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十天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十天

  “大方师,你什么时候学会栽赃了?这个新添的毛病可是不好。”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不过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怀里面鼓鼓囊囊的,显出来一个竹简大小的凸起。
  
  “归不归,你还嘴硬!怀里的不就是竹简吗?”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归不归的衣服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的口信是你亲自传达的,这个你也没有什么好说了吧?”
  
  “谁说这个就是徐福那个老家伙指名要的竹简了?”归不归表情古怪的看了火山一眼之后,随手从自己的怀里将一封已经有些变色的竹简取了出来。老家伙将竹简拿在手上。随后继续对着火山说道:“是不是那封要人命的竹简,你看一眼就知道了。来,别客气……”
  
  火山有些尴尬的看着归不归手上的竹简。接不接他都下不来台。这个时候,广仁微微一笑,将竹简接了过去,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打开了竹简。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什么时候归师兄也对这酒肆的账目感兴趣了?”
  
  归不归手里的竹简正是这酒肆的账本,当时虽然纸张已经出现几十年。不过像是一些财务往来的目录还是会写在可以保存更长时间的竹简上面。归不归发现了公孙屠在这酒肆之后,便随手偷走了这账本。本来想着鱼目混珠从公孙屠身上换走竹简,把竹简丢失的黑锅扣在广仁师徒的头上。没想到广仁一见面便先下手。这才将这竹简拿出来解围。
  
  “大方师你还要管老人家我以后是开酒肆,还是开客栈吗?”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广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别说竹简了,就连他一早在你那里誊抄的术法秘籍也不在身上。这个小娃娃应该有个藏东西的地方……”
  
  跟在归不归身边待了半天,也没有再搜身的意思了。怕夜长梦多,广仁当下分赴火山就地询问公孙屠竹简还有从他那里誊写的术法秘籍都藏在那里了。这件事是徐福亲自吩咐的,料想吴勉和归不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作梗。
  
  公孙屠倒是配合的很,他说出来自己将那些东西都藏在长安城外的一座高山的山洞里面。当下广仁、火山便要带着公孙屠前去,只不过这次广仁不想再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共同行事了。当下,这位曾经的大方师看了还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吴勉一眼,转头微笑着对归不归说道:“多谢归师兄你报信。后面的事情自然有我师徒来做就好……”
  
  “那可不行,大方师你添了新毛病,老人家我可是有点不敢相信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旦你有路子见到徐福,再来一次说我们几个都看过了竹简。那我们还活不活了?大方师,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将公孙屠送出去。咱们都在一起的好。”
  
  这时候,一旁的百里熙也有些感兴趣。他对着广仁、归不归说道:“你们所说的竹简是什么东西?炼制法器的图谱?为什么看也不能看?”
  
  不管是广仁、还是归不归都不想得罪这位炼器第一人,当下广仁冲着百里熙微微一笑之后。开口说道:“那封竹简百里先生还是不要接触的好,那是这公孙屠从徐福大方师那里偷取的私物。至于是什么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外人都不知道。”
  
  这么一说,百里熙反而更加好奇起来。只不过这样的东西绝对不敢让他看到。试探了几次都不见广仁、归不归松口,这位炼器第一人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有关帝崩的图谱他已经记在了脑子里,当下也不再管归不归索要,直接起身就要离开。
  
  就在百里熙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嘿嘿笑了一下。对着炼器第一人说道:“老人家我受累打听一下,老家伙你是怎么就带着鳌龙心到了这长安城的?”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里熙回答道:“十之前吧,我去河套拜访朋友的时候,从那位朋友的嘴里。听说有人手里有一整副的龙涎。只要一颗鳌龙心来换,这件事太便宜了。我便请朋友帮着联系。结果就在这里和你们遇到了。”
  
  “十天前,河套……”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交友广阔,这些天听说过有人要用龙涎换鳌龙心的事情吗?”
  
  “这个还真的没有听说”说话的时候,广仁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他和老家伙的目光同时转到了脸色已经有些变化的公孙屠身上。随后还是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开口对着公孙屠说道:“算着你上岸应该没有十天吧?怎么,你回到陆地之前,已经有人替你再掉百里先生上钩了?”
  
  “可能是碰巧也有人想换鳌龙心吧?”公孙屠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是三天之前才回到的陆地,不过我先回到老家去看了一眼。想着祭拜我的父母的,可惜老家伙早就毁于战火。祖坟实在是找不到。无奈之下才去找的广仁大方师。”
  
  广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用整副龙涎去换鳌龙心?你再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别忘了便宜便宜我。我给你一整副鳌龙的心肝。换一丈龙涎就好。”
  
  说完之后,广仁示意火山将公孙屠带走。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这才看到门口竟然停着一辆加宽加长的马车。这还是广仁当年还是大方师的时候的法驾。想不到这方士一门都没有了,他竟然还把这架马车留到了现在。
  
  看着广仁也跟着火山上了马车,归不归却停下了脚步。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张纸来,正是之前百里熙给公孙屠写好要准备的天才地宝。随后低声对着百里熙说道:“老家伙,东西我老人家给你准备五套。连你的那一份老人家我也准备出来,还是老规矩第一套帝崩炼制出来是你的,第二套归我们。干吗?”
  
  “傻子才不干。”和归不归轻轻的击掌之后,就算是做实了这件事情。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还在闭目养神,没有起身意思的吴勉说道:“你就不想知道要命的竹简里面写的是什么吗?”
  
  “都说是要命的竹简了,我干嘛要知道?”吴勉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糊里糊涂成了烂泥。我为什么还要伸脚进去踩一下?”
  
  “就当消磨时间怎么样?十年了,现在出来活动一下,就当给你身体里面的那颗种子添点肥料。”归不归也不管百里熙就在身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了一句:“这件事刚刚开始,好玩的好在后面,没有那么简单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一个劲的对吴勉使眼色,最后再小任叁的劝说下,吴勉才答应过去走一趟。不过广仁和火山却没有等他们这些人的意思,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走出来的时候,广仁做的那架马车已经绝尘而去。
  
  好在归不归也不是白给的,老家伙在公孙屠的魂魄打下了烙印。就算是广仁不花点功夫也解不开这烙印。最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一路跟着公孙屠魂魄发出来的气息。追到了长安城外的一座高山脚下。
  
  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火山刚刚将马车停好。正在布下阵法,防止一会他们不在的时候。有愚民将马车掳走。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四个人之后,广仁微微的一笑,正要说话的时候。冷不丁头顶上一阵轰鸣。随后就见无数快巨石从头顶上砸了下来……