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一章 重开山门

第二十一章 重开山门

  看到了马车过来,为首的一个方士对着马车上的几个人喊道:“请问马车上的可是归不归师叔和吴勉先生吗?在下方士徐章见过两位先生。车夫停下马车,我有话要对两位前辈……”

  “呸!你才是车夫,你妈是在车上生的你,你是喝马奶长大的……”听到这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不恭敬,百无求当场便瞪起了眼睛。而那方士没想到一个赶车的车夫敢对自己无礼。当下也是恼怒的看着百无求。脑中一热将临出门的时候师尊嘱咐的话都忘到了脑后。

  方士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对着百无求一剑虚劈了下去。一条火焰幻化的恶龙从剑尖当中冒了出来,咆哮着向二愣子的方向扑了过去。眼看着赶车的百无求就要被火龙吞噬的时候,一个白头发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二愣子的身前。他的身子漂浮在半空中,出现的同时身体正被那条火焰恶龙撞到。

  在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撞在那人身上的火焰恶龙被撞的瞬间化成了无数个火星,散落在马车前面。两匹高头大马有些受惊,幸好百无求紧紧的收紧了缰绳,这才没有让两匹惊马脱缰。

  这时候。那个叫做徐章的方士才看清替车夫挡下这一下的,正是自己的师尊千叮万嘱万万不可得罪的吴勉。现在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冲着徐章翻了翻白眼之后,对着他说道:“这可是你先动的手。那你就算死在这里,你那位师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徐章没有想到吴勉这样的人物会给一个车夫出头,当下他惊愕的脸色惨白。缓了一下之后才急忙解释道:“晚辈失手。任凭吴勉先生责罚。晚辈犯错在前,先生或打或杀皆不为过……”

  如果徐章嘴硬夺理,或者胆小在吴勉面前祈求,白发男人说不得都会给他来一下子。虽然不至于出人命,不过躺在床上俩月是免不了的。不过现在这徐章认了怂,将脖子送到吴勉的面前,白发男人还有些不好下手了。

  当下,吴勉的身体一闪,再次回到了车厢当中。做好之后冲着归不归翻了翻眼皮,说道:“你去和他讲理……”

  “难得这个时候你能把老人家我想起来,那个谁,你说你是谁的弟子来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慢悠悠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嘴里嘀嘀咕咕的自语道:“妖王那个老家伙知道这洞府的所在,它是妖王老人家我也忍了。现在倒好。谁都敢堵了老人家我的家门口,这几天就找地方搬家…..”

  徐福看着老家伙慢悠悠的走到车头前,这才再次对归不归行了师礼。说道:“晚辈是大方师广义的弟子,奉师命先来拜见两位前辈。送上家师的亲笔书信……”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封信笺。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前。双手呈递了上去。

  “大方师广义……”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上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这才将信笺接了过来,笑嘻嘻的拆开信笺。看过去的同时嘴里对着徐章说道:“你说你的,不耽误。老人家我可不信广义什么话都敢写在信上。”

  “大方师的确还有几句话要我带给您和吴勉先生……”看着正在看信的归不归脸上的笑意不减之后,徐章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是这样。三个月后的十月初八,是方士一门重开山门的大日子。广义大方师请您和吴勉先生前往昆仑上的方士一门新址观礼,本来广义大方师还想远赴海外,去请徐福大方师归陆。不过他老人家不得其法,三次出海都无功而返……”

  徐章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归不归已经看完了信笺,马上停了口。老家伙嘿嘿一笑,将手里的信笺交到凑过来的百无求手上:“交给你小爷叔看看,徐章你说你的。你们家大方师还说什么了?”

  “原来这位兄弟是吴勉先生的贵亲,刚刚多有冒犯。”徐章这才明白刚刚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向着百无求赔礼之后。这才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大方师想请您和吴勉先生再出海一次,替广义大方师去请徐福大方师归陆。方士一门虽然重开山门,我师也是暂代大方师之职。如果徐福大方师归陆,我师一定将大方师之位交还徐福师祖。”

  “原来你师尊的胆子还没有大过天嘛,还记得东海漂着一个徐福,也叫大方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多少有些尴尬的徐章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那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广悌和广孝,这几年一直都没有他们俩的消息。广孝虽然做了和尚,可也曾经也是广字辈的四个人之一。他们广字辈的不谈妥,你们师尊这个大方师的位置也做不牢靠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章急忙解释道:“广孝师叔已经在方士宗门之内了,因为他老人家改投了它教,不好再回方士名份,大方师只得请广孝先生做了方士一门的客卿。那位广悌先生也是支持我师重开方士宗门的,只不过广悌先生女流,我方士一门男弟子众多不便在宗门居住。现在并不在宗门之内……”

  说到这里。徐章缓了口气。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至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这些年一直没有联络到。不过凭着他们二位和广义大方师往日同门的情谊上。想必也会前来恭祝,为方士一门重开山门……”

  “你不用说了,老人家我明白广义的意思了。”没等徐章说完。归不归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来一趟也不容易,本来刚才对前辈大不敬。应该断你一手一脚作为略惩的。不过看小娃娃你也不容易,这次就算了。回去和你师尊说,方士一门重开山门是大大的好事。本来老人家我应该过去恭祝的,不过真是不巧,这几天我老人家的脚气犯了。大夫说了不可以远行,回去和你师尊带个好。就说归不归老头子祝他这么多年的心愿总算完成……”

  说到这里。归不归想起来当年方式门中,广字辈的四个人为了大方师的位置明争暗斗的往事便觉得好笑。一阵大笑之后,再次对着徐章说道:“至于徐福大方师那件事嘛。还是刚才那句话,就说老人家我的脚气犯了,实在不方便去给大方师出力。请他万万不要见怪。”

  勉传首发,请支持正版。

  徐章还打算说几句,不过归不归却没有心思听了。当下老家伙冲着他摆了摆手,再次说道:“会吧。你师尊还等着回话呢。和他说,就说归不归说的,好好干,再过千八百年之后,谁也不记得还有什么广仁、火山大方师了。方士一门就俩大方师——徐福和广义……”

  看归不归已经没有心思留他,徐章这才悻悻的对着老家伙和车上的吴勉行了礼。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带着一起来的同门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重开方士山门,广义大方师……”看着刚才徐章几个方式所在的位置,归不归怪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关上门让弟子们叫几声大方师,乐呵乐呵就完了,非要玩的这么大。唉。好可怜的广义,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这时候,百无求走了过来,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的家底不薄啊,外面还有闲着的洞府吗?这就搬家?”

  “不搬了,广义也不好意思再来。先炼几炉丹药攒点丹液再说,再过二年,就是你爸爸我的衰弱之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