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章 那件东西

第十章 那件东西

  一句话说完之后,蛮牛向着沙瓮第一个落脚点跳了过去。稳稳的落在沙瓮的脚印上之后,蛮牛再次起跳落在了沙瓮的第二个脚印上。看着不远处那一地骨灰之后,蛮牛再次跳了起来,落脚在沙瓮最后一次落脚的一尺左右的位置

  这时候,后面的几只妖物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在看到了蛮牛没有什么异样。站稳之后擦了擦冷汗,最后一跳到了裂开墙壁前的安全位置。后面几个妖物踩着蛮牛的脚印一路跟了过来。

  最后一个跳过来的是沙瓮的弟弟沙风,它最后一跳本来应该是踩在前一个同伴脚印的。不过看到了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兄长这时候已经变成了骨灰,沙风的心脏一揪。落地的时候身子没有站住。向着沙瓮的骨灰倒下。也是沙风妖物的本性,落地的一瞬间,两只手已经本能的在地上撑了一下。就在它的收接触到满是骨灰的一瞬间。沙风的身上也瞬间着起了大火。哀豪了几声之后,它倒在地上,身体也被烧成了灰烬,跟它哥哥的骨灰混在了一起。

  本来沙瓮以为自己冒险可以保住弟弟的,没想到最后沙风还是落得一个和它同样的结局。本来下来的时候还是七只妖物,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回头看了地面上的一大一小两堆骨灰之后,蛮牛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转身向着裂开的墙壁当中走去。如意和另外两只妖物跟在蛮牛的身后,有了刚才的事情之后。这四只妖物的任何举动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大的动作。

  到了里面的主墓室之后,蛮牛也不理会趴在地上的司马柬二人,直接到了石棺的旁边。看到里面还有一个朱红大漆的木棺之后,除了这内外两层棺椁之外,这墓室的四周还堆满了金玉之类的陪葬品,不过这个时候,蛮牛的眼里只有棺椁里面的东西,它也顾不得里面会有什么危险,直接动手掀掉了上面木棺的棺盖。

  蛮牛掀掉棺盖的时候,如意正在检查司马柬主仆的身体。等到它再想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见“轰隆”的一声,上面朱红色的棺盖已经飞到了半空中又落了下来。好在棺盖被掀开之后并没有发生了异常的事情。这时女人提起来的心脏又放回到了肚子里。

  看到没有什么意外之后,如意和另外两只妖物这才松了口气。随后都凑到了蛮牛的身边,看着里面躺着的一具栩栩如生的死尸。

  死尸花白的头发。年老的程度几乎可以追平老家伙归不归,正是大术士席应真当年瞎了眼收的弟子司马徽。由于尸身被封了七窍的缘故,虽然死了一百天。这位水镜先生却没有一点腐烂的程度。现在看上去,就跟睡着了一样,恍惚之间还有他胸膛一起一伏在喘气的错觉。

  除了司马徽的尸身之外。棺材里面还有不少水镜先生生前的喜爱之物,这都跟着一起陪葬。蛮牛正要在里面翻找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的女人说道:“外面都有那么厉害的阵法,这里要更加小心。这次司马徽可是连自己的后代都不放过了……”

  “已经到了这里,就算死也认了。”说话的时候,蛮牛已经开始在低头在司马徽尸身周围寻找它们要找的东西来。它身边的两只妖物性子更急。看到蛮牛在尸体周围查找,它们俩直接奔着司马徽的尸体去了。

  两只妖物直接扒开了司马徽的外衣,伸手在尸身上摸索着什么。就在这四只爪子摸到尸身胸口的时候,这两只妖物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它们俩的身体猛地向后飞去。身体飞在半空中的时候爆开,“嘭!”的一声巨响之后,残尸碎肉瞬间散落了一地。

  当下,蛮牛和如意二妖的身上都溅满同伴的鲜血。一时之间,最后两只妖物都呆愣在原地,看着这一地的碎尸之后,女人快速的呼吸了几下,向后退了一步之后。盯着棺椁里面好像睡着了一样的司马徽说道:“他在自己的身上也下了阵法,只要触摸他的身体。那人就会爆裂,这个司马徽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糟蹋自己的尸骸……”

  这个时候,蛮牛也反应过来。想起来只剩下它和如意两只妖了,它便不停的喘着粗气。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想别的了,蛮牛一咬牙,继续在棺椁里面翻找着什么。只是再动手的时候,蛮牛尽量的远离司马徽的尸身,不敢有丝毫的触碰。

  将棺椁里面除了尸身之外的位置都搜了一个遍。都没有发现有它们要寻找的那件东西。当下,蛮牛将手里的珍宝又仍回到了棺椁里。随后紧紧的盯着女人,说道:“骚狐狸。这是你亲口说的!那件东西就在这里。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死了这几只妖的命就算在你的身上了。如果最后还是找不到那件东西的话,就用你的命来偿还……”

  说完之后,蛮牛再次回身第二次开始翻看司马徽身边的陪葬品。虽然之前已经翻找过一次,不过第二次蛮牛查找的反而更加细致起来。只是最后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将最后一块镶嵌这宝石的玉牌重新仍回到了棺椁里面之后,蛮牛慢慢的转回身来。冲着有些紧张的女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我现在就算解决了你,主上也不会再有话说了吧?如果不是你这只骚狐狸……”

  “大不了一死而已,你我的性命是小,主上要的那件东西为大……”蛮牛说话的时候,女人已经走到了棺椁前。围着里面的尸体转了一圈之后。继续用她团的发腻的声音说道:“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如果我能将那件东西找出来。蛮牛你要叫我什么……”

  说话的时候,如意已经开始围着棺椁里面司马徽打转。它的目光都集中在刚才蛮牛没有触及的位置,虽然这墓室的地面上也是遍布珍宝。不过这两只妖物都是一个心思,完全不相信司水镜先生会将那么珍贵的东西随便仍在外面。

  女人走了两圈之后,还找了一柄长剑,小心谨慎的用剑尖将司马徽的外衣挑开,看到没有贴身藏的迹象之后,女人继续围着司马徽的尸身转悠。只是这次它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偶到了尸体的头顶。如意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它直接伸手在司马徽死尸的头下,抽出来一个陶器的枕头。对着地面将手里的陶器用力砸到了地面上。随着一声带着回声的巨大响动。陶枕被砸的粉碎。里面一张写满了字的绢帛从里面掉了出来。

  看到了这张绢帛以后,蛮牛的脸上便露出来欣喜的表情。它几步便冲了过来,直接抢先捡起来绢帛。看了一眼上面画着图像和文字说明之后。蛮牛哈哈大笑,冲着女人说道:“就是它!我们忙了这么久,想不到这件东西还真的在这里……”

  “那就真是可喜可贺了……”没等蛮牛说完。墓室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嬉皮笑脸的声音。随后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凭空出现蛮牛和如意的身前、身后,看着蛮牛手里绢帛,老家伙伸手,说道:“这到底是什么?让老人家我也涨涨见识。”

  看着老家伙的样子和吴勉的白头发,蛮牛当下向后退了一步。楞楞地说道:“归不归?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