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二章 噩耗

第二十二章 噩耗

  休息了两天之后,归不归将炼制乘胜不老的天才地宝都准备好,在做炼制长生不老药丸的准备。由于吴勉明白自己属于炼器白痴那一类人,当下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老家伙在一边忙乎。

  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要看几率,归不归也没有一炉就成的打算。老家伙分出五份天才地宝,只要当中能炼成一炉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准备完毕之后,就在老家伙马上要将这些天才地宝都装长生炉中准备炼丹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这座洞府周围。

  阵法示警之后,归不归将手里的天才地宝扔到了地上。恨恨的说道:“什么时候老人家我这座洞府成了他们想来就来的地方了?妖王就忍了,广义不和他一般见识。这又是谁……”

  “广治”吴勉直接说出来人名,刚才归不归的心思都在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准备上。外面的人影出现之后。白发男人便马上注意到了。这人身上的气息和那位饵岛大方师的高徒广治一摸一样。

  “还真是广治……”归不归也感觉到了外面那个人的气息,顿了一下之后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老家伙叹了口气,和吴勉一前一后的从洞府当中走了出去。就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蹲在洞口两三丈远的地上。

  这个男人蹲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归不归洞府的方向,正是饵岛方士广治。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身上已经看不到一点当初饵岛方士的样子。虽然他距离吴勉、归不归还有段距离,但是广仁身上的那股酸臭味已经飘了过来。也不知道他多久没洗澡了,鼻子最灵的百无求刚刚出来,便被这股味道顶回到洞府当中。

  广治的目光空洞,吴勉、归不归从洞府当中走出来之后,他也是始终保持着着一个样子,好像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人走出来一样。

  归不归本来脸上还习惯的挂着一丝笑意,不过看到了广治的样子之后,老家伙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他难得的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广治你是来找我们的吗?出了……”

  还没等归不归的话说完,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广治突然打了个哆嗦。他这才反应过来对面的洞府当中已经有人走了出来,当下,广治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两眼无神的在吴勉和归不归的脸上转了一圈,迟愣了片刻之后,说道:“这是哪?我怎么会在呢?我师尊呢?归不归……你是归不归、吴勉……”

  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笑嘻嘻的冲着广治走了过去。轻声细语的说道:“这不是广治吗?你来这里当然是来找我们的。咱们不着急,慢慢想想……你师尊精卫大方师呢?”

  说到精卫两个字的时候,广治的身体猛的震了一下。随后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嘴里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想起来我是来干什么了……精卫大方师不行了……我来找你们帮忙,他希望按着方士的规矩去轮回……我实在找不到别人帮忙……我找过广义。他把你们的地址告诉我。让我来找你们……”

  “找不到别人帮忙。找我们就对了……咳咳……不差这么一会,你先跟我们进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咳咳……也让我们准备一下……”归不归走到神情恍惚的广治身边。说了一句话便被他身上的味道呛的直咳嗽。

  广治幼年之时便摆在精卫门下,当时方士一门还是大方师丘武真的天下。精卫是当作下一代大方师培养的,而广治也是当作精卫的接班人。直到后来精卫带着本部弟子反叛出方士宗门,广治也一直紧跟着自己的师尊。直到整个饵岛方士都意外死光,广治也守在精卫身边。

  一百几十年前,知道精卫大限将至的时候。广治便费尽心力去给自己的师尊寻找长生不老的法门。不过几次下来都是百忙一场,最有机会成功的一次也毁在吴勉和归不归的手里。

  从沙漠回来之后,精卫便放弃了继续寻找长生不老门径。开始满天下的云游,将他还是方士的时候,想去而没有去成的几十处所在都走了一趟。终于,就在两年之前。这位饵岛大方师突然倒下,随后便一蹶不振。

  广治一直在精卫身边侍候,却看着自己的师尊情况一点一点的变坏。最近这一年来,精卫的身上已经出现了频死之像。只不过饵岛大方师的术法精湛,又被他硬撑了这一年。这一年当中,精卫已经不认人了,每天当在床上喃喃自语。说的什么连在一旁侍候的广治都听不起明白。

  就在半年之前,精卫大方师突然回光返照。拉着广治的手说出来自己最后的愿望,他要以方士的身份死去。不要什么可笑的饵岛大方师。只要把他多年前方士的身份还给他。然后按着方士一门的传统,在本门师长、同门和弟子的见证下轮回。

  精卫早年带门人离开方士一门,是他一生当中最大的憾事。虽然在饵岛上他给自己封了一个饵岛大方师的名号。不过谁都知道这样就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而且从他带人离开方士一门的那一天起,徐福已经褫夺了精卫和其他人的方士身份。严格来说他们在饵岛上自己乐呵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还有方式的身份。

  本来这件事不算太困难,不管是广仁还是火山,哪怕是徐福还在陆地上,都不会去驳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这个请求。无奈现在方士宗门都崩塌了,广仁、火山最后两位大方师也多年没有音讯,精卫想给自己的师尊恢复方士身份,都不知道如何办理才好。

  当下。广治便开始满世界的去找广仁、火山的下落,不过他找了半年,两位大方师的消息不少。不过他找了过去,不是消息是假的,便是广治晚去了一步。就在他满世界去找广仁、火山的时候,两天前,他突然听到方士名宿广义开始召集昔日方士同门,准备重开方士山门的打算。

  当下,广治将精卫安置在饵岛上,他自己则去昆仑山找到了广义。没想到广义根本不娶理会精卫大方师的死活,只是敷衍他,没有一点要做主以大方师的名义,再收精卫回到方士门下的意思。

  最后被广治磨的急了,这才将归不归洞府的位置透露给了广治。让他来找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广义慌说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是方士了。可是知道大方师广仁和火山的下落。让他们俩去找广仁,便可以恢复精卫的方士身份。

  听到是广义作梗之后,吴勉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归不归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笑嘻嘻的对着广治说道:“你先洗个澡,广仁、火山什么的也不用去找了。看见吴勉了吗?当初他可是首任大方师带师收的师弟,说出来的话可是比广仁有分量的多。不就是恢复你们家大方师方士的身份吗?他一句话的事。你先洗个澡,我们也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走。”

  现在的广治疲惫异常,当下迷迷糊糊的跟着归不归进了洞府。被百无求扔进了热水盆里,实实惠惠的将他身上的泥垢都泡了下来的时候,广治已经倒在好像泥浆一样的水盆里呼呼大睡起来。

  看着劳乏到了极致的广治,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真的打算去送精卫最后一程吗?”

  “他们整整一岛的方士死于非命,多多少少都和你我有点关系。多少补偿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