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章 打道回府

第二十章 打道回府

  “它想开也没用,陛下你捧上天的也不过是个傻蛋.”真正的敖卿公主看着妖王,脸上好像挂了一层冰霜一样.看了一眼百无求之后,这位公主继续说道:“陛下真想撮合也不是不行.不过总要说出来你怎么看中这个傻蛋的吧?现在已经有妖私自下了盘口赌这个傻蛋是你的骨肉,你不说,我敢嫁给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我哥哥的傻蛋吗?”

  “够了啊!你一口一个傻蛋的叫谁呢?”没等妖王说话,百无求先发作火冒三丈的冲着敖卿公主骂道:“小娘们儿你差不多点啊!老子要不是看在你爹是妖王,你们妖多老子不一定打得过的份上.现在早就打的你叫爸爸了,老子是妖!没有他们人不大女人的臭毛病!记!住!了!不是小娘们儿你不嫁.是老子嫌弃你人不人妖不妖的不娶!别以为你是妖王生的,就敢一口一个傻蛋的叫着.老家伙你笑什么?它管老子叫傻蛋那是什么?还笑……笑的和二傻子似的……”

  “算了.你们一个不娶,一个不嫁的我也不添这个烦了.”看着百无求和自己女儿剑拔弩张的样子.老妖王心里明白这是没戏了.当下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回头叫过来自己带来的妖将总管,开始整理带来的妖军,最好善后之后便使用妖法回到妖山.

  这时候,趁着百无求和小任叁凑过去看热闹的档口,老家伙笑嘻嘻的凑到了妖王的身边,说道:“陛下,看在你白用了我们一场的份上.是不是也该交个实底了?百无求这孩子到底什么来路?你连这个水灵的一个公主都豁出去了.”

  听了老家伙的话,妖王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和小任叁一起在对妖军评头论足的百无求.说道:“既然你问了,那也不瞒你.百无求也是妖王得接班人.我是真心想要把妖王大位让给它的.”

  “陛下你这话我可是刚刚听了一遍的,刚才要接你大位得那个妖叫疆冲.”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现在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陛下你到底有几个准备接位的‘人’?这么算不止疆冲、百无求这几个孩子吧?”

  “妖王大位我不是继承来的,也不打算传给不中用的儿子.”妖王看着门外已经整顿好的妖军,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要的是妖山一脉传承下去,不是将妖王一代一代传给我的儿子、孙子们.本来我的那一点点私心已经都被刚才疆冲身上的那把火烧干净了,几个儿子的死也让我越来越清醒.谁才是最合适继承我妖王大位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妖王的眼神一直盯着恍然不知的百无求.这个景象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的脸上也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片刻之后,妖将总管进来向妖王禀告大军已经整顿完毕.

  本来妖王心里还存了强带百无求回妖山的心里.不过看到后面稳坐在中堂的吴勉,虽然他和归不归两个人落单妖王都不惧.不过这二人联手妖王也只有脚下抹油这一条路了.当下老妖王只能放下了带百无求离开的心思.

  “这次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如果那一天百无求这孩子又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你就放它回妖山.到那时差不多就是它继承我妖王大位的时候了.”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百无求一眼之后,老妖王又对着归不归说道:“当年我和你们的盟约依然有效.你们在这世间遇到仇家,无路可去的时候.我在妖山摆下酒宴等着你们……”

  说完之后,老妖王冲着妖将总管做了一个手势.随后它带着那位敖卿公主、大妖百疆一起.和外面那无数的妖军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滑头,说了这一大通还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冲着妖王消失的位置笑骂了一声之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中堂当中.重新坐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冲着一直待在这里,没有出去的白发男人说道:“好了.该走的都走了,谁都没有看出来你的破绽.”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吴勉头上本来白雪一样的发色突然快速的退了下去,变成许久不见的满头黑发.

  “什么情况?小爷叔你什么时候染回了头发?”看到了吴勉头发的变化之后.百无求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当下直接站了起来,围着吴勉开始转起了圈.盯着它小爷叔的头发继续说道:“老子看你的少白头几百年了,冷不丁看你把头发染回来还有点不适应.不过咱们这几年都在一起啊,小爷叔你什么时候染的头发.老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就在今晚,吴勉到了每过几年一次的衰弱期.到了这几天他的头发便会变回原本的黑色.因为当年服用长生不老药的缘故,吴勉身上的术法以及种子的力量这时都会消失的干干净净.本来这么多年白发男人一直在服用丹液,瞬间转换回原本的白发体制.无奈用了这么多年,碰巧到了这个时候丹液已经用完.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出现的话.仇家很容易便可以推算出来以后的衰弱期.最后吴勉还是决定冒险,所以今晚动手的都是老家伙归不归,难得见到这个‘白发男人’这么沉得住气,一晚上动手的都是老家伙归不归.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虽然头发变黑,吴勉的脾气可是一点都没有变.翻了个白眼之后,他看着百无求继续说道:“下次再染头发的时候,我叫上你.你来染个白的……”

  “不管怎么样,没看出来就好.”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子继续说道:“那长生不老的药丸这几年也败光了,回去之后正好在炼制几炉丹药.顺便也攒点丹液,刚才老人家我本来还想诈老妖王点天才地宝的.不过那个老东西比猴都精,怕它看出来破绽才没敢开口.这一次真是赔了,白给那个老妖王出工出力的.”

  这话虽然是对着黑头发的吴勉再说,不过老家伙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他说话的时候,小任叁也在看着自己这个大侄子.看了半晌之后,小家伙嘀嘀咕咕的说道:“我们人参这大侄子哪长着这爱人肉儿?妖王比它儿子还疼它……”

  做了半晌之后,并不见司马徽出现.当下归不归让小任叁去了他藏身的地点,想要把这个老家伙揪出来.没想到小任叁一个‘人’去的,还是一个‘人’回来:“那个老小子早就溜了,八成是看见满城都是妖将妖兵吓得溜了.”

  “算了,司马徽八成也不敢再回来住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主人家和做客的都走了,咱们这蹭房子的也该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炼点丹药、丹液存在手里留着过年,还有百里熙那个老家伙,让他炼制点法器,他就照着一辈子来炼吗?”

  由于吴勉已经没了术法,当下他们几个人到了司马徽藏身的所在挨到了天亮.第二天开城门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便乘坐马车离开了襄阳城.一路向着洞府回去的路上,吴勉也埃过了衰弱的这几天.头发的颜色又在百无求的眼皮底下瞬间变白,这一黑一白的百无求又是感到差异无比.

  就在已经看到了洞府门口的时候,就见门前站着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