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八章 雨一直下

第十八章 雨一直下

  “看在你马上就要家变得份上,这次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吴勉从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酒水之后,非笑非笑地看着远处的百无求。

  这时候的二愣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妖王,说道:“陛下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下山的?快到树下避避雨,咱们不是说好了,老子去找我那个不成器的大哥——百疆。怎么你在这?等一下,老子有点乱……这里是哪?刚才老子好像再和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干架,谁给了老子一个嘴巴……乱,真乱……”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的脸已经纠结到了一起。这个时候,中堂当中的归不归已经闭上了眼睛。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个傻儿子跟了老人家我几百年。本来我老人家还打算分点家产给它的,挺好的一个儿子。一会管谁叫爸爸还不一定……”

  百无求的脑袋里面好像开了锅一样,散碎的出现了一连串的画面。好像是它跟着几个人影满天下的冒险,不过那几个人影的面容模模糊糊的。完全认不得那几个人谁是谁。加上天空中时不时有雷电声响过,到最后二愣子捂着脑袋开始叫唤:“不行了,老子的脑袋里面有东西呼呼往外冒……受不了……头疼……百疆。你快点动手打晕老子,我可受不了……”

  百无求的举动吓了百疆一跳,大妖回头冲着中堂当中的吴勉、归不归二人喊道:“你们把百无求怎么了?我这弟弟虽然浑浑噩噩,可从来没有这样过!说,你们做了什么手脚?”

  “百疆稍安勿躁,百无求只是刚刚想起来往事,一时之间有些错乱而已。回到妖山慢慢修养,用不了几天它便会恢复如初。”没等归不归说话,妖王已经走过去查看了一番。确定这二愣子没事之后,它又回过身来,冲着中堂里面的两个人说道:“多谢两位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照顾这孩子。本来还有些苦恼百无求不在我的身边。会不会惹下什么乱子,现在看它终于清醒过来,我悬着的这颗心也可以放下了。”

  “不管这么说它也喊了老人家我这么多年的爸爸。回去之后别亏待了它……”说到这里。归不归已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老家伙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以往那个老狐狸的样子这时已经无影无踪,变得有些颓废起来。

  看着归不归此丧考妣的样子。老妖王却是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刚才是老家伙的亲生儿子被他自己烧死,老妖王才是那个在旁边看热闹的。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府外面突然响起来一个好像撞钟一样的声音:“司马徽!出来见见术士爷爷。听说有妖物敢欺负你?术士爷爷这二年没怎么露面。那些瞎了眼的妖物就敢欺负到术士爷爷我的头上了……”

  说话的时候,那位陆地术法第一人的大术士席应真已经从府门外走了进来。门外数不清的妖兵妖将竟然都好像没有看到这个大活人一样,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

  现在的人、妖都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席应真,妖王抢过身前妖将手中的油纸伞,亲自走过去给老术士撑伞。满脸陪笑的对着席应真说道:“是我妖山几个不懂事的小妖,我已经杀了它们给司马先生出气。有我这个妖山小王在。断不会让老人家您的高徒吃亏的。”

  妖王说的毕恭毕敬,哪里有一点刚才杀伐决断的样子?不过席应真似乎不打算领这个情,大术士没有搭理妖王。反倒是笑嘻嘻的冲着中堂里面招了招手,冲着那个人参娃娃说道:“我的儿,没看见爸爸我来了吗?这么多年没看见,想不想术士爷爷?还不过来让爸爸抱抱吗?”

  这时候,妖王心里暗叫侥幸。刚才辛亏没有和他们几个翻脸,要不然现在席应真到了还真不好收场。想不到小任叁站在桌子上做了一个张开手臂的动作,奶声奶气的冲着外面的席应真说道:“老头儿。外面的雨太大,快点进来避避雨。我们人参不能泡雨会烂掉的,你快点进来。让我们人参看看你老了没有。”

  席应真听了哈哈大笑,没有一点责怪小任叁不出来的意思。当下便向着中堂里面那边大步走去,就在他走到百无求身边的时候,这二愣子正捂着脑袋站起来,它头疼的厉害,正打算从树下出来淋淋雨。凉快凉快八成会舒服一点。现在的二愣子脑袋里面嗡嗡直响。完全没有看到、听到那位大术士席应真已经到了这里。

  当下,一个大步流星、旁若无人的向着中堂那边走,另外一个愣头愣脑的从树下走出来。当下这一人一妖正好撞个满怀。百无求本来便头疼难忍,撞在席应真身上之后,连连向后退去。差点一屁股坐在雨地当中。

  “那个不长眼睛的畜生,趁着老子头疼,就敢欺负老子。你爹你娘生你的时候,就不知道把走道看路四个字纹你身上吗?”百无求隐隐约约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看着他的相貌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当下。二愣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张嘴便骂:“老不死的发瘟货,你妈生你的时候没生你的眼珠子,你这狗眼是后来从你们家狗身上挖下来……”

  百无求虽然脑袋混沌。骂街的技艺可是一点都没有退步。本来席应真看到撞自己的是归不归的便宜儿子,也没打算和它一般见识。没想到这愣货竟然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张口便骂。当下这位大术士的火气上来。抡圆了胳膊对着这愣头青的左脸便是一巴掌。

  不过好歹看在归不归的面子上,席应真这一巴掌没有要人命的心思。“啪!”的一声脆响之后,就见百无求高大的身子被打在半空中。转了几个圈之后这才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看着百无求挨打,妖王和中堂里面的归不归同时“哎呦”了一声,最后这一人一妖一起向着百无求落地的位置跑了过去。还没等他们俩过去,就见百无求自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看着已经跑过来的归不归和妖王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和妖王混到一起了?对了,刚才谁打的老子!啊!席……那个谁你怎么也到了?你们老哥仨先聊着。那个什么什么贺!你给老子出来,怎么?看见老子这边人多你就怂了?那个什么什么贺,哪去了?别装死啊……”

  听了百无求这几句话。老妖王和归不归他们俩脸上的表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妖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而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则好像是听到了自己的媳妇刚刚生了个大胖小子一样,笑的脸上的皱纹都聚在了一起,好像个核桃一样。显摆的看了老妖王一眼之后,笑嘻嘻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刚才打你的千无贺已经死了。你刚才做了个噩梦。不过总算这个梦醒得早……”

  这时候,妖王还是有些不甘心,对着百无求说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记不得了吗?你再想想,百疆你过来,你弟弟看见你或许还能想起来。”

  “刚才的事情?老子不是被那个什么什么贺打晕了吗?还有什么事?”百无求抓了抓头皮,随后继续说道:“老子好像晕倒之后做了一个梦,梦到什么……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老子这么多年都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不是也活的挺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