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章 羽箭

第四百四十章 羽箭

  巨石坠落下来的一瞬间,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抬头猛地对着头顶上的巨石喷出来一口罡气。“嘭!”的一声闷响之后,一道肉眼能见的气浪从火山的嘴里喷了出来。瞬间将砸下来的巨石顶飞,向外四散飞溅。

  也不知道火山这一口罡气是不是使了暗劲,被冲开之后却有大半冲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的方向砸了过来。

  “孩子气……”归不归笑眯眯的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对着砸过来的巨石挥了挥手,手指尖冒出来的罡气打出去,将掉下来的巨石弹飞。

  虚惊一场之后,百无求的火气就窜上来了。二愣子对着火山大声吼道:“红头发的!刚才你是故意的吧?呸!就你这小心眼还是做过大方师的?你那个大方师世抽签抽的吧?等别人都抽完了就剩你自己之后,你们家广仁才把中的签仍坛子里的吧……”

  火山大怒之下就要对二愣子下手,却被他的师尊一把拦住:“由它去说。方士一门都没有了,还在乎那个虚名吗?”

  广仁说话火山不敢不听,当下他只能咽下了这口气。随后再次抬头看着刚才巨石落下来的地方。随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没有使用术法的气息……”

  “不是冲着我们来的,知道你我身份的人不会这种无用功。”说话的时候,广仁冲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公孙屠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看来你还用什么事情忘了说,没关系,不说也可以。瞒不了多久的。”

  这句话说完之后,广仁回头冲着身后的吴勉、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这山上还有蹊跷。你们是同我们一起上山,还是拉开距离,也好头尾相顾相互有个照应。”

  “各走各的……”虽然这句话是对着归不归问的,不过吴勉却抢先,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要不然的话只怕没走到要去的地方,我们已经先动手,只怕没到山腰已经剩不下什么人了。”

  “那就依吴勉先生的,我们各走各的就好。”广仁微微一笑之后便不再说话,回过身来和火山一起,带着有些失神的公孙屠向着山顶走了上去。

  看着他们三个人顺着山路走上去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蹊跷,看来这当中除了我们,谁都没说真话。”

  “别说的那么客气,就好像老家伙你实话实话了一样。”吴勉冲着归不归翻了翻白眼之后,已经迈腿向着山上走去。后面的百无求凑了过来。学着它小爷叔的口气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下次再说这话的时候,把你自己归到广仁爷俩那一堆里。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没事别瞎客气。”

  说完之后,百无求将小任叁抗在了肩头。随后和吴勉一起远远的跟在广仁三人的身后,向着山顶走去。归不归嘿嘿一笑。背着手也跟了上去。看着面前这些人的背影,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就看看最后到底会怎么样吧?老人家我真有点好奇竹简上面写的是什么……”

  知道无法甩开后面的四个人,广仁上山的时候也没有再动什么心思。走了小半个时辰,也没见之前落下巨石那人还有新的动作。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在马车上已经问出来公孙屠将竹简、术法誊抄本已经其他的东西都藏在一座山洞当中,还画了一张去往山洞的地图。

  现在他们按着地图的路线行进没有发现什么破绽,起码这条路是正确的。公孙屠确实从这里走过。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广仁故意的在这里休息了一下,等着吴勉、归不归那些人上来。想要顺便缓和一下和他们的关系。

  不过那四个人远远的看到了广仁他们三人之后,也停下了脚步不在前行,始终和广仁师徒保持着几十丈的距离。

  看到吴勉这四个人不肯上来。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冲着下面几个人喊道:“几位,这里宽敞一点。你们还是上来休息吧。刚才有些误会,几位不要放在心上。”

  “你的弟子用石头砸我们,然后你让我们不要放在心上。广仁这里外分的也太清楚了吧?”百无求扯着嗓子继续说道:“这样,下次你们家红头发让老子的小爷叔用贪狼劈一下,然后你们也别放在心上,怎么样?老子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些大方师都是抓阄、抽签得来的吗?一个不会说人话,一个不会办人事……”

  听道百无求骂街还带上了自己的师尊,火山便恼怒了起来。也不顾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物守在妖物身边,就要施展术法去对付百无求。就在他动手之前,被广仁一把拉住了隔壁,说道:“你是方士一门最后的大方师。和一只妖物争口舌?让它去说又怎么样?”

  就在广仁说话的时候,突然从他的背后窜出来一个人影,手里举着一个圆筒一样的东西对着公孙屠的方向。也不知道人影是如何操控的。“咔吧”一声响之后,公孙屠竟然应声倒地,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这人得手之后,顺手将手里的圆筒对着已经反应过来的广仁、火山扔了过来。圆筒出手的一瞬间发出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爆炸声响起来之前,广仁突然迈了一步,将身体挡在火山之前。随后一股烟雾从里面冒了出来,将人影瞬间笼罩在里面。等到火山使用御风之法将这些烟雾都吹散之后,发现人影已经在在几十丈之外的丛林当中。

  火山正要追赶的时候,突然听到广仁说道:“不要追,他在诱你过去,那里一定预先埋伏了陷阱……”

  听到广仁说话的声音不大对劲。火山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只见自己师尊的前胸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刚才的圆筒在炸裂的时候碎片已经伤到了广仁。不过在广仁长生不老的体质之下,这点伤势转眼便恢复的七七八八。他自己将还插在胸口的圆筒碎片拔了下来。递给了火山之后,继续说道:“这法器巧妙,想不到我也能着了道。”

  火山将碎片拿在手上,就见上面闪烁着一层蓝洼洼的光芒。内侧还雕刻着咒文,看着就是为了炸裂之后伤人用的。

  看到自己的师尊受伤,火山脸上的表情怒不可遏。不过有了之前广仁的话。他有不敢前去追赶人影。当下只是使用术法将身边的一块两丈见方的巨石对着人影消失的丛林抛了过去。

  巨石不偏不倚正砸在人影消失的位置,随后便爆发出来一阵巨响,随着这声巨声,以落下巨石为点,周围几十丈的地面突然塌陷,显露出来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时候的火山心里也有些发凉,如果不是自己听师尊的话。就算是长生不老的体质,刚才也瞬间华为齑粉了。这是什么人,竟然会有这样的手段?

  回头再看公孙屠,他的胸口插了一支小小的羽箭。公孙屠现在口吐血沫,身子控制不住的抽搐。这时候广仁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撕开了公孙屠的外衣,就见他胸口以羽箭为中心,浮现出来半尺有余,好像蛛网一样的血管。

  “怎么这么不小心?两位大方师没事吧?啧啧啧……”这时候,刚才广仁左请右请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已经上来。老家伙看着公孙屠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羽箭,吧唧吧唧嘴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凶的法器,老人家我都是第一次见到,八成是公孙屠打造的,最后了结他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