没有正经休息过。百无求给他搓泥的时候,广治竟然倒在热水桶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趁着他呼呼大睡的时候,归不归使用了五行遁法连夜敲开了洛阳城中,专供皇家针织的几家工坊的大门。几十块马蹄金仍出去,换来第二天一早,几摞作好的方士服饰。为了赶工,有几家工坊直接将给宫中太子的御用改了归不归要的服饰。

  广治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醒了过来。睁眼便看到自己已经在一架马车当中,吴勉、归不归二人坐在他的身边,小任叁跑到驾车的百无求那边。给他让出来空间睡觉。广治就是被马车的颠簸颠醒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能连睡三天三夜。

  睁眼之后,他看到自己身上那件发臭的衣服也换成了新的方士服饰。看身上衣服的做工,可不是他们饵岛方士找的裁缝能比。

  当下,广治翻身从马车上坐了起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身边的归不归和吴勉。他不问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开口便直接说到了主题:“为什么不用遁法?我在海边码头留了大船,不能在浪费时间,精卫大方师等不起了……”

  “咱们耽误的这点时间,也就是够他在饵岛喘口气的。放心吧,老人家我都是算好的。”对广治有些冒失的话,归不归并不在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吴勉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饵岛方士说道:“你那位老师尊要按着方士的规矩离世,老人家我受累问你一句,你还记得方士的这个规矩吗?”

  “方士的规矩……是我有些急了……”广治虽在在饵岛多年,不过岛上一天世间一年,他实际并没有隔绝太久,记忆当中方士故去的场面就像前几年发生的一样。当下明白了归不归的意思,广治有些萎靡的坐在车厢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厢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不在多说一句话。

  看着广治被自己说服,归不归嘿嘿一笑,分赴赶车的百无求将车速再加快点。这么做虽然对留在饵岛上的精卫唯有什么意义。不过起码可以让广治的心里不再那么急躁。

  每每在镇店当中过夜休息的时候,半夜归不归都带着几块马蹄金出去。早上开城门以后继续前行的时候,广治便发现车里多了一些祭拜先人的礼器和百事专用的一些器具。

  当初他们饵岛方士死后。精卫、广治是拿吴勉和归不归当作仇人的。想不到现在天下还能帮到他的人,也只有这两个人和另外两只妖物了。看着归不归大半夜忙前忙后的样子,广治心里五味杂陈。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归不归快马加鞭的一路奔行,第四天头上这一行人便到了琅琊码头。这么多年每每有人要进出饵岛,从这里出发、回程已经算是惯例了。只不过广治却找不到自己留在这里的那艘船了。打听之后,才知道是官府将那艘大海船征调做了官船,用来剿灭海寇了。

  被官府征用,那就基本别想在找得回来了。这个时候的广治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他是方士正统。又拉不下脸去附近的官府、富商家中‘借’来银钱。最后还是归不归花钱就近买了一艘前来贸易的波斯商船,看着成堆的马蹄金下雨一样的落在自己面前。

  一向以豪富著称的波斯富商也不淡定了,看的那位白发修士的神情有些焦急,便马上将能带下船的货物都带了下来。不方便马上下船的大件货物直接扔到了海里,为了这个又白白得了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二十块黄澄澄的马蹄金。

  海船被清出来之后,归不归挑选了十个水手留在海上。随后便立即开船向着饵岛的方向行进。唯一让归不归有些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们已经数次往来饵岛,但还是有一处隐秘的海路,广治一直都没有显露出来。

  这个时候的广治也不隐瞒了,他直接站在舵手的身边,告诉他应该如何航行。刚刚出海没有多久,身后的海岸线才刚刚消失。海面上便起了一层浓密的海雾,按着广治指明的方向,舵手提心吊胆的将大船开进了大雾当中。只是过了小半个时辰。海面上的大雾便开始慢慢消散。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海岛。

  看到饵岛就在眼前,想起来岛上的师尊正硬撑着最后一口气。就等自己将吴勉、归不归带回去,重回方士身份便可以安心的乱世之时。广治的心里开始更加酸楚起来。自己越快到达饵岛,便是越早和师尊永别。

  就在广治胡思乱想的时候,站在船头甲板上眼神最好的百无求突然指着远处的饵岛说道:“你们过来看看,岸边上怎么停着两艘大船?广治,岛上除了精卫不是没人了吗?就你们俩人还摆的什么谱?”

  “两艘大船?”听到了百无求的话,广治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顺着二愣子手指的方向,饵岛方士运用了远视的术法,果然看到饵岛海滩上,除了自己留在这里的船之外。还停靠着一艘大一号的海船。这艘船什么来历,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清楚。

  担心自己的师尊在岛上有什么意外,当下广治已经顾不得什么。直接从船上跳了下去。落在水面上之后电闪一般的向着饵岛冲了过去,看着广治瞬间远去的背影,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眯缝着眼睛说道:“你猜猜看,这个时候除了你我之外,还会是谁会来送饵岛大方师最后一程?”

  “还用猜吗?”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是谁,马上就知道了……”海船停在距离饵岛海岸五里左右,归不归吩咐船家停船下锚。随后白发男人抱起来小任叁跳下了船,慢悠悠的向着饵岛那边走了过去。

  归不归则揪着百无求的衣服领子下了船。二愣子的山上背满大大小小的包裹,都是按着方士的礼仪,送精卫最后一程时用的礼器和用具。二愣子的下半截身子都泡在海水里。衣服领子揪在老家伙的手中,被归不归拖着上了饵岛。

  在停靠在岸边的两艘海船上转悠了一圈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向着岛上的长生殿中走去。那里本来是饵岛大方师精卫的行宫。只不过后来岛上的方士大半都是死在那里,精卫此后再不进入长生殿,不过现在这位饵岛大方师即将油尽灯枯,在这里离开人世也是岛上最好的所在。

  果不其然,他们二人二妖赶到长生殿门口的时候,殿门已经打开了一道缝隙,看样子就是刚才广治闯进去忘了关门。而且里面还隐隐约约传出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吴勉先行穿着殿门的缝隙闪身进了长生殿中。随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在后面一路跟随,进来之后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广治,我以方士一门最后一代大方师的名义,将修士精卫重新拉回到方士一门的门墙当中。现在开始,这世上没有什么饵岛大方师一说,只有方士精卫……”

  说话的竟然是失踪很久的火山大方师,既然他在这里,那么停靠在那边的按艘船便知道是谁的了。

  这时候,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响了起来:“方士精卫……多谢……大方师……”吴勉和归不归走了进去,就见脱了像的精卫在广治的搀扶之下,正在对面前一白一红两个发色各异的男人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