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章 百无求的疑惑

第四章 百无求的疑惑

  吴勉、归不归他们居住的客栈在洛阳城的另外一边,两个人走到客栈附近的时候,突然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一股血腥气味。这时候,就连一项沉稳的归不归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老家伙也顾不上去和吴勉交换意见,当下使用术法。和白发男人一起瞬间到了客栈院内。

  二人到了院内之后,才看到这里满地都是残肢断臂,鲜血将这个院子地面都染的鲜红。和这里比较,刚才吴勉将疆辛二妖分尸简直可以用文雅来形容了。好在看着一地碎尸,不是皮肤上面布满鳞片。就是上面有好像牛马一样的厚皮,一看就不是人的残肢。

  更加怪异的是这里好像是战场一样,却没有惊动客栈里其他的客人。就连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都在房间里面,他们二人进到院子里面便听到了百无求和小任叁特有的呼噜声。归不归还是不放心,当下直接打开了里面厢房的房门。看到那两只妖物正趴在各自的床榻上,呼噜声此起彼伏。

  小任叁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一边打着小呼噜嘴里一边说着梦话:“干了这一杯……咱们就进宫看娘娘洗澡去,老不死的……你想干什么?放下……这最后坛子果子酒是我们人参的。对……老头儿,给老不死的一嘴巴……让你再偷我们人参的酒……”

  “仗着有席应真那个爸爸给你撑腰,小东西你在梦里还欺负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看到这两只妖物平平安安的,他这一颗悬着的心也放回到了肚子里。当下老家伙咳嗽了一声之后。说道:“吃饱喝足了吗?走,跟着老人家我去皇宫骂街去,骂完了皇帝咱们就去看娘娘洗澡。水热了,娘娘脱干净等着下池子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两只妖物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随后一股脑的从床榻上爬了起来。“骂皇帝让老子来……”“脱光就没意思了,等着我们人参……”

  两只妖物看清了吴勉和归不归之后,才明白是归不归在戏耍它俩。当下百无求第一个不干了:“老家伙你什么意思?这大半夜的把老子折腾起来——呃?怎么有这么大的血腥味……老家伙,你不打算给店钱也不用杀了店主满门吧?”

  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两只妖物已经都闻到了这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随着吴勉、归不归的身后已经可以看到满地的残肢,两只妖物本来还是迷迷糊糊的,这一下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外面死了这么多的妖。你们俩在里面睡的跟死猪一样。”归不归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们俩走了之后,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吗?”

  听说死的是妖。两只妖物急忙跑到门口看了一眼。随后都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吴勉和归不归。看着它们俩愕然的样子,吴勉开口说道:“你们俩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小爷叔你说的是人话,任老三睡的怎么样老子不知道。不过老子是睡的沉。这么大的动静老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看着外面数不清的妖物残肢,百无求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刚才如果有人进来要它和小任叁的性命,它们俩在熟睡当中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饶是二愣子这样的愣头青。想到那时的场景都感觉到后怕。

  不管怎么样,百无求和小任叁还是好端端的。吴勉和归不归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他们俩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双双走出了客房,回到了院子里开始检查这些残尸有什么线索可循。百无求和小任叁跟着一起出来,还是二愣子眼尖。片刻之后便在残尸当中发现了一块不知道什么骨头雕成了骨牌。

  骨牌上面用小篆写着三个字,百无求看了一眼直接便将骨牌扔给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看看这个上面写的什么?老子就认识一个九。”

  归不归接过了骨牌之后,直接说出来上面三个字的名字:“钟九郎,这还不知掉是那只死妖的。大半夜的不睡觉过来送死……”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将手里的骨牌再次扔到残尸堆里。随后回头冲着吴勉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明天早上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洛阳城待不下去了。妞儿投胎的人家也不错,我们这就回吧。”

  “老家伙,你不打算知道谁替你解决了这些妖吗?”吴勉看了还在冲着自己笑的归不归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是说你已经知道是谁做得了……”

  “管它谁做的,早晚也会冒头让我们知道的。”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有个预感,今晚这事只能算是个开始。能看到的东西就是这些,看不到的慢慢也会显露出来。接下来的日子会很热闹……”

  不久之后。因为巡夜的官兵没有回到衙门点卯。值夜的都尉便派了第二队官兵出来寻找,结果在东门附近发现了倒在地上一片的官兵。除了三四个人已经身亡之外,其余的官兵都被打断了腿晕倒在地。这些人被救醒之后都是只能说出来自己是被三个大个子打倒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明白了。

  当下,都尉急忙上报。洛阳城连夜开始搜查客栈、馆驿中有嫌疑的外地人,当搜查到吴勉、归不归他们居住的客栈时。敲了半天也不见这店主、伙计过来应门。当下几十个官差直接踹开了客栈的大门,冲到院子里便发现了这一地的残尸。

  客栈店主、伙计以及店中的客人都昏睡了过了,这些官差花了好大的心思才把这些人弄醒。看到自己店里的惨象之后。店主也被吓了一大跳。店里所有的人都说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发现原本居住在厢房的四位客人不见了踪影。最后洛阳城的惨案便着落在了吴勉、归不归四个人的身上,官府画影图形去追捕他们的下落。

  再说吴勉、归不归本主四人当夜已经出了洛阳城。向着老家伙的洞府走去。怕百无求有什么闪失,这次他们四个都没有使用遁法,只是使用术法、妖术穿城而过。一直走到了天亮到了洛阳城附近的县城当中。归不归找了当地的大户人家,直接用两块金锭换了一架马车。

  四人上车之后,归不归一改往常的做派,自己到前面驾车,让便宜儿子百无求坐在车厢里面吴勉的对面。二愣子不明白老家伙什么意思,不过让自己坐在车厢里不用费心驾车。百无求何乐不为?

  就这样,归不归驾着马车一路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回来之后,老家伙也顾不得这一路的劳顿。直接将守护洞府的阵法多了十几个变化。确定自己不留神踩中阵法也会倒大霉之后,归不归这才算安心下来。不过就是这样,老家伙还是给百无求立了一个新规矩。没有吴勉或者归不归的陪同,二愣子不得自己出洞府。

  百无求心里虽然不愿意,不过看着自己这‘亲生父亲’少有紧张兮兮的样子。二愣子心里也猜到几分可能是最近要出什么事,当下也不在争辩,好在这些年老家伙闲来无事,已经将洞府里面打通。就算在这里待上一年半载的也不会觉得气闷。

  就这样,日子一晃又过了半年。就在洞百无求慢慢的已经适应了洞府里面的节奏之时,一天傍晚天色擦黑的时候,一个黑影掉落在这座洞府前。正在洞府门前的归不归看得清楚。倒在门口的黑影正是百无求的亲大哥——大妖百疆。这时候的百疆满身血污,它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好像烂泥一样的倒在地上,就这样,百疆还是喃喃自语的说道:“救……命……救救……公主……”

  就在老家伙眯缝眼睛盯着百疆的时候,百无求从洞内走了出来,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失败将之后,二愣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冲着归不归一声大吼:“它不是你亲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