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七章 大雨中

第十七章 大雨中

  替自己的儿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之后,妖王继续说道:“一百多个儿子当中,你不但和我长得最像,心智、统帅之能也是最适合作为坐上大位的。我虽然没有明说,却是拿你当着接班人来培养的。与整个妖山相比,你和答绿的丑事只是末节。我可以当作看不到,但是你太心急了,急得已经连我都容不得了……”

  站在大雨当中的妖王直视着这个和它最像的儿子。叹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我本来已经有了打算,再过几年就把你扶到妖王的大位上来。到时候我会学徐福在海外找一处海岛,待在岛上等大限将至的到来。可惜,你连我放逐自己的机会都不给我,这是你和我唯一不像的地方。疆冲,事以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这个时候,疆冲反而豁出去了。它看着面前的妖王突然失态的大声狂笑了起来。妖王也不恼怒,心平气和的看着最像自己的这个儿子。直到它笑声停下之后,看着它对自己说道:“我在逼你?你又何尝不是再逼我!拿我当作接班人说得好听,那有过一点点明示暗示吗?你做的所有一切都要别人去猜。还记得疆卫吗?那个你亲手勒死的儿子。也是你唯一一个承认的妖山王储。它做了什么?只是别人称呼陛下,它答应了一声,你便亲自勒死了自己的儿子,还灭了它的母族。从此之后。你不在设立王储,让我们兄弟自己去争去夺!兄弟之间的骨肉相残你从来都当作看不见……既然兄弟都可以相残,那么父子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句话刚刚说完,头顶上一到雷电划过。瞬间将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疆冲再次狂笑起来,这次妖王没等它笑完。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你只看到了我勒死疆卫,却没看到疆卫在我的酒中下毒。还打算联络徐福,要里应外合杀我和你们这些兄弟。你以为那次徐福带着归不归上妖山为了什么?真的只是逼我立下盟约不得私下妖山吗?归不归你不要装聋作哑!你和疆冲来说……”

  “妖王陛下,当初可是你逼着老人家我发誓不得乱说的,现在说出来可是会天打雷劈的……”说话的时候,雨夜当中又响起来“轰隆隆”的雷声,归不归有些夸张的一缩脖子。

  “你破的誓还少吗?”妖王看了中堂当中的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破誓之后,所有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口,一道丈余的雷电猛的打在老妖王的身上。雷电通过妖王身体的一瞬间,全身的皮肤都变得透明起来。里面的骨架、内脏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道雷电劈下来的同时,疆冲和周围几个护驾的妖将都被打飞了出去。疆冲再爬起来的同时,已经被其他几个冲过来的妖将用妖器抵住要害,不让它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妖王这是将天雷引到自己身上,替归不归破了当年发的誓言。当下老家伙嘬了嘬牙花子,看着稳稳站立的妖王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这样,给老人家我两根上古妖骨,什么样的誓都破了……疆冲大侄子你听好了,当初你哥哥疆卫密谋联系了徐福,用除了它之外整个妖王一脉,来换它坐上妖王大位。疆卫要和徐福里应外合,趁着妖王做寿的时候突然发难。结果徐福拿着疆卫的亲笔书信给了妖王。用你哥哥的性命,换了你爸爸统领群妖不得私自下山的誓言。如果那个时候它成了事的话,你爸爸、你、你的兄弟姐妹亲妈小妈一个都活不成。好了,先说到这里,陛下,老人家我还有别的誓要不要一起破了?给你打个折,两根妖骨……”

  “听到了吗?”妖王没有理会归不归,盯着再次被带到它身边的疆冲。继续说道:“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既然犯了这样的大罪,你就应该有事败的觉悟,疆冲,你准备好了吗?”

  这个时候,疆冲的脸上已经是一副死灰之色。惨然的笑了一声之后,冲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我自己了断,死后还望你不要伤害我的母族……”

  “不行。你的罪过太大,不是自杀可以了结的。”妖王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其他的兄弟学你的样子,最多也不过是自我了断。我不能开这样的坏头。我现在还可以镇住你们,但是下一任妖王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不能给它添这样的麻烦……”

  这时,妖王伸出了手掌,它的手心里面出现了一缕黑色的火苗。看着在大雨当中依旧跳动的火苗。妖王深吸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儿子再次说道:“疆冲,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怪不得我……”

  这句话说完。妖王将黑色的火苗甩在了疆冲的身上。转眼间,这位曾经被妖王内定的接班人身上便着起来黑色的大火。虽然大雨依旧瓢泼,但是却没有一点浇灭这黑色大火的意思。

  疆冲惨叫了几声之后,倒在的雨水当中,在群妖的瞩目之下被烧成了一具黑色的骷髅。烧成骨架之后,黑色的火焰便慢慢的消失。妖王从头到尾看着自己这儿子变成了焦骨,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当中带出来几分苍老的感觉:“将疆冲的骨头带回去,让那些小畜生们都看看反叛是什么样的下场……”

  这句话说完,妖王又回头看着其他几个一起反叛它的重臣。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们已经看到我儿子的下场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叛臣当中为首的左贤王还撑得住气,它率先对着妖王跪了下去。说道:“这件事是我们的错,疆冲陛下你都没有放过,我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看在往日我们曾经那一点扶保过陛下的功劳,我们几个死后。能不能放过我们的族人?”

  左贤王说完,妖王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几个曾经的重臣。看到妖王没有答应,左贤王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陛下连这个都不肯答应的话,那我们几个老臣子之能和陛下兵戎相见了。拼死之下陛下您对我们几个也没有胜算……”

  “好,我明白了。”妖王点了点头,看着左贤王等几个叛臣说道:“我答应你们,这件事首恶疆冲已经伏诛,给你们一个自裁的机会。你们伏法之后便不会连累你们的子嗣、族人。”

  “多谢陛下……”听了妖王的话之后,这些叛臣同时跪在地上,最后对妖王行了君臣大礼。礼毕之后,各自抽出来贴身的妖器,对着自己的要害招呼了下去。只是片刻的功夫,这些反叛的主谋和协从都离开了人世。

  等到最后一个叛臣咽气之后,妖王手下的妖兵妖将去查看了它们的状况。却定都死光了之后向妖王做了禀告,这时候,那个叫做疆启的太子已经瘫软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下面轮到儿子了吧?请陛下开恩,也赐儿子自我了结吧……”

  “今天我已经死了一个儿子,经不起第二个了……”妖王挥了挥手之后。对着手下的妖将说道:“将它看押起来,送回妖山之后将疆启关在牢中。没有我的旨意,任何人不得见疆启,也不得给它食水。去吧……”

  看着妖将将起不了身的疆启拖走,妖王闭上眼睛缓了一下,随后招手叫过来另外一名妖将,在它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带部下先行回到妖山,将疆冲、疆启二人的母族,以及叛臣的所有族人收押。传我的王旨,将它们发配到昆仑的苦寒之地。路上将所有‘人’格杀,一个不留……”

  妖王这话说的声小。却还是瞒不过吴勉、归不归的耳朵。白发男人听到之后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归不归却轻轻的叹了口气,自己给自己满上一杯酒水。说了一句:“怨不得人,都是自己的命……”

  就在它将杯中酒倒进自己嘴巴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那便宜儿子百无求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二愣子原地转了一圈之后,看着身边的妖王,说道:“我想起来了。”

  这五个字出口,吓得归不归已经到了嘴里的美酒瞬间喷了出来,这口酒一点都没有糟蹋,喷了距离他最近的吴勉满头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