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三章 交换之前

第十三章 交换之前

  “什么公主?家里能藏人的话,我还至于躲出来吗?”司马徽皱着眉头冲着窗外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看到那个传说中得大妖,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别听外面的人胡说,我就是得了妖山那么一点钱财得好处。可真没有和什么妖山公主有什么关系,我老了,真的是折腾不起了……”

  听了司马徽的话,的确不像是知道那位妖山公主下落得。当下窗外得百疆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屋内得归不归说道:“现在怎么办?公主不再这里。凶多吉少……”

  看到百疆已经失了方寸,归不归轻轻的笑了一声,这个大妖本来还算是心思缜密得。要不当初妖王也不会派下下妖山。联络问天楼去图谋什么化界而治了。要知道这几次没有一位太子跟随,都是百疆一人完成的。虽然没有成功那也是非战之罪了。

  “老人家我问你一句,公主和阵图哪个重要?”一句话点醒了百疆之后,归不归继续笑嘻嘻的说道:“你要公主,它们要阵图。大不了就交换一下嘛,到时候大家各取所需,谁也没有亏吃……”

  “不行!这样就算是害了整个妖山,那倒宁可请公主就义了。”百疆虽然担心公主,不过还没有乱到那种地步。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在窗外的大妖森然说道:“失落了公主,我会以死谢罪。到时候妖王陛下自然会有手段救回公主……”

  “别说这个……好好的说什么以死谢罪?”百无求当下也跟着说道:“这样,先去找公主那个娘们,能找到更好。找不到也没事,百疆你也别自己偷偷摸摸的死了。咱们爷仨一块吧,咱们手拉着手一起同归于尽。然后一起投胎,下辈子咱仨就当哥们儿处,大不了老子吃点亏,当个小弟弟……”

  “归不归!看看你做的好事!好好的一个百无求被你……”百疆一声大吼之后,直接用身子撞塌了正面墙壁,冲进来之后便直奔着归不归,要和这个老家伙拼命。却被‘正好’迈了一下腿的吴勉绊倒。也是百疆冲进来的速度太快。它撞塌了西墙冲进来,又撞塌了东墙摔了出去。看着自己的兄长摔出去的样子,百无求叹了口气。一溜小跑的跟出去,将瓦砾堆当中的百疆搀扶了起来。

  归不归也没有想到吴勉竟然会帮自己绊倒了百疆,老家伙有些诧异的看了白发男人一眼。正要说几句感激涕零的客气话时。却被吴勉的白眼挡住:“什么都别说,我真是没有帮你的意思,只是伸伸腿……”

  这时候。百疆、百无求哥俩从墙外走了进来。归不归看着百疆满身尘土的样子,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你的脾气还是那么急,下次把话听全再动手也不迟。老人家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用真的阵图去换公主。阵图给它们没有问题,只要上面加一点谁也察觉不到的手脚。一点点就好,司马徽,你是阵法大家,这个总不是什么难事吧?”

  第二天一早,襄阳城的太守府便得到了当地大户司马家的禀告。昨夜晚间有几十名山贼流寇闯进了司马府,在府中抢夺了一番还不算完。竟然把贼手伸进了刚刚亡故的上一任家主——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墓中。司马徽是修士出身,传说他的陪葬品中又可令人长生不死的药丸(司马徽是暴亡,故而没有沾上这苍生不老药的福气。

  这些贼人掳走了司马柬家主,胁迫司马老爷带他们到了司马徽的幕前。进入到墓中抢夺陪葬品,结果这些见财眼开的贼人抢了陪葬平之后,竟然在墓地里面黑吃黑起来。最后所有的匪徒都同归于尽,现在所有的品葬品都收藏在太守府衙门的库房当中。

  就在三天之后的深夜。太守府的库房外面突然多了几个人影。就在这几个人影穿墙进入到库房的一瞬间,本来黑漆漆的库房当中突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之间这里空空荡荡的,哪有存放什么司马徽的陪葬品。

  就在这几个人影察觉到不对,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浑身漆黑的大妖百疆突然凭空出现,在百疆的妖法之下,只是过了片刻,刚才进到库房当中的几个人影便都倒在了地上。

  “你们是来找这个的吗?”说话的时候,百疆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张绢帛。当着人影的面,百疆将这张绢帛一撕为二。将半张绢帛扔给了倒在地上的人影。随后继续说道:“这是你们要找的东西,给你们一半去辨明真伪。另外一半在我这里,三天之后请敖卿公主前往司马家老宅。用公主老换这半张绢帛。如果公主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便会焚了这半张绢帛!”

  这些人影的实力和百疆相差很远,加在一起也不是大妖的对手。当下,带头的一个从地上捡起来半张绢帛,看了百疆一眼之后,默默的带着手下从库房当中走了出去。

  看着这些人影走出去之后。百疆对着空气说道:“如果它们带公主过来威胁我交出这半张绢帛,我不会违背公主的王命。那样的话,怎么办?”

  “你还真以为它们会老老实实的把公主送过来,和你交换这半张绢帛?百疆,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什么时候你开始按着小绵羊的心思想事情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归不归带着百无求一起,凭空出现在了百疆的面前。

  笑了一声之后,归不归将百疆手里的半张绢帛抓到了自己的手中。随后这才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会那么听话的,不把它们打服,还想它们把你们家公主带过来交换?醒醒吧,哪有那么多的好事。”

  因为牵扯到了公主,百疆不敢冒险。当下还是显得犹豫不决,这时候,它的亲兄弟百无求开口说道:“把心放在肚子里。有咱们家老家伙在,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还是那句话,成了更好。不成也没关系。大不了咱们仨这次就同归于尽了。下辈子就是亲哥们……”

  本来便有些焦躁的百疆,听了百无求的话之后心里更加没底了。当下它也顾不上什么兄弟不兄弟了,直接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把百无求弄走。它在这儿的话,我的右眼皮就一直跳…….”

  转眼之间,又是三天过去。早上城门打开之后。便有数不清的生面孔陆陆续续的进了襄阳城。说来也怪,这些外地人并没有住店,也没有找家酒肆、饭铺吃饭。进城之后不久便消失在了大街上,虽然不停的有外乡人进来,不过襄阳城的大街上并没有多出什么人。

  等到天色擦黑,关了城门之后,守城的官兵还在议论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当下只能说这些外地人已经凑其他的城门中离开。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消失在大街上的外地人又陆陆续续的凭空出现在司马府前。随着这些外地人越聚越多,半晌之后,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走到了这些外地人的人影当中。随着斗篷男人挥了挥手,数不清的这些人开始向着司马府的大门跑了过去。眼看着这些人已经推门、穿墙而入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归不归的笑声。

  “老人家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痛快就交人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最先冲进司马府中的人影身上火苗一闪,随后一阵大火在它们的身上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