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给广仁的法旨

第四百四十三章 给广仁的法旨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小任叁从他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露出来他的小脑袋,对着头顶上的白发男人说道:“真的被你和老不死的猜中了,老不死的让我们人参出来带个话。山洞里面是做过手脚的,倒塌下面的沙石里面有禁锢修士的阵法。阵法是徐福老家伙的手法,他出不来。让你们这边完事了早就把老不死的挖出来。”

  “刚才跟着归不归一起进到山洞的,是幻术,对吧?”这个时候邱芳才明白过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之后,转身对着公孙屠说道:“这都是为了我准备的吗?徐福大方师太看得起我了。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只要他一句话,我已经自尽了。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

  说到这里,邱芳又将目光对准了广仁、火山这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之前公孙屠去找你,也不是为了什么誊抄典籍。只是要把徐福大方师另外的一封亲笔信转交给你,我说的没错吧?本来以为这件事做的机密。想不到谁都看出来了,除了我自己……”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邱芳已经无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广仁走到公孙屠的身边。将羽箭按进了他的身体当中,等到箭尖从背后刺穿之后。广仁拔下来自己的一根头发绑着箭尖上,拽着头发丝瞬间从公孙屠的背后,将那根已经被鲜血浸红的羽箭拔了出来。

  看着广仁一板一眼的动作,邱芳又跟着叹了口气,喃喃的说道:“原来这个都是假的,本来以为是他对你们使的苦肉计。想不到苦肉计不假,确实对着我来的。这个也是徐福大方师安排好的吗?”

  羽箭拔出来之后,公孙屠身上浮现的血管也都恢复了正常,凭着他长生不老的体质,箭伤也在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愈合着。不过就是这样,公孙屠也疼的满身都是冷汗,缓过来一口气之后,他看着邱芳说道:“徐福大方师说过,你的心智是最像广仁大方师。如果不是这样,我疯了要这么舍出去自己?”

  听见提到了自己,广仁微微的笑了一声。再看邱芳的时候,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绢帛。向他递过去的时候,嘴里同时说道:“这是徐福大方师给我的法旨,要看看吗?”

  邱芳无力的摇了摇头,说道:“无非还是给我的法旨,只不过里面公孙屠的名字,换成了我……”说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手里凭空的出现了一个被黄丝线捆绑住的竹简。

  “我算计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逃过徐福大方师的掌控。”看到广仁没有过来拿过竹简的意思,邱芳自嘲的苦笑了一声,将竹简放到了地上,随后又掏出来一张地图压在了竹简下面。这才对着面前这几个人说道:“谁来下手?我残害同门也应该有这个下场。纲元和还有其他几个人的骨灰我已经埋好。不过现在战乱找不到他们的祖坟了。我将他们都埋在了各自的家乡,日后还要麻烦你们重新给他们修筑一间墓室。”

  “你还是看看吧……”看着邱芳的样子,广仁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将手里的绢帛放在了邱芳的面前。继续说道:“你说了这一切都在徐福大方师的掌控之中,你是生是死我们说的不算,你自己也决定不了。看完再说。”

  邱芳愣了一下之后。两只手将绢帛捧了起来,看着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刚刚看了几眼,他的身体便开始哆嗦了起来。随后两行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看到最后的时候,邱芳已经泣不成声。

  一直等到地上抽泣的男人缓过来一点,广仁这才继续说道:“该说的上面都说清楚了,邱芳,你还有什么辩解的吗?”

  邱芳擦了擦眼泪之后,跪在广仁、火山面前,说道:“我自作自受,想不到会因为我自己的罪过,连累了徐福大方师。邱芳万死也弥补不了我的罪过,广仁大方师……火山大方师,你们还是下手让我去轮回吧……”

  这时候,火山又变成他当年末代大方师的架势。对着邱芳说道:“我们之前已经没有师承关系,徐福大方师的法旨,谁又敢违背?邱芳。法旨上写的什么你都看到了。尊法旨去做吧……”

  “等一下……”吴勉打断了火山的话,随后他走到了邱芳的面前,将徐福给广仁的法旨拿了起来。看了一遍之后,怪笑了一声说道:“徐福把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就算完了?一共四条人命就这么不值钱……”

  绢帛上面是徐福写给广仁的话,上面徐福将邱芳残害同门的罪过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说是因为自己早年派邱芳回到陆地,处理方士一门事务才致使他的性格大变。作出残害同门,偷盗竹简的大罪。现在徐福自己将邱芳的罪过都揽在身上,每天为死去的四名弟子下一世祈福。将他们的尸骸送回陆地上安葬之后,四个人投胎的事情还要广仁来操心。从此之后邱芳便是自由之身不必再会海上,如果他再犯了大罪,按着陆地上的刑法处置就好。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他身后的百无求也不干了。二愣子大声喊道:“等一下。老子反应的慢,这里面太乱。小爷叔,你说的意思是。其实什么公孙屠偷了徐福的家底,误伤同门什么的都是幌子。偷东西的是邱芳,杀人的也是邱芳。他把黑锅扣在了公孙屠的身上,其实这一切徐福还都知道。那个老家伙假装让邱芳回来传信,说什么见到公孙屠就宰了。其实就是为了把邱芳赶回来,让广仁处置的。其实也不用处置。徐福老家伙自己替邱芳把罪名都扛下来了,是这个意思吗?他直接说不行吗?还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

  “闲的……”吴勉两个字总结了之后,回头看着已经换过来的公孙屠,说道:“你来说,邱芳是这么陷害的你,竹简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公孙屠见识过吴勉的本事,不敢得罪这个白发男人,当下说出来事情的始末缘由。公孙屠当初的确是想要偷取徐福藏起来的炼器典籍,当时他和关系不错的纲元说了这件事。

  纲元当时也快到了大限,想着在死前能不能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如常。为了这件事纲元求见过徐福几次。不过都没有得到徐福明确答复。听到了公孙屠的建议之后便一拍即合。反正自己的大限将至,就算失败徐福要责罚自己八成也下不了手。

  虽然公孙屠交代过纲元不要泄漏,不过那个小矮子还是告诉了和他关系最好的邱芳。在相熟的人当中,邱芳的心智过人,让他帮一把总不会出错的。

  不过事情还是出在了邱芳的身上,他和纲元面临着一样大限将至的问题。虽然徐福承若要给他一颗长生不老的药丸,不过他知道自己的体质消化不了这药丸,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天下除了长生不老药之外,还有其他长生不老的方式,不过都在徐福大方师收藏。这次公孙屠合纲元都偷取各自所需之物,说不定顺便还能便宜邱芳。

  邱芳替纲元分析了得失成败,不过他自己表示不参与纲元和公孙屠的计划,小矮子也没和公孙屠提到邱芳也知道这件事。

  就在公孙屠、纲元动手的那一晚,邱芳也混到了收藏物品的船舱当中。当晚一系列的变化也是因为邱芳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