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邱芳的盘算

第四百四十四章 邱芳的盘算

  当天晚上公孙屠和纲元进入徐福大方师藏宝的船舱之后,隐藏住身形的邱芳便一直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论起术法来纲元还在邱芳之上,只不过现在小矬子和公孙屠的注意力都在提防船舱内的阵法上,晚上没留意这里背后竟然还有人一路跟随。

  这个巨大的船舱当中,被一排一排木架隔成了七、八个区域。每一个区域区域当中都摆放着徐福从陆地上带出来的法宝、典籍和天材地宝之类的东西。从门口根本看不到尽头是什么样子。

  公孙屠为了今晚还特意打造了三个专门破解阵法的法器,这法器的外观好像一只小狗的模样。这法器能感觉、破解到附近的阵法。整个船队都是跟着徐福出海的童子,徐福担心不小心误伤到他们。故而没有摆设犀利的阵法。

  法器一边破解阵法,公孙屠和纲元一边在破解的区域当中寻找各自需要的阵法。而邱芳一路上都跟在两个人身后,从他们看过的典籍当中寻找长生不老的法门。

  公孙屠的确也是一个不世出的炼器天才,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复杂的阵法,可也都是徐福亲手摆下来的。那三个小狗一样的法器只用了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竟然就将整个船舱里面的阵法都破解干净。

  确定船舱里面的阵法都被破解之后。公孙屠和纲元两个人便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这里翻找起来。三只法器被公孙屠安排到了门口,如果有人路过法器会发出警报。

  就在三个人在里面翻找各自所需的时候,船舱外面有巡船的方士经过。其中一名方士无意间竟然打开了船舱的大门,当下几个人吓了一跳。因为当天下午徐福亲自进来翻看过典籍,这几个方士开始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当天服侍徐福大方师的方士没有关好门。

  这几个巡船的方士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他们没有用传音之法向徐福报告,而是自己进到了船舱中查看。当他们看到了还在地上爬行的法器时,竟然还以为这是徐福大方师留在船舱。看守船舱用的。也是事有凑巧,公孙屠引以为傲的法器这个时候竟然没有报警。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关门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船舱里面有异常的响动。三个人绕过了法器前去查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全神贯注在查看典籍。从隐身状态中现身的邱芳。

  突然看到三个方士出现,邱芳自己也吓了一跳。本来想要把私闯藏宝之地的黑锅扣在公孙屠和纲元头上的。现在这么给自己带上了?这个时候三个方士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一个和邱芳有过节的方士公报私仇,他没有任何示警直接对着邱芳下了手。

  这一下激怒了邱芳,自打方士一门倒塌之后,邱芳心里这鼓气一直憋着。被这人挑拨之后怒火蒙蔽了眼睛,也对着三个人下了手。等邱芳明白过来的时候,三个人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

  邱芳了结三个方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等到里面的公孙屠和纲元听到响动之后。便马上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当下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这时候邱芳也明白了过来。在两个人赶过来之前,他已经再次的隐藏住了身影。

  公孙屠和纲元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三个同门方士倒在血泊当中已经断了气。自己那三只狗形法器正在那一地血当中转来转去,三只狗浑身上下已经都被鲜血染透。无数的狗脚印踩了一地。这个时候,谁看见都会以为是‘狗’咬死了三个方士。

  这时候。公孙屠和纲元都已经手脚冰凉。还是‘从犯’纲元先反应了过来,冲着‘主犯’公孙屠说道:“老屠。你这名字真的没起错。刚才你是怎么对这三只畜生下了号令?看住大门……坏了,三只畜生是不是会错了意?以为谁从大门进来就弄死谁?老屠。你还愣什么?快逃吧……”

  纲元仗着自己不是主谋,当下极力的怂恿公孙屠逃走。而当时的公孙屠也是被吓懵了。心里也认为自己的法器杀死的三个同门。根本不会细想为什么三只法器‘咬死’了三个有术法的大活人,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当下。公孙屠手里拿着找到的炼器典籍,还有那张帝崩的图谱跑了出去。连夜驾驶着一艘小船离开了船队。

  再说纲元那里,他还在船舱当中等着公孙屠跑远之后。再去找徐福大方师自首的。看在自己马上大限将至的份上,徐福大方师或许还能网开一面。让自己平平安安轮回也就算了……

  不过等到公孙屠驾船跑远了之后。纲元这才反应过来今晚的事情不对路。公孙屠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瞬间杀了三名方士连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公孙屠真有这本事的话,也不用大半夜的过来偷什么典籍。

  当下纲元便开始查看周围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时候就算邱芳的隐身之法也没有什么作用了。转眼之间纲元便在木架旁边发现了隐身的邱芳。再看三个人的伤势,和邱芳拿手的术法完全吻合。

  纲元仰着头对满头冷汗的邱芳说道:“老邱。这是你干的吧?火气怎么这么大?那什么,我去把老屠叫回来。你做他的船逃吧。唉!从方士一门完了你就不对劲,这也是,天天看着大海谁也受不了。你回到陆地也别去找你那个师尊了,他对你可不咋地。去找吴冷脸和归不归吧,他们俩比……”

  “我不能走……”邱芳盯着说起来没完的纲元说道:“大方师答应过给我一颗长生不老丹药的,现在走了,这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纲元,你替我保密。公孙屠已经走了,这个黑锅就让他来背……”

  “你说什么呢?”听了邱芳的话之后,纲元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脸诧异的对着邱芳继续说道:“公孙屠招谁惹谁了?老邱,别说胡话了。大不了我替你作证,是他们三个先动的手,你是失手错杀。就是那个高个的,你们俩平时就不对付……”说话的时候,纲元转过身,指着倒在血泊当中的高个子对邱芳说到。

  “我的确是失手错杀”没等邱芳说完,他的胸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剑尖。剑尖刺中的位置正是纲元的心口,小矬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回头。一百个不相信的看着邱芳,最后了三个字:“你杀我……”

  三个字刚刚出唇,小矬子纲元已经气绝身亡。一剑刺死纲元的长剑是邱芳从死去的方士手中拿的,最后他将这里伪造成公孙屠和纲元前来偷藏宝。被巡船的方士发现之后互殴,纲元和三个方士同归于尽,公孙屠带着偷的藏宝逃走的假象。

  反正也将黑锅扣在公孙屠身上了,邱芳索性将黑锅图的更黑一些。他将徐福当作至宝,不许任何人接触的竹简一并带走。随后邱芳回到了自己的船舱,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直到天亮的时候,巡夜的方士一直没有回去,其他的人下来寻找,才发现了藏宝船舱的惨象。

  不过这件事还有一个破绽让邱芳一直惴惴不安,纲元和其他三个方士的魂魄……只要徐福将这四个魂魄招来一问便知。没有想到的是,徐福招魂竟然没有成功,说这四个魂魄死后便马上被阴司带走了。

  就在邱芳以为混过去的时候,远在逃亡路上的公孙屠却有另外的一份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