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差之分毫

第四百四十一章 差之分毫

  “他和你一样是长生不老的体质,没有那么容易说死就死的。”说话的时候,火山伸手要将插在公孙屠胸口的羽箭拔出来。看着他已经握住了羽箭,尝试着向上拔出来的时候。就见随着火山手上的动作,公孙屠胸口浮现出来的血管竟然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看着好像是被血管包裹住的公孙屠,火山也不敢继续手上的动作。虽然徐福下了格杀令的。不过还没有找到竹简,这个人现在还万万死不得。当下,火山轻轻的松了手。就在他手掌离开的一瞬间,公孙屠全身浮现出来的血管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只是他心口原本那半尺血管依然没有变化。

  看到火山松了手之后,吴勉这才不冷不热的开口继续说道:“可惜了。火山大方师你刚才差一点就完成徐福的法旨,就差那么一点点……”

  火山知道自己刚才莽撞了,故而也没有和吴勉纠缠。这时候。广仁已经蹲在了公孙屠的身边,他和刚才的火山一样,抓着羽箭轻轻的向上提了提。看到公孙屠全身的血管跟随着自己的手势起起落落之后。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回头看了看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听说过这样的法器吗?”

  “老人家我哪有那个福气。”归不归看着广仁手上的动作,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法器不是徐福老家伙的风格,按着公孙屠他自己说的,这个应该是他自己后来在船上研究出来的法器。看这架势箭矢离身公孙屠全身上下的血管便会爆裂,他是长生不老的身子,血管爆了大概死不了。不过如果连着心脏一起爆裂的话,那可就真是死定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看了看远处的黑洞:“啧啧,老人家我再夸火山一句,刚才他要真是贸贸然进去了。那么一下子就要又两位大方师轮回了……”

  归不归的话,在场的这两位大方师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当初由于火山的身体也消化不了长生不老药的药力,最后是广仁另辟将自己的命和自己这弟子连在一起。这样一来火山便可以托自己师尊的福长生不老了,不过这当中还有一个漏洞,他们师徒二人不管是谁去轮回,另外一个都逃不了。当初广仁因为问天楼的缘故,曾经短暂的解开自己和火山的联系,不过担心火山没有了长生不老的体质出危险,不久之后他又恢复了联系。

  “那里应该是陷空阵又加上了某种法器,这才有这么大的威力。”看着远处的黑洞。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将直接公孙屠画好的地图取了出来。看到地图没有损坏之后,有对着火山说道:“那个人既然敢动手,就说他还没有拿到公孙屠的藏品。你带上他,我们继续走…...”

  广仁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小心翼翼避开了接触羽箭。将公孙屠扛在了肩头,跟着自己的师尊继续向前走去。走出去几步之后,广仁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说道:“现在应该一起走了吧?”

  “还是各走各的”吴勉翻了翻眼皮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谁知道一会前面有没有刚才的阵法,有你们在前面开路,我们何必赶着一起送死?”

  这种标准的吴勉说话方式。广仁和火山早已经适应了。除了最后一任大方师还是配合着瞪了吴勉一眼,广仁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微微一笑带着自己的弟子继续向前走去。

  看着这两位大方师走出去十几丈远之后,吴勉、归不归便带着两只妖物跟了上去。不过亲眼看见了刚才地陷的那一幕之后。二愣子的心里有些不大托底。当下,百无求对着身边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说前面会不会还有刚才那样的埋伏?要不咱们和广仁爷俩拉开点距离再走吧。这可不是老子害怕。都是为了你们着想。”

  “你是妖,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归不归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笑了一下之后,解释说道:“那样的阵法平时是瞒不过广仁爷俩的。要不然刚才那人也不会冒险用自己去引他们入阵了。如果不是广仁在身边,火山自己就算是不死,也要扒层皮了。”

  这时候,跟在归不归身后蹦蹦跳跳的小任叁突然开口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提醒你一下。刚才那个人没在广仁、火山身上捡到便宜。小心他一会把气都撒到你的身上。”

  “公孙屠又不在我们这里,地图也不在,他来蒸腾咱们有什么好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站在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又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邱芳去请广义、广悌请到哪里去了?他们俩不会也出了什么事吧……”

  接下来这一路,再没有刚才的人影打扰。似乎是知道广仁师徒不好惹,那个人影好像放弃了一样。也是因为有这个人,走在前面的广仁、火山并不敢走快。这两位大方师一边自己观察着四周。一边小心谨慎的继续向前行进。

  就这样,两支队伍又走了将近两个时辰,这才走到了地图上面所画的山洞前。火山将公孙屠放了下来之后。他自己一个人先走到了山洞之内。片刻之后,山洞里面传来了火山的声音:“大方师,这里没有什么阵法。不过竹简不知一个……”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跟着走进了山洞当中。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山洞并不大,除了一个打开的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公孙屠从自己哪里誊抄出来的术法秘籍之外,还有几个小一号的箱子摆在旁边。

  这时候,这些箱子已经都被打开。除了其中两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法器和天才地宝之外,最小的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四卷老旧不一的竹简。还有一卷竹简已经在火山的手上,不过看他的样子还没有敢将竹简打开。

  “把竹简放好,和公孙屠一起,一并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看着火山将竹简放回去之后。广仁这才继续说道:“如果这里面没有那封竹简,大方师会另外再下法旨的。我们到时候尊法旨就好。”

  “咦,火山已经看了竹简了?上面写的说的你可千万别说。省的害了你们家师尊。”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已经跟了进来。老家伙进到山洞的第一眼,便是看到火山将手里的竹简放到箱子里。当下便嘿嘿一笑,跟着胡说八道了起来。

  当下,火山的脸色都跟着变了。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急忙争辩道:“胡说!我什么时候看这竹简了?归不归你不要诬赖我!”

  “归师兄的话,徐福大方师是不会信的。火山你只管做好你份内事就好。不要理会有人干扰。”一句话让火山的火气压下来之后,广仁微微一笑,冲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不要吓到火山这孩子,耽误了徐福大方师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跟着归不归进来的百无求见到这个山洞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便有些无聊。正赶上内急,便一边接着裤带一边向着洞外走去。就在他走出山洞的一瞬间,便听到了百无求破锣一样的嗓子:“咦?怎么个意思?公孙自己醒了?里面的人出来看看,你们谁知道公孙死哪去了?”

  听到了百无求的话之后,广仁和火山的脸色大变。别竹简什么的拿到手了,徐福大方师知名点姓的公孙屠却逃了。当下,两位大方师瞬间冲了出来,就见刚才公孙屠躺着的位置,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就在二人诧异的时候,山洞顶上突然一阵轰鸣声,随后山洞瞬间倒塌,将里面的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一股脑的压在了里面。

  山洞崩塌的时候,空气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叹气声,随后公孙屠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惜,差之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