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章 你连我都忘了

第一章 你连我都忘了

  深夜,洛阳城中的安乐公府中,院子里坐着十几个和尚正在念着祈福的经文。这些和尚身后的一座大房子当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躺在一张奢华的床铺上。周围都是侍候他的下人和几个大夫,满屋子都是熬煮汤药的香气。老人双眼迷离的看着房顶,嘴里唔理呜吐的说着什么。如果有人能够听清的话。会听到这个老人说的是:“一世帝王转眼成空……前世机关算尽,后世混沌一生……”

  老人的身前身后站满了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将还在给老人诊脉的大夫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安乐公还能再熬多久?”

  “准备后事吧……”大夫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安乐公已经认不得人了,左右就是今晚的事。尊管,安乐公夫人和公子都请来吧,兴许一会会有回光返照的时候,还能交代几句身后事。”

  这老人正是蜀汉后主刘禅,这一世渡过了六十四个春秋。做了四十一年的皇帝,国败之后又做了八年的安乐公。虽为阶下囚非但没有一点折磨,还继续享尽了人世间的富贵。更留下了此间乐,不思蜀的名句。

  除了幼年之时那一点点的磨难之外,当世几乎没有人比得上此君的福禄。只不过虽然享尽了人世间的富贵,到头来还是躲不过生老病死。六十四年的寿数转眼便到了尽头,此时的刘禅脑中将这一世的点点滴滴都想了起来。

  “左慈,这一世的帝王运终于到头了。怎么样,好玩吗?”就在刘禅恍惚的时候,一老一少二人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床榻之前。房子当中十几个人竟然完全感觉不到这两个人的存在,手里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二人当中,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刘禅说道:“当初这一世投胎的时候就是老人家我们俩带你来的,现在也是我老人家来送你下去。这就叫做有始有终……”

  我是左慈!方士左慈……听到老头子话的一瞬间,刘禅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一瞬间将自己前世的记忆都想了起来,他前世正是那位幻术惊奇的方士左慈。而面前这二人则是助他得了一世帝王运的半个同门吴勉和归不归……

  当初左慈在投胎的时候,归不归封印了他的前世记忆。现在眼看着这一世就要走完的时候,归不归重新解开了他记忆的封印。刘禅这才想起来那个叫做左慈的前世。以及自己是为什么会有这一世的皇帝命。

  看着病榻上刘禅懵懂的眼神,白头发的吴勉翻了翻眼皮,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道:“做了六十年的皇帝梦。还是没有醒吗?”

  “醒了,还真是恍如梦境一般……”明白过来的刘禅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两位会为了区区一个左慈。专程赶来来洛阳送别……”

  “别说你了,老人家我也没有想到。”没等刘禅说完,归不归再次嘿嘿一笑。古怪的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对着这个前世叫做左慈的人说道:“我们是来洛阳看朋友的,路过你这安乐公府看到有人在准备白事,才把小娃娃你想了起来。说不得进来看看,顺便再送你这最后一程。想不到小娃娃你这前后两世都是老人家我送的,真不知道你前几辈子积了什么大德。”

  听到这二人不是专程为自己来的,刘禅心里多少有点失望。不过想到这二人现在的身份。也并不觉得如何委屈。当下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两位能来,左慈已经是喜出望外了。不敢再有奢求……”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房子的大门打开,刘禅的妻妾、儿女哭哭啼啼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前些日子刘禅尚未病入膏肓之时,很是厌烦这些人虚情假意的探望。便将这些人都赶了出去,现在他大限将至,管家便派人将几位夫人和少爷、小姐们请了过来,相见刘禅最后一面。只不过现在刘禅和这些人一样,即看不到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也看不到自家安乐公已经起身的样子。

  看着自己老婆、孩子啼哭的样子,刘禅满脸都是厌恶的表情。归不归看到之后莞尔一笑,说道:“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前这么讨厌自己老婆、孩子的,怎么?这几位夫人和厨子、花匠的那点破烂事情你都知道了?我老人家就说这几个儿子看着和你可都不联像……”

  “归先生你取笑了,孩子是谁的还瞒不过左慈。”刘禅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当中冒出来一丝精光。任谁看到这个眼神,都不会把它和那位此间乐、不思蜀的败家皇帝联想到一起。如果当初的刘禅能有这个眼神,现在天下如何还在未知之间。

  顿了一下之后。刘禅继续说道:“这几个妇人都是司马氏派到左慈身边的侍妾,来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是否还有匡复蜀汉之心。如果刘禅稍有再兴汉室之心。这个时候已经早死在这些人的手中了。”刘禅有两世的记忆,这点事情自然瞒不过他。

  “难得你看的这么开,能和她们一个被窝睡觉。还生了这么多的孩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算了,小娃娃你的大限将至,马上这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房子外面突然传来了几声叫骂。刘禅听到骂声便是一愣,归不归见状笑着说道:“没事。几个来报仇的阴司鬼差。当初你转世投胎的时候,它们几个丢了面子又不敢找老人家我和吴勉的麻烦,这才回来从你的身上找回来。管你上上辈子是方士,上辈子是皇帝的,死了都要被它们消遣。老人家我这也是好人做到底,挡住了这几个阴司,小娃娃你磨了上辈子的印记,也就没人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刘禅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片刻之后,他竟然从自己的身体上面分离了出来。随后,守在刘禅身边的管家看出来不好,上前去探了探这位安乐公的鼻息。顿了一下,管家叹了口气对着身边刘禅的夫人和子女们说道:“安乐公走了,夫人、公子、小姐们节哀……”

  半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从安乐公府中走了出来。府邸对面的民房房顶上,坐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看见归、吴二人出来之后,两只妖物灵巧的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老家伙,不是说好你们就进去看一眼的吗?这么长的时间不出来,老子还以为你跟着左慈那家伙一起下去了。”百无求早已经等着不耐烦,不过就是这样这二愣子也不敢去招惹吴勉。冲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次咱们是来看妞转世投胎的人家,你非要去管左慈……”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从百无求对面的角落里突然不声不响的走出来一只从头黑到脚的黑猫。和二愣子怀里面的黑猫孽相比,这只突然出现的黑猫眼睛一金一蓝,和全身没有一点异色的孽有这本质性的变化。

  蓝色的眼珠还到罢了。另外一只眼睛则闪烁着黄金一般的光芒,在黑夜当中格外显眼。

  黑猫出现之后,便走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张嘴竟然说出来女人说话的语言:“听说你忘了以前的事情,看来你连我都忘了,还真是忘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