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章 祭拜

第六章 祭拜

  归不归眯缝着眼睛听完百疆的述说之后,嘿嘿一笑,说道:“那么说来,你被掳走之后被关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怎么到了这里也不知道,那位公主被关在什么地方还是不知道,是吧?百疆,你自己说老人家我应该如何去救你们那位公主?”

  “我知道一个人的名字……”百疆看着归不归说道:“又一次它们以为把我打晕了,说话的时候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水镜先生司马徽。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它们说到水镜先生的寿辰就要到了。要代主上送一份寿礼不能因为我耽搁。只要找到了这个司马徽,便可以找到幕后的主事之人。我说的没错吧。”

  “水镜先生……”听到了司马徽的名字,归不归那几根稀疏的眉毛便挑了一下。随后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笑嘻嘻的说道:“这几年一直没有那个老家伙的消息,还以为他好不容易教出来的俩弟子没有了,这个老家伙伤心欲绝已经转世轮回了。想不到还有心思躲在家里做大寿,老人家我是不是也要找一天摆上几桌?这些年一直没闲下来,还把做寿这事忘了。可惜了,这么多年收寿礼也能收不少。”

  吴勉冲着老家伙翻了翻眼皮之后,说道:“你那个年头活下来的人还能凑的起来一桌吗?难得……广仁、火山、广孝、广义还有元昌和那两位楼主。正好接着你做大寿的大喜日子打起来,到时候怎么也要死上几个吧?你跟着一起轮回算不算双喜临门?”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摆了摆手之后,说道:“还是算了,老人家我认识的这几个,凑起来三个人就能开打。到时候还不够麻烦的,还是先顾眼前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将目光对准了百疆,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想着要回妖山搬兵吗?老人家我提醒你一句,敢动你和公主的就是从妖山上下来的。你回去搬兵无非就是两条路,第一,你们家妖王震怒,亲自下山救它女儿。幕后的人趁机夺了妖山,妖王可能都要死在这个局里。第二,妖王将这个公主豁出去了。就当没生过这个丫头。不过这口气出不来,看在百无求的份上你这一族人的性命保得住,不过你的小命无论如何都保不住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疆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当下它深吸了口气,对着老家伙说道:“你真的会替我出头?归不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不算替你出头,不过惹到了我老人家。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座洞府就连广仁、火山那俩大方师都不知道,既然能把你仍在洞府门口,就是说它们早就惦记老人家我了。要是当初我老人家的术法没找回来这口气也就忍了,再说还牵连到了百无求这傻小子,老人家我真的想不到要忍下这口气的理由啊。”

  “老家伙你就是嘴硬。明明是帮儿子还不直接明说。都是一家人说话还要绕着说。”这时候,百无求凑过来一手一个抓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大哥,说道:“都是自己家的事,百疆谁欺负了你就是欺负了老子,欺负了老子就是欺负了老家伙,欺负了老家伙就是欺负了咱们小爷叔。就算天大的事小爷叔翻翻白眼也就过去了。放心,一家人嘛……”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百疆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要不是这件事情太大,它就算死也不想被归不归占这个便宜。现在有苦难言,百疆将强压着嗓子眼的那口鲜血,生怕一个不小心这口鲜血喷出来再把自己气死。

  百无求正在阖家欢乐的时候,小任叁爬到了吴勉的肩头。低声在白发男人的耳边说道:“看吧,我们人参这大侄子早晚有醒过来的那一天。到时候不是它被自己气死,就是真的和老不死的同归于尽了。那画面……我们人参都不敢想了……”

  三天之后,襄阳城中的一座大宅门口。一架马车上面走下来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在老家伙灵丹妙药滋养之下,百疆的伤势已经康复了大半。它跟在百无求的身边,看着老家伙过来叫开了大门,出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家人。

  归不归对老翁说道:“去和司马徽说,他的老哥哥归不归过来给他补寿了。让他照着大寿的样子再摆上百八十桌。然后出来恭恭敬敬的将我们几个迎进去。”

  老家人好容易听明白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您几位是给我们老太爷补寿的?您几位来的晚了,我们家老太爷三个多月之前大寿的那天晚上已经亡故了。昨天刚刚过了百天才撤了白事。您看看……”

  说话的时候,老家人进到大宅当中,拉出来几丈已经晒黄的白布。扔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白事的避围,您几位再晚来一会这白布就要烧掉了。要不明年我们老爷办冥寿的时候,您几位再来行了礼吧。”

  “司马徽那个老家伙故去了?”归不归怔了一下之后。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笑了一下,继续对着老家人说道:“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这次不能让我们几个白来一趟吧。进去和司马徽的孩子们说,既然活的水镜先生看不着了,就带我们去他的坟地,见见死鬼也是好的。”

  看到死活劝不走这几位。老家人只能无奈的回到宅子里,向自己的新主人禀报。半晌之后,大门再次打开,还是刚才的老家人走了出来,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说道:“我家少主还在悲痛当中,加上偶感风寒不便见客。命老仆我带着带着几位去老太爷的坟前拜祭……”

  虽然司马徽的后人没有出头,不过归不归也不计较。当下将老家人带到了自己的马车上,由他指路出了襄阳城,走了二十里的官路之后。老家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山说道:“我们老太爷就是埋在山上。一会还要劳烦几位跟着老仆我一起上山。”

  “司马徽是襄阳望族,怎么死后没有进祖坟?”顺着老家人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死后不敢进祖坟吧?”

  “老人家您玩笑了,我们老太爷有他的难处。”老家人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您是我们老太爷的朋友,自然知道他老人家是学道的。就是因为寿数太长,祖坟里面早就没有他老人家的辈分了。这还是一百多年前。老太爷外游的时候看到一处风水宝地。难得它风水好又在襄阳城附近,这才定了这里成为他老人家的阴宅。”

  说话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山脚下。当下,众人下车跟着老家人向着山上走去。别看这老翁一把年纪,身子骨却是相当结实。也是司马徽选的哪出风水宝地不远,走了没有多久,便看到了一座大墓。

  这座坟墓大的有些惊人,一座一人多高的石碑上刻着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名讳。还有当地的名士亲手写的墓志铭,将这位水镜先生的生平夸奖了一番。趁着老家人去收拾墓前败叶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小任叁使了个眼色。

  小家伙心领神会的瞬间扎到了地下,这时候,归不归这才笑嘻嘻的坐在老家人收拾好的墓前,对着墓碑说道:“老哥哥过来看你了。怎么几年不见,你说没就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诈死,躲着不想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