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章 女人

第七章 女人

  归不归说了半晌之后,刚才扎到地下的小任叁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小家伙蹦蹦跳跳的爬到了老家伙的背上,看着好像是小孩子在和自己的爷爷玩耍。不过在老家人的目光死角,能看到小任叁的嘴巴微微抖动,正在归不归的耳边说道:“下面是埋着一个死人,不过棺材周围有阵法,我们人参看不到躺在里面的是不是司马徽老头。”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在对着墓碑胡说八道,掩盖住了小家伙的声音。一直等到人参娃娃说完。老家伙这才站了起来,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了这几句好人家我的心里也舒服一点了。既然司马徽不在。那我们也不在这里耽搁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把金锞子塞在了老家人的手里。看着老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涨红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这算是替司马徽那个老家伙给你的,难得他人都不在了,你还怎么尽心。”

  老家人缓了半晌才明白过来,当下紧紧攥着手里的金锞子。千恩万谢的对着归不归说了一通拜年的话,老人也是太激动了,心里想着给面前这个老家伙磕一个。不过身子太过紧张。僵硬的膝盖都弯不下去。

  最后还是看着这几个人要下山,这才稳了稳心神,一溜小跑的到了他们几个人的前面。将这些人带下了山。这几个自称是老太爷朋友的人将老家人送回到司马徽的故居之后,便乘坐马车离开了襄阳城。

  看着马车远去之后,老家人先回到自己的住处,将那一把金锞子藏好。随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到了后院,走到一间厢房门前,隔着门对着里面恭恭敬敬的说道:“老仆回禀主人,归不归几个人在老太爷的坟前逗留了半刻之后,便离开了襄阳城。归不归临走之前亲口所说,老太爷不在,他们便不在这里逗留了。”

  老家人说完之后。厢房里面传出来一个年轻男人说话的声音:“好,这件事做的还算是不错。你去找管家,就说是我亲自吩咐的。在府中挑选几个机灵的下人。让他们装扮成打柴的和猎户模样。每天都要去老太爷的墓前转一圈,只要墓有动过的迹象,便马上回来禀告。办好之后你去帐房领十吊钱。算是我替老太爷商你的。”

  如果是在以前,得了十吊钱老家人一定会欣喜若狂。不过比起来归不归塞过来那一把金锞子,则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是老家人还是装作欣喜的模样千恩万谢的一番之后。继续对着房门内的主人说道:“老仆年老,怕耽误了主人的事情,还是老仆将管家带来,主人您亲自吩咐他的好……”

  “我让你如何,你便如何!不要和我讨价还价!”没有想到房门内的主人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大吼了一声之后。厢房里面又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和一个老下人生的什么气?现在您是家主,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女人说到这里,又对着吓得够呛的老家人继续说道:“就照主人说的做,事后你再去帐房领二十吊钱。这是主人加赏你的,出去不要胡说八道。”

  听到老家人惊慌走远的声音之后,厢房里面的年轻人对着身边美艳的女人说道:“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先祖已经死了,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拿去。不要在难为我了……”

  女人咯咯一笑,好像蛇一样的缠住了年轻人的身体。用她鲜红的舌头舔了一舔年轻人的耳朵,随后用她那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道:“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好处就翻脸不认人了吗?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听到。如果再有这样的话被我听到。司马家的家主就要换成你的弟弟了,你可是不止一个兄弟的。”

  听到了女人的话之后,年轻人的额头上便有黄豆粒大小的汗珠流淌了下来。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女人又是咯咯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只要你听话,把东西找出来。你就还是司马家的家主,我们也不会亏待你,到时候会助你成为一方霸主。不过前提是要快点把那件东西找出来。”

  听到女人暂时不是如何自己,年轻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苦着脸对着女人说道:“这一百天你都在这里。亲眼看到我连几座祖宅都拆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你要找的那件东西。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件东西?”

  “这座大宅不是还没拆吗?你们的祖坟去看过了吗?这座大宅没拆,祖坟也没有挖开。那就不叫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女人搂着年轻人的脖子,在他耳边哈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东西一定是有的,就藏着这里的某处所在。三天之后将这座大宅拆掉,还是找不到的话就拆你们的祖坟。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件东西,找不到的话你会死。你们这一大家子人都会死。一个不留……”

  刚刚松了口气的年轻人身体再次变得僵硬起来,这时候,门外响起来管家说话的声音:“主人,是您让我挑选家丁去巡守老太爷的墓吗?如果您再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这就找人去了。”

  年轻人轻轻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门外的管家说道:“不用去了。我改了主意……”

  还没等他说完,身边的女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年轻人的耳边轻轻说道:“别改主意啊,这样更好,这些日子你将能找的地方都找到了,就差坟墓里面了。那可是你先祖司马徽的阴宅,你说他会不会将那件东西作为陪葬,和他一起埋起来了?”

  “你连我先祖的阴宅都要惊扰吗?”听到女人开始打自己先祖墓室的主意,年轻人的脸色便纠结了起来。这时,女人有缠住了他的身体。说道:“一个死了的先祖,和你自己的性命,哪一个重要?为了一个死人。连活人的路都要堵死吗?就在今天晚上,去挖了司马徽的墓。”

  年轻人也是怕了女人,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门外的管家继续说道:“你准备好人带上工具。今天晚上为老太爷迁坟……”

  管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马徽下葬刚刚过了百日这就要迁坟,未免也太儿戏了一点。房间里面的少主听到管家在犹豫。当下沉着声音说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去,准备三十个劳力,晚上给老太爷迁坟去。”

  听到少主说话的口气带着威胁,管家也不敢多嘴。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准备晚上给刚刚下葬百日的司马徽安排迁坟的事情来。看着年轻人有些颓废的样子,女人妩媚一笑和他一起倒在来床榻赏。随即两个开始扭动起来。

  天色擦黑的时候,这间厢房的大门才从里面打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在女人的陪伴下从里面走了出来,只是从后院走到大门口着几十丈远的距离,便让年轻人脸色苍白的有些异常。

  这时候,管家和门房的老家人已经守在了这里。在他们俩的搀扶之下,年轻人坐上了马车,随后在关城门前一刻,他们的车队这才从城中走了出来。轻车熟路的到了山脚下之后,这些人再次到了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坟墓旁。

  和女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年轻人对着管家说道:“开始吧,请老太爷出来透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