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四章 三百年前那一面

第十四章 三百年前那一面

  只是一瞬间,已经冲到司马府上几个人影便被烧成了灰烬。其余的人影都急忙停下了脚步,满脸惊恐的看着被瞬间烧死华为灰烬的同伴们。

  “这就是灭妖阵法吗?”府外的人影当中,一个身材相对矮小一点的人影走了出来。这‘人’身穿软甲,脸上被一层黑气笼罩着,看不清原本的相貌。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站在大门口的位置,它看着里面满地的灰烬叹了口气之后,回头冲着身后的民居招了招手,说道:“请殿下过来……”

  这‘人’的话音刚落。民宅当中已经有人簇拥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女人走了出来,正是百疆护卫的妖山公主敖卿。公主除了脸上有些倦容之外,并没有什么外伤。只是有一条红色的丝带松松垮垮的缠在它的妖山。丝带另外一头攥在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手里。

  将公主带到了身边之后,那‘人’冲着大门之内继续说道:“百疆,公主殿下就在我的身边,你是打算亲自出来用那半张阵图交换呢?还是你将阵法撤掉,我带公主殿下进去面谈。”

  这人说完之后,半晌都没有等到里面的百疆回应。当下‘它’冷冷的笑了一声,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大家一起进去,公主殿下为我们开路。百疆,如果公主有什么意外的话。这笔账是要算在你身上的。”

  说完之后,这‘人’做了一个手势,随后围在府外的所有‘人’都聚拢在它和公主的身后。在手握红色丝带大汉的引领之下,这些‘人’小心翼翼的从大门进入到了司马徽的府中。

  公主进来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身后的大队‘人马’这才一拥而进,跟着进入到了府邸当中。只不过这府中黑漆漆的没有一点灯火,也感觉不到有人活动的气息。等到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院子当中之后,为首那‘人’叫过来四个小头目。耳语了几句之后,四个头目分别带着十几个‘人’开始在府中搜查起来。

  这是,为首之‘人’清了清嗓子,随后继续说道:“百疆,我们已经到了。公主就在这里。你还不赶紧出来拜见公主殿下吗?你也看到了,敖卿公主连根头发都没有丢。你将半张阵图交出来,公主便由你带走。”

  不论这大头目如何游说。始终不见百疆的回应。半晌之后,它刚才派出去的四路‘人马’也都回到了它的身边,它们都没有在府中发现百疆的下落。这个时候。大头目有些不耐烦了。它冷笑了一声之后,突然一把将公主拉到了自己的身边。随后说道:“本来殿下是不用掉一根头发的,不过因为百疆你不合作。现在没过十个数我便切下殿下的一根手指。手指切完还有脚趾。之后是它的血肉。百疆,你等着欣赏殿下的骨架吧……”

  大头目说完之后,冲着身边一个‘人’使了眼色。那人心领神会的开始报数:“一、二、三……”

  刚刚数到五的时候,一个漆黑的人影便从这些‘人’对面的黑暗当中走了出来:“那么这半张阵图你们也不打算要了吗?公主有一点偏差,这半张阵图我便焚了它。刚才阵法的力道你们也见识到了,想要布下阵法下辈子在做梦吧。”

  走到距离群妖十丈左右之后。漆黑的人影停下了脚步。一抹月光照在它的脸上,正是妖王的心腹大妖百疆,它手里紧紧抓着半张绢帛,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剩下的半张阵图。

  看了一眼面色憔悴的敖庆公主,百疆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把公主身上的捆妖索解下来,然后请殿下过来。我要确认公主无碍之后,才能把这半张阵图交给你们。”

  “我怎么知道你手里的阵图是真是假?”大头目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随随便便撕了半张床单过换公主,到时候你带着公主走了,我们怎么办?我要验图……”

  看着百疆没有回答,直接默认了之后。大头目叫过来身边的一个小头目。在它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之后,又从自己的怀里取出来剩下半张阵图的拓本交给了小头目。

  随后小头目带着副本走到了百疆的身边,用和半幅阵图一摸一样的拓本和大妖手中的半幅阵图比对。从撕开的角度和里面分裂的阵图看过去都是严丝合缝,这小头目验的极慢。看了半晌之后才回头对着大头目的方向点了点头。

  百疆看了小头目一眼,说道:“天黑月暗,你光点头没用。和你主子明说,我手里的阵图是真是假?”

  大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下小头目再次回头对着大头目说道:“我验过了,从纹理、合图上看都是真图无疑……”

  说话的时候。小头目便要回到自己的队伍当中。就在它迈步的一瞬间,百疆突然发难,大妖电闪一般伸手在小头目的脑后点了一下。“噗!”的一声闷响。小头目的脑袋瞬间爆裂成了一团血雾,没有了头颅的腔子停顿了片刻之后,突然喷出来一道血箭。随后这个无头尸体才晃了两下之后,倒在了地上。

  这个突然间的变故让百疆对面的群妖都惊愕无比,大头目阴沉着对大妖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逼我们对殿下无礼吗?百疆,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切下来敖卿的手指……”

  “它是昆仑妖族的赫冥。三百年前昆仑妖族三万妖兵换防的时候,我见过它赫冥一面。”没等大头目说完,百疆已经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以为过了三百年,我已经忘了昆仑瑶族的赫冥吗?当初它在陛下面前卖弄记忆之法我还历历在目。陛下喝酒的片刻功夫,赫冥便记下了换防的三百里山脉地图。如果不是当年它可以卖弄。现在赫冥已经回到你身边,百疆和公主都是你们砧板上待宰的鱼肉了。我让赫冥过来验图,只是借它的嘴告诉你这半张阵图无假。听到了吗?千无贺……”

  “到底是大妖百疆,我就知道你早晚会认出我来。”说话的时候,大头目脸上的黑气消散,露出来一张七分俊俏加上三分阴柔的面孔。比较起来其他妖物五大三粗的样子,这个叫做千无贺的大头目身上完全没有一点妖的影子。如果不是它身上大妖的气息太过浓烈,谁看见也不会认为它会是妖物。

  亮出本相之后,千无贺阴冷的笑了一声。冲着百疆说道:“不过我不明白你叫破我的身份是什么意思?真的胸有成竹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吗?妖王还在妖山没有下来,你就靠着一个司马徽……”

  说到这里,千无贺突然住口。随后脸色有些难看的对着身边另外一个小头目说道:“最近有席应真的消息吗?还有吴勉、归不归它们几个……”

  小头目回答道:“席应真一直住在长安城的娼馆当中。没有出离的意思。吴勉、归不归现在已经到了八十里外的逍遥谷,我的属下一直跟随。并没有什么异常。”

  听到这几个大人物都不在附近,千无贺的眉头反而皱的更加厉害。它盯着十丈开外的百疆。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方士余孽不会牵扯进来,那我就想不通了。百疆你哪里来的这份自信……”

  千无贺说话的时候,刚才向它回事的小头目向着牵着捆妖索的妖物走了过去。对着那妖物说道:“听到了吗?千无贺让你把公主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