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借命

第四百四十六章 借命

  归不归从山洞里面被挖出来的时候,已经郁闷的不和吴勉他们三个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山洞里面被埋的久了,开始有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别人养儿子,老人家我也养儿子。人家当爹的死了,当儿子的抓把土埋了。我老人家养的白眼狼就在旁边看着它爹被活埋啊……上辈子老人家我造的什么孽啊,哪是同归于尽,这分明就是看上了我老人家那点家产啊……”

  “老家伙,差不多点得了,没有老子你现在还在下面埋着呢。”百无求瞪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事也不怪我们几个,谁知道那点土就能把你埋了?老子还以为你早就出来了,正躲在什么地方看笑话。谁能想到你能真被那点土困在里面?”

  山洞里面的机关是公孙屠做的。后来又被追踪而至的邱芳重新做了手脚,本来是想困住公孙屠的。没有想到会把这么大的归不归困在里面。倒塌的泥土是算计好的,里面暗藏着禁锢外人的阵法。因为知道吴勉和百无求已经出去。老家伙并不担心。还在山洞坍塌的一瞬间将小任叁放了出去。

  谁能想到外面的那几个人真的把他忘了?百无求这个二百五好死不死的,还对刚刚‘出土’的归不归邀功:“老家伙,还得说你儿子我。都快走到山下了。老子才把你想起来。这又带着他们上山来挖你了……”

  为了这个,归不归足足叨叨了他们四个人三天。就连一向脸酸的吴勉这次都没跟老家伙较真,任由归不归——去说。就当作没有听到一样。

  等到归不归这口气消的七七八八之后,他们也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回来之后,吴勉几次旁敲侧击老家伙,想要知道徐福那个谁看谁死的竹简里面到底是什么。老家伙咬死了自己不知道,这次连他那便宜儿子都不相信了。只不过难得这次归不归这样的嘴硬,连吴勉都问不出来的事情,更别说百无求了。

  在洞府当中又过了几年,一天晚上本来月朗星稀的夜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起来。百无求白天抓了一只野羊,这个时候正在洞口烧烤。看着突然间被乌云遮盖着的月亮,回头对着洞府里面喊道:“都出来搭把手,天要下雨了……这什么鬼天气。连烤只羊都怎么闹心。别都惦记吃肉不想干活!再不出来烤羊就该炖羊肉了啊!”

  百无求扯着嗓子大喊的时候,归不归和小任叁走了出来。小任叁帮着百无求将马上就要烤熟的羊抬进了洞府继续烧烤,而老家伙看着头顶上的天色便是一愣。看了半晌之后。归不归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这是谁在开玩笑?就算要向下一世借命也不是这样的借法,胡闹……胡闹……”

  “老不死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羊肉可烤好了,你再不进来尝尝咸淡可都被你们家百无求吃光了。你平时不给他饱饭吃吗?烫……”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自己伸手撕下来比它身高略小的羊腿来。咬了一口之后便烫的只抽凉气,一边吃了羊肉一边喝着归不归这几年酿造的果酒来。

  归不归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在仰着头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厚重的乌云。看着老家伙难得一本正经的样子。吴勉从洞府当中走了出来,顺着归不归的目光看过去。半晌之后,白发男人开口说道:“有人在施法借命,可惜道行太浅最后还是一场空。”

  “向下一世借命,借来三年才能当一年用,什么样的傻子会做这样赔本的买卖?傻子……真是傻子……”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看着身边的吴勉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好久没有看到有人在借下世的命了,过去看看是哪个傻子。或许这人我们认识也说不一定。”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捧着羊肉大嚼的百无求和小任叁,吴勉说道:“去看一眼,如果不是没有了办法。谁也不会走这一步……”说完之后,归不归吩咐两支妖物看家,他和吴勉施展术法向着乌云最密集的行进过去。施展了缩地之法两个人转眼间便到了施法借命的所在。

  施法的位置在两军对峙其中一个军营当中,这里到处都能看到西蜀的汉军大旗。看到了这旗帜之后,归不归难得的叹了口气,说道:“老人家我可能知道是哪个傻子借命了……”

  施法之人在一座大帐当中摆下了七星阵法。大帐之外除了看守的军士之外,还站满了上百了也是被阵法吸引过来的阴司鬼差。这样借命的阵法在这些阴司看来也是大忌,随随便便的便能将下一世的阳寿借来使用那还了得?如果不是整个大帐连同里面铺的地毯都画满了驱邪避鬼的符咒,这个时候,这些阴司鬼差已经冲进去将里面摆阵的人撕成碎片。带回到地府交由大阴司判罪了。

  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修士出现之后,带头的阴司竟然认出来了老家伙。当下它指挥手下的阴司鬼差将二人包围起来,随后阴笑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这件事和你们方士脱不了干系,归不归,是你鼓动里面的修士施法借命的。你们真要与地府作对为敌到底吗?”

  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阴司说道:“这话你们家大阴司都不敢对老人家我说,娃娃既然你说的我老人家要与你们地府作对到底。那今天索性都让你们几个烟消云散。反正也得罪到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吗!”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收敛了笑容,换上他不怒自威的好人模样。正赶上天上响起来一个炸雷,吓得刚才说话的阴司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其他不开眼的阴司鬼差要冲过来和吴勉归不归动手,却被刚才倒地的阴司头目拦住:“我们回去向大阴司禀告!归不归你恶贯满盈,早晚大阴司回来和你算总账的!”

  说话的时候,这些阴司在头目的带领之下,瞬间消失在了吴勉、归不归的眼前。看着这些阴司消失的位置,老家伙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算总账?这话你们家大阴司当年也对老人家我说过。就好像说到能办到似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无声无息的打下来一道闪电。闪电正中大帐,随后大帐中隐隐约约的七盏油灯同时熄灭。与此同时,大帐里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

  之前大帐主人已经吩咐过里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外面看守的军士都不可以进入,违令者军法重罚。故而发生这样的异动,外面看守的军士也不敢入内。只有几个头目乍着胆子站在门口呼喊道:“丞相大人……丞相大人您还好吗……”

  几个军士呼喊的同时,吴勉和归不归已经穿过了大帐进到了里面。就见披头散发的诸葛亮倒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已经熄灭的七盏铜油灯。

  听着外面军士的声音越来越急躁,都在担心里面的诸葛丞相有什么意外。当下,归不归突然开口,嘴里却发出来诸葛亮的声音:“我没事,没有站稳绊了一下而已。下面我要施法,你们后退三十丈不可以窥视帐内。”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外面的士兵这才放心。当下这些人都撤到了三十丈开外。这时候,呆楞的诸葛亮才反应过来面前站的是谁。当下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对着两个人说道:“孔明施法功败垂成,两位大方士来的好,还请两位助我完成此阵法。换来十年阳寿,孔明必定可以扶保我主恢复汉室江山,不负先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